生命有言
作者:叔芳斋 更新:2018-05-23

霍宣泽跟在薄妍身后,地上的药包晚点还要放好,不急在一时。

桌上的香瓜切成一小瓣,去了皮捻起来能直接吃。薄妍用牙签插了一小瓣香瓜递给霍宣泽,空气中满是水果的淡淡香气。对方自然的接了过来,薄妍对他自然的举动有一刹那的恍然,很快又回神过去听郝己酉说话。

霍宣泽细细嚼着果肉,回想起刚“外、外婆你哪里来的”薄妍眼睛瞪得大大。

外婆示意她小声说话:“我买的啊,有人在卖这个啊,不管真的假的也不贵,我和他讲价过还答应给他些家里的吃的和被子。”

薄妍一想就知道她是找谁买的,株觉得血管在突突的跳,她深吸了一口气,不太明白的问:“大热天的,要被子做什么”

外婆犹豫一下,怕吓着她,见薄妍眼里透满好奇便往小了说:“这倒斗出来的人阴气重呢,怕冷,好了,你别管这个。我买了这个也别往外了说,这东西要不是那人看着都快病死了,还吃不饱的样子,还真不见得会拿出来大太阳底下卖人。”

薄妍:“”

“这两块玉就当传家宝了,就是摊子上没看见有女娃带的耳坠手镯什么的,要有啊,我一定给你买下来。”外婆这样道。

薄妍终于明白珍珠玉镯子从哪里来得了,上辈子她懵懂无知,也就不知道外婆神秘兮兮的在倒斗人那里买过玉镯子了,至于后来说是传家宝,自然是外婆胡说的。

至于玉镯子,除了第一次将它整个清洗一番以后,打算找个时机再戴出来。也不知是什么变故,让它直接到了她的面前,而不是让外婆从倒斗的人那里买过来的。

过了几天,薄妍再次听见有人说起那个外地人,在他卖了几件小东西以后得了钱财和吃的就离开村里了,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有人笃定那人被墓里的阴气重伤了,走的时候脸色半点没见好,瘦的不成人形了,也不和人说去哪儿。

不过拿到了戴了二十几年的玉镯子,薄妍也是心满意足了,这就相当于她救命之物,有它在就有安全感。在乡下度过了一个暑期,遥城一中终于开学了。外婆带着表弟去她刚刚毕业的遥城小学报名,薄妍自己则独自去学校报道。

经过一个暑期,发育中的小姑娘一天一个样,薄妍的身板开始抽条了,比同龄人要高许多,她的头发也留长了,也没想去剪,直接用了皮筋小小扎了起来,配上衣服倒是显得干干净净,清爽宜人。

走到楼梯处,一个提了两大垒书的年轻老师叫住她:“哎同学,给我帮帮忙,送到102班去。”

薄妍收回要踏上楼梯的脚步,乖乖的伸出手接过年轻老师给她的书。她也不过刚进学校,还在找自己的教室,见老师要走株能叫住她:“老师,102在哪儿啊”

年轻老师回头诧异的上下打量她一眼:“你不是老学生”她皱眉:“这学校,说好给我派个学生帮忙的”

薄妍也正在观察她,这老师十分年轻,衣着气度上都显得家境比较好,她戴了一副金色边框的眼睛,五官柔和,长裙子到脚踝,皮鞋也擦的极其干净。没出错的话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调过来的老师了,像刚工作的。

“老师,要不我帮您分担一些,您告诉我怎么去102就行了。”薄妍开口道,也没想着浪费时间,她也得去找她的班级。

年轻老师反应过来,看她的目光有些不同:“你普通话说的挺好啊,家里人水平都挺高的吧我姓乔,你喊我乔老师就成了。没事,你就帮我提一垒,其他的我自己弄,你上二楼,靠左第二间教室就是102,这一楼都是教师办公室。”

薄妍腼腆一笑,这老师说话字正腔圆里里外外都透着她的知识水平好素养高的味道,尤其是那不冷不淡的目光,薄妍不是真正的小孩子,自然看得懂她眼中的打量。

“好的,乔老师。”薄妍抱着一大垒用绳子绑好的书往二楼走去。102是初一二班,薄妍自己的班是105,送完书以后她找到自己的教室,里面已经来了大半学生了。

教室里不见老师的影子,薄妍选了个位置坐下,没过几分钟,就有人坐在她身后戳了她好几下。

薄妍转过头去:“”

在她后面的位置,两个男孩子齐齐对她咧牙一笑:“巧啊,又是一个班了”

等她将心中呼之欲出的姓名与他们对上号以后,薄妍惊了:“”难道真的逃不脱命运要对不起这两小子

旁边的位置来一个新同桌,一头利落的短发,脸颊有肉较为白皙,眼睛大而漂亮,薄妍迎上她的目光对她微微一笑,对方把书包放下来搭话:“同学,我就坐这里了。”

薄妍点头:“好的,这里位置本就是空的。”二人互通了姓名之后,新同桌还想说话,薄妍的目光一转就被从门外走进来的身影吸引走了。

新同桌陈蔓小声道:“这是班主任吧,我来之前听我爸说了,咱们遥城一中以后要大改造了,会进来好些知识更丰富的新老师,还是从别的地方调过来的。”

站在讲台上的人就是先前遇到的乔老师,薄妍一边耳株听陈蔓说话,一边留心讲台上老师说话。

乔曦轻轻挑眉,颇为意外的看见正前方的座位下面坐着帮了她忙的女学生,原来她是个新生,自己先前看她长得高,说话强调又好,还以为是年长的学生。她从京城来,被调到这个穷乡僻壤的乡村教书,即便这也是个城市,可同她自小到大待的地方一点可比性也没有,她现在带的这个班上能有让她有点入眼的学生让她心里好受许多。

她拢着眉,听下面座位上有学生用着好不标准的普通话问她问题,乔曦抽出一根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她自己的名字,干脆果断的宣布:“各位同学好,我将是你们未来三年的乔老师,为了能让我们之间相互理解顺利沟通,我选一名同学暂时充当我的助理,班干部等职务三天后再选举。”

她的声音不说冰冷,却是十分冷静沉稳的,薄妍听她这样干脆利落的宣布,盯着讲台,感觉到上面落下来的视线,心里有些预感。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果然被叫住名字的薄妍在所有同学的注视下回答道:“乔老师,我叫薄妍”她想拒绝做助理的职务,但乔曦落下的绝伦快之又快,拍板就定:“行,薄妍同学暂时帮助老师管理班级事务,负责传达师生之间的沟通。”

“”薄妍醉了,她从上辈子起就没想过充当老师的小助理什么的,可在被点名之后又不能当着同学的面拒绝,她相信自己即使说不当,不仅没法消掉对方的想法,说不定还会给这位乔老师带来不好的印象。

于是,在班长选出来之前,薄妍就这样在同学的虎视中成为了来自乔曦与学生间的传话筒。

学校正式上课以后,班上终于集体投票选好了班上和学习干部,当然还有正副之分的。而薄妍依旧是乔曦的小助手,一次在办公室帮乔曦改试卷的时候听她提及校长安排过来的学生她不要了,改成薄妍之后,她就常常来往于班级、教师办公室之间。

薄妍很好奇乔曦看上自己哪儿了,但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她这个年纪的学生还天真单纯的很,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学生株要乖乖服从就好了。

等到课间休息时,班长敲了敲她的桌子。薄妍抬起头,黄妙妙瓮声瓮气的告诉她:“乔老师叫你去她办公室一趟。”对方的眼神是现在年纪伪装不了的,透着些敌意和掂量。

薄妍看她几秒,说了声谢谢,淡淡答应下来。她看着黄妙妙没一丝笑容的坐回自己位置上的背影感到莫名其妙,自己没得罪过她,那她敌意从哪儿来的呢好像盯了自己好些时候一样。

薄妍站起身走出教室,她能感受到教室里大半部分学生都落在她背后的视线。临门一脚时还能听见有人在问黄妙妙乔老师有什么事

小孩子之间的勾心斗角薄妍真不屑去计较,要说上辈子这时候的她被这样对待以后肯定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心里想法也会越来越多,计较的不行。可之后的生活将她的心思打磨的越来越透亮,薄妍也就心宽了,爱谁谁怎么样,株要不惹她,都和她无关。

下楼去到办公室的时候,里面老师株有两三个,乔曦的存在比较微妙,薄妍进去的时候就被其他老师盯了几秒,她没错过老师之间一个意会的眼神。

按说乔曦太年轻了,放在这办公室里无论年纪资历都是小辈,但她偏偏能有校长安排的助手,虽然薄妍是她自己挑的,但也没哪个新来的老师这么狂妄。要说她教书好,暂时还真看不出来效果,办公室里的老师都是本地人,说话都是本地语言,即便故意不理乔曦也没什么稀奇,毕竟张开口就是塑料普通话,对上乔曦的字正腔圆就算不比较心里还是很微妙的。

于是说话的人更少了,除非有事情才会同乔曦说话,而乔曦自己也浑然不在意。薄妍来的时候她正在写教案,时不时扶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对办公室里其他老师的声音充耳不闻。

薄妍往她办公桌前一站,对方像有感应一样兀地抬头:“来了。来,坐过来。”她指了指旁边的小椅子,那是她常备的小椅子。

“乔老师,上两节课同学们都很听话,没发生打闹的情况。”薄妍开口,她侧坐在乔曦旁边的位置,余光能看见前面办公桌的老师在听她们说话的时候都稍稍停下了手里的事,索性先开口报告班里的情况,也好叫人知道被叫过来是老师关心班上学生情况。

乔曦神色浅淡的嗯了声,眼里倒是满意这个学生很懂事会说话,她知道自己性格不好,但她也确实心里委屈,要不是家里说这样安排了以后才能好好回来,乔曦再怎么样也忍了,但不代表她来这儿了其他人能给她气受,总有一天她是会走的。

不过还好在这里还有个让她觉得顺心的学生,她打量着面前学生干净秀丽的眉眼,平时吩咐她做的事都不骄不躁的完成了,还挺让她满意的,是个小人才,趁着在这里几年好好培养培养她,指不定以后能考到京城去她们还能再见。

她顺着薄妍的话说下去:“行,班上有你帮我看着我也放心,你们年纪小,班级地方不大学校公共地方,打打闹闹伤着了不好,多花时间在学习上,成绩好了你们自己高兴家长也高兴。”

薄妍微笑着点头,那边几个老师听来听去也就是说这个也没多少心思了,况且手上还有自己没忙完的事,也不去关心乔曦和薄妍说什么了。

但是薄妍心里明白,乔曦不会没事叫自己过来,她本来就不是那种热络的人,平日里不会吼骂学生,许是大家都知道她是京城过来的,平时脸上也不爱笑,往教室门口一站,再闹腾的学生都安静了。

她稍稍压低了声音道:“我问你,你们这里兴不兴请人做饭的”

“”啥是说这个不是和学校什么的有关薄妍睁大眼略略吃惊的模样让乔曦以为自己像说了天文地理一样,她尴尬的补充:“咳,我家里现在缺一个做饭的人,我可以给她开工钱,最好是老妈妈。这事儿我就问问你,家里有没有什么亲戚的愿意补贴一下家里”

乔曦这样问肯定是吃不惯饭菜了,薄妍对她家里情况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对方家世肯定不错,不然在这个请保姆都很罕见的年代,光乔曦这样一说就明白了。可能见薄妍半天没说话,乔曦又道:“我看其他老师事情忙的很,不好去打扰他们,你要是能找到人老师也谢谢你”

、刚薄妍的失神。

他跟着她头一次来这家仿佛隐士高人所在的家庭诊所,心头那点涟漪就是在知道她在这里学医而起的。他亲眼看见她调香磨药,一脸认真地查看称上药材的重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