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跟踪
作者:歌雨阙 更新:2018-05-24

途安目光闪烁,哀叹着望着她渴求的眼睛,本来想隐瞒的心情乱了。

“我所知道的可能是无人飞碟。拥有无人飞碟远程操控技术的国家,人类联盟星域里六级以上都可以。”咽了下唾沫,看易简简暗淡下来的眼神,微微愁了脸。“人类星球活动的范围里,不光有联盟,还有反联盟的群体,其中叫宇宙之子的国家拥有着与联盟不相上下的经济科技实力。两方之间的摩擦,在数百年前就一直保持着进进退退的关系。”

讶然的吸了一口气,易简简发现之前她认识的途安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你知道的真多。”

苦笑,途安背靠窗户。“如果你从小游走在各种人物之间,你也会知道很多。”

潮南星是一个复杂矛盾的星球,贪婪让各式各样的人光顾这里,外界的信息对他们来说就像每天看新闻,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会随着遇见不同的人而传达出来。

“他们为什么把我扔在这里?”易简简的思绪再次绕到死胡同。

途安一愣,垂了眸。

他没出过潮南星,有些不太肯定自己得来的那些消息了。

看他不说话,易简简制止他想下去。“别折腾了,早点睡吧,总有一天这些事情会水落石出。”

易简简感觉走着一条黑洞,越往前越觉得黑暗。

途安回到自己的房间并没有睡着,他睁大着眼睛开始把记忆的信息拆解拼凑,思索潮南星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仅仅因为资源丰富而被盯为眼中肉?他心里打上数个问号。

天蒙蒙亮,易简简睁开眼看见窗台上开得正艳的曼珠沙华,推开被子赤脚走到洗手间。

“早!”途安捧着一堆纸卷。戴着夜视仪似乎已经这样在客厅里很久了。

“你不会没睡吧?”擦干脸上的水渍,易简简打开手摆好格斗起势。练习久了才知道高闵誉那套基础动作的不一般,摒弃了教学智脑上繁复花哨的招式,套路以速度、简单、韧性、硬度为主要调整,越熟练越能快速模仿切换招式。

“比你早起一个小时。”

收了东西,途安在她对面站定,抬起手迎招。

挑了下眉头。易简简盯着他的大腿。用那如狼似虎的眼神。

途安不动如山,睁着眼跟她对视,以前还能打个稳赢。现在只能弄个平手,他有感应,今天可能不太妙。

格斗和武斗出自一门,在熟练应对后心境直接左右着成长。对峙时势气可以起到决定开局成败的作用。

易简简弯唇一笑,在途安探照灯的眼眸下合上双眼。她看见了。他的腿角度前倾超过了标准的百分之十五,这么大的纰漏,是想让她赢?

但她忘了她闭不闭眼效果是一样的,甚至更为清晰。她可以操控精神力。切换放大,微小的遐思成数十倍呈现。

易简简撤了手,真没法打下去了。

“怎么不开始?”途安奇怪。

“前腿屈膝超过15%。你要干什么?”是鄙视她不行,还是怕他输了太丢脸?

途安纳闷儿。“我一直按照平常的招式做的。”

听他的语气不是装的。易简简磕了牙齿,她把高闵誉的动作当模板了。

“刚刚我用精神力放大了可视内容,结果你的漏洞变得比门还要大!”

愕然了个,途安按住跳得欢快的太阳穴。门还大的漏洞,他瞬间觉得自己被拍扁在了锅底下。

“简简,下次不要用异能看我。”不然他会自卑得抬不起头来的。

易简简默默对手指,她完全就是无心之失,没想到她的精神力还有这种效果。

“如果你以后跟别人对战,或许可以像这样用上精神力。”

“是哦!”两眼放光,易简简迫不及待想要抓个人来练手。

途安暗吁了一口气,身上压力减轻了一大截。还是让她祸害别人去吧,但是……

“简简,你可以用这个看很多东西,在有男人洗澡的地方千万不能用,特别是……那些男男女女忍不住那样那样……就是那样的场合。”呐呐的说完,自己先脸红了。

凸了下眼珠子,易简简爆汗,嘴角狂抽。

“我先去外面放放船!”途安火烧屁股的跑了。

易简简在房间里喷笑出声,船又不是牛不吃海水也不会死,害羞到意识混乱她这个哥哥其实也挺白的有木有?

早上还下了一点雨,害怕赶上汛潮期,两人收了房子继续他们的海山探险之旅。

一段鱼群拉船,一段两人轮流开船,到傍晚两人寻到了一片陆地。

“不要上去!”途安把一只脚迈出的易简简拉回来。“上面有灭!”

“可是不上去,今天我们就要睡在船上,如果涨潮下雨刮风……”

“那也不能上去。”途安突然的严肃凌厉起来。

易简简望着近在咫尺的地面,苦恼的撑着脸,再不在地上踩一踩跑一跑她会发疯的。

“灭很危险,它来得无声无息,没有任何检测的方法,不要随便拿自己的生命冒险。”如一个老人教导自己的孩子一样,途安脸皮紧绷。

“我听你的。”耷拉脑袋,有地不能上,好像她有家不能回一样,易简简的眼神甚是可怜兮兮。

途安开船远远把陆地抛在身后,避之如蛇蝎。

夜里途安把易简简推醒。“我看到了一艘船,要劫还是要跟。”

“跟,当然是要跟。”飘了几个月了,没有海上定标的仪器,抓瞎混日子会遇到很多麻烦。

夜里的海洋黑漆漆的,行船的人通常不会打灯,这是夜里行船的首要忌讳。深海里的鱼对光的反应很大,特别是不是日光的冷凝灯。有一种短尾小飞鱼专门追着灯光跑。它们长着尖锐的牙齿,能拆船咬人,发狂起来比食人鱼还要恐怖一个级别。

两人借着夜视仪小心的尾随在三十多米开外。

“杀了这么久的鱼怪,就今天最顺利。”船舱里几个人男人围在一起闲话聊天。

“我还想今天是怎么回事,鱼怪们都晕头了吧,我还担心会不会后头有招,没想到任务放满也没见它们有什么行动。”

“得了。顺利你们还不乐意啊!想见鱼群摧毁人类的场面。你们可以到719免费看够。”

“那里已经成鱼的屠宰场了,万多户人口啦,两天全没了。”

小船的队长敲了敲桌面。“这不干咱们事,少tm乱说。”上头给他们的权利是杀鱼,不是看鱼杀人闲打屁。

几人干笑着住了口。

他们的船长是位有见识的人,每次出海不打空手。他从不看新闻,但该知道的他一样都没有漏掉。几个人觉得他是怪人。可他的话每次都神奇的被验证,所以,他们从不反驳什么。

外头的甲板敲了两响,小船队长抬头。放下手里切割的一副鱼骨,踱步去到外面。

“后面有船。”开船的年轻伙计把嘴扭到一边说。

“几个人?”

“太黑,看不太清。船体不大。最大承载量不会超过六人。”

小船队长揭开帽子,露出微凸的额头。

“不要紧张。一会儿会有结论的。”

船没有中途停顿,两人一直尾随着到了一处看起来比普通盘口要大了太多的水上城市。

途安停下船,两人决定先不急着上岸。

跳下水收了船,两人谨慎的注视岸上的动静,可惜夜太黑,否则可以用精神力偷窥个百分百,还绝对安全。

“防御很森严,水底下设有障碍。”途安从前方船体改道直线航行,空中红点点的电子眼扫描得出一个不乐观的结论。

“走,我们从船底下跟进去。”

没多少思考的时间,途安看易简简扎入水里只能尾随上去,有夜视仪在两人不至摸不清方向,用一条鱼拉着赶上,扶着船底瞧清了两边深入海底礁石的拉网,如果不明情况很容易碰响警报。

船上拥有夜视能力的年轻伙计报告小船队长最新情报。

“船不见了。”

船长好似上了一层腊的脸上这次有了变化,微微的一点扭动不是相熟的人发现不了。

“进去后不要声张,这件事我会处理。”他用警告的眼神告诉开船伙计。

感知船停下,途安和易简简沿着船尾往上浮,刚摸到水面,身后一道大铁闸落下,两人惊惧的停在当场。

不远处有人说话,船舱里有来来去去的脚步声,过了十多分钟一切归于平静。

途安摸到登岸的阶梯台阶,脱了潜水服轻手轻脚的往上走,没多久撞上一堵关紧的铁门,脑子里炸出无数白光。“我们出不去了!”

易简简在后面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也脱了潜水服,从空间掬了一捧清水喝。歇了一会儿问。“你有印象这里是哪个盘口吗?”

“不太像盘口。”途安冷静下来,蹲坐在石阶上,“盘口没有这种防御强度。城市的规模和造价不是一个等级,我觉得像是区首府。”现在的关键他们两个出不出去,早上就会成为别人餐盘里的点心。

易简简出乎预料的淡定,“我们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好东西。”说着跳上船,推开仓房大门。

一束光突如其来的打在脸上。

“小姑娘,进屋敲门是礼貌。”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光源那头响起。

双手挡着光线,易简简忘了反应,途安拿出匕首以防御的姿态将她拉到身后。

“谁?”途安眯着眼努力想要把强光之外的人看清。

光束调了一个方向打在船顶,露出精神奕奕的络腮胡子男人脸。

“船上什么都没有,除了我和船。”

“你知道我们跟踪你。”途安心情不太好,被人当成耗子耍了。

男人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慵懒着语调。“你们很厉害,能够在那么多仪器底下跑进来。”

途安自嘲:“还不是被阁下抓住了。”这里头没有这个男人的放水,他才不信。

“你们想进城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进去?”看两个小孩儿臭黑脸,男人猜测道:“你们的身份有麻烦?”

“告诉你有什么好处?”易简简探了个脑袋,她在思索着有没有和解的可能。

男人站起来耸肩,非常无良的笑笑。

“没有,我对你们不感兴趣,只是你们利用了我进城,作为交易,你们想用什么来收买我。”

易简简手指发痒,又是这种谈判坑白菜的前奏,昂着脑袋气势大开的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途安扯了扯她的手,好端端的干嘛死不死的。

男人下巴微抬,看着这只骄傲的小不点,半点没客气的接口:“那就把命拿来。”

只见身影晃动,一只大手抓袭而来,途安大喝:“跑——”举着匕首扑上去。

易简简不退反进,赶上途安的步子吊住男人的一只手,精神力开启,男人诡异的身法变得清晰。男人的套路在于速度,一抓一劈大开大合,切换的招式并不复杂,因为挥动次数的叠加,使外人看起来出现叠影。

“哥,攻下盘!”

途安应声变招,横扫千军毫不犹豫的飞了过去,男人快速跳高,头上一只黑影袭来,想要侧躲,一头贴在船舱上。

也许是威胁到了生命安全,易简简手速极快,劈手直追砍在男人后脖颈上,但是,没晕……

那人抬手想要回击锁住她的手腕,她来不及撤退,只能脚跟打转一步踏在墙上,转而翻了个筋斗,跳开男人可及范围。

男人觉得脖子有点发麻。

“不错,还会耍诈。”一道流星在眸子里一闪飞逝。

易简简搓了搓手,这些人的身体是混凝土做的么,一个赛一个硬。

男人岔开脚蹲下马步两手一张,冲他们招唤:“再来!”

途安待要起步,给易简简拖住了,在他不知所以的情况下,她没形象的往地上坐了,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嘟囔:“不打,又没表演费,还要耗体力,没劲。”

一群小绵羊在脑海里蹦跶,途安抽抽着看架势十足的男人一眼,那眼底哪有一点点杀气,分明就是摆摆样子吓唬吓唬人。

少年不快的拉长脸,眼神如他的刀一样发着寒光。(未完待续)

ps:昨晚写到十一点半,结果还是没忍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