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作者:梅亦心 更新:2018-04-20

晨旭眨了眨眼睛,眼前仍是一片黑暗,仿佛深夜般无边无际,双手无力的垂下,嘴角慢慢划起,最后的那抹悲伤终掩盖在那高雅的笑容之中了。

他也有他的骄傲,当一切已不可能挽回的时候,便只能选择维持他的骄傲……只是,为什么心里那么的不舍,为什么仿佛所有的东西都空了。

“罢了罢了……”他淡淡的重复道。

这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

耳边只是回想着“晨帝何苦如此,希对之如兄长,这样的担心,既然对夕如此怜惜,晨帝又怎忍心让希为之伤心?”

眼中似乎有些湿润,“对之如兄长”喃喃的重复,原来只是兄长……好舍不得啊,那么干净的笑容,那眼中的雄,那深深的依恋,原来最后只是兄长……

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心中的波澜。

“劳烦神医替朕把脉……”晨旭优雅掸起手臂,淡然而疏远地说道……“请夫人到殿外稍作等候……”

晨希的身体微微地颤动了一下,纠结的眉头可以看出她此刻的担心。

秋诺寒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没事的,兄长的恶疾,我自当全力以赴……”话语说到这里,眼含笑意的看着晨希“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想想肚子里的孩儿啊……”

这暖暖的话语为晨希驱走了所有的不安,驱走了所有的恐慌与害怕……晨希笑了笑,话语中是某种坚信与信赖“我知道……”话毕,顺从的转身离去……

++++++++

瑞雪殿里此刻就只剩下两个同样高傲的男子,不同的应该是心境,那躺在床榻之上的男子虽高雅,但是却显得孤独沧桑,而那站立在一旁的紫杉男子,则是一副和煦且悠然自得的样子。

“咳咳……”晨旭咳嗽一声,打破这妙的沉默气氛,顿了顿,然后慢慢说道“桑奇到底有多爱希?”刹那之间,语气变的凌厉起来“爱到胜过自己的生命?”

秋诺寒眼眸暗了暗,依旧优雅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晨旭接下来的话,他没有忽略掉晨

旭对于称呼的变化。

“我愿意为她付出生命,我珍惜她高过自己的生命。”晨旭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坚定。“你又有什么能胜过我的呢?只因为你遇见的早?”

秋诺寒扶着床榻前的椅子坐了下来,然后伸出手来抓住晨旭的手臂,两指搭在其上,才缓缓说道“我不会为了一些无聊的承诺而放弃生命,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我更加珍惜她,她是那样的害怕孤单,我怎么忍心留她一个人?”

话说到这里,又不禁想起初遇时,晨希脸上的孤单,看了眼躺在榻上极力寻求答案的晨旭,不禁微微稻了口气“希的父母离开了她,哥哥也离开了她,她总是故作坚强的啊。”

晨旭那已然看不见的双眸竟轻轻的起来“原来原来……哈哈……”他大笑起来,那是了然后无力的僵笑,那是悲伤时故作开怀的假笑“终究是比不上你啊……”

秋诺寒叹了口气,说道“兄长切莫如此激动,身上的剑伤已无大碍,至于眼睛,怕是心病……”顿了顿“有些事情还是要想开,莫强求,对你,对我,对她都好……”

“兄长?”晨旭空洞的看向秋诺寒,嘴角有抹苦涩的笑容“你……竟能为她如此,我放心了……”

秋诺寒脸上并未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说道“希视你为至亲,为兄长,寒自当如此代之。”

晨旭脸上出现某种满足的笑容,看着秋诺寒,小声地说了句……

秋诺寒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一抹不可思议,良久,淡淡的化在空气里……

叹了口气“放下这些东西,当真不后悔?”

晨旭抬眼,淡淡的道“这一生,杀戮无数,够了,够了……不知是你们才有如此胸怀……”眼眸低了低,有道“不知是你们才有如此深情。”

+++++++++++++

秋岩国

望希

皇宫里已经肃然庄严,今日仁帝接见上川李府李临森……

李临森在踏入恋梅阁的时候有一刹那的惊讶,各种梅花盛开,已经是盛夏,梅花竟仍能开放,这样的繁盛,这样的飘然……

他只见一身白若梅花的男子缓缓走过来……那男子有着天容之资,天成的帝王气息。

“参见皇上。”他恭敬的颔首……

秋诺宇淡淡的笑了笑,便胜过满园花色“爱卿不必如此客气,陪朕赏赏梅如何?”说完,便往梅林深处走去。

李临森抬步紧跟上去……

“听闻你李家的生意已遍布整个秋岩……”秋诺宇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眼眸却凌厉的看向李临森……“身后必有高人……”

李临森愣了愣,像是想起了什么,但瞬间否定,不知道为何,如今想起来,心中还是那样的酸涩……

虽然如此,但仍旧恭敬的说道“高人不敢说,只是一位婢女罢了……”

“婢女,婢女……”秋诺宇喃喃的重复,不知是喜是忧……“那婢女如今?”

李临森看着如此失态的帝王,便了然“那婢女已随他的夫婿离开了。”顿了顿,接着道,她的夫婿便是当今神医……

秋诺宇的手明显了一下,眼神变得飘渺而若离,最后溶于嘴角的一抹苦笑“今日朕有些乏了,爱卿下去吧……”

李临森摇了摇头,转身离去,这个摇头,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园中那高贵的帝王,那样的一个女子,注定是要让人伤心的啊……

站在园中的秋诺宇,看不出有什么表情,看着那随风飘然的梅花,他的眼前渐渐模糊,梅花依旧,只是……“哈哈”忽然他大笑起来……那样苍白无力,却又那么欣喜。“一切都结束了……我定当好好地站在那最高处,看万里江山如画……”

在仁帝房间里有两幅女子的图,一副是一个长相丑陋的女子,一个是貌若天仙的美女,谣传前一个女子乃其最宠爱的侍妾,后者则是第一美女,穆冬国公主,这两个皆是他深爱的女子,只是最后无缘相守……不知是可叹,可怜,还是可悲……当风轻轻吹过,一切皆为历史……

+++

永太元年,九月,穆冬国晨帝因箭伤医治无效暴毙,穆冬国大乱,秋岩与十二月,顺势一举攻下穆冬。

永太一年,上川君主,仁帝封其为顺义侯,同年接见上川李府李临森……

永太五年,天下归心,秋岩统一天下,各方诸侯国俯首称臣……

+++++

枫离镇最近十分热闹,不为别的,就为街边那间永康医馆的开业……

“神医,你一定要收下我为徒”一个儒雅的男子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撩开帘子,缓缓的走出来,看到眼前的男子不禁头疼的抚了抚额头“李二公子,麻烦您老不要再闹了。”

桑奇看到我出来,紧张的过来将我揽入怀里,眼底是担心之色“希,都已接近临盆,怎还如此莽撞,快回去休息……”一边说,一边就要把我往里扶。

“不要了,整天在屋里呆着,很闷的,大哥,你过来说说他啊。”我一边指着药柜前细心核对的身影一边指控道……

“小希,还是听桑奇的话吧。好好休息……”晨旭无奈的转过头来,笑意盈盈的说道。

我生气的瞪了他们一眼“你们……讨厌了……”

“对啊,还是听神医的话吧……神医……”李习之仍旧痴心不改抵好般深情默默的盯着桑奇,我的眼里顿时冒出火来,大叫道“李习之,不许你用这么暧昧的眼神看着我家桑奇……”

李习之那儒雅的样子一下子变得慌乱起来“不,不是……”

“小希……”晨旭放下手中账本,也走过来扶住我……

桑奇的脸上微微的变了变,然后不露痕迹的挽着我

“大哥,前面还是你照应,我扶希进去就行了”

晨旭耸耸肩,笑了笑,然后从新拿起账本……

“姨姨,哥哥长得这么漂亮,小宝宝一定也很漂亮,我以后娶她好不好?”一旁的翔飞插口道。

我气的瞪圆了眼睛“臭小子,皮又痒痒了吧……是姐姐,姐姐……”

翔飞装作害怕的躲在李习之身后……哼,哼……

我刚要大笑,肚子里一阵疼痛

“哎呦……”一声惨叫传出来……“好疼啊……”

“希,你怎么了?”桑奇的脸瞬间苍白,搂着我的手也在哆嗦……

晨旭连忙放下账本,大声道“奇,快带希进去……快要生了……”话毕,便转向内堂“我先去烧热水……”

“我也来帮忙……”李习之连忙跟了过去……

“姨姨,小心啊,我未来的娘子啊……”翔飞不怕死的大叫……

我晕晕乎乎的被打横抱起……一阵天旋地转,真是忙乱的一天……

至此,我和桑奇的小宝宝念安出生。

如今,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我想我找到了传说中的幸福……

+++++作者有话说+++++

终于赶完了,呜呜呜,一会儿我就要赶去怀柔了,命好苦啊,我想了想,喜欢秋诺宇的,等等了,下周我会写他的结局——三生有幸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