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儿子的姻缘(番外四)
作者:苍盲 更新:2018-04-20

60、儿子的姻缘(番外四)

谁都知道纪家小子纪惟一是个小霸王,在幼儿园里霸占玩具,在家门口霸占玩伴,回到家里还霸占妈妈,而这最后一点也是让他老子纪明耀最不能忍受的。平时在外面那些恶行,只要不触犯到法律,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家的儿子嘛,就应该得到最好的,但是这绝不包括他的女人在内。

这天傍晚,他下班回家,在门口就碰到了林俊,不用说,又是上门来告状的。此话题说来话长。

话说林俊因为某次情伤而改邪归正,不再流连花丛,而是听从父母的安排,娶了个贤良淑德的妻子,两人夫妻生活平静而稳定,没多久生了个女儿,得知纪明耀搬家以后,也非要死皮赖脸的跟着,结果两人就在这一片新建的别墅住宅区内做起了邻居。

眼见着纪惟一从会爬到会走再到会跑,没事三天两头到底就往他家窜,目的为何,说来林俊心里就升起了一种初为人父的骄傲,因为他家有个比洋娃娃还可爱的女儿。而纪惟一似乎把她家女儿当成了玩具,没事就要来逗弄两下,不是戳戳脸就是捏捏手,最可恶的是居然和她家女儿抢东西吃,那劲头就像家里大人虐待他,三天没让他吃过东西一样,吓得他家宝贝女儿哇哇大哭!

偏偏他这个做人叔叔的也不敢动手打,只能口头训斥两声,可人家小小年纪脸皮不知哪儿练得那么厚,骂两句不顶用,林俊没办法,只能每天出去的时候都把院门锁的紧紧的,结果今天一回来又听见女儿在哭,连忙进屋一看,果然又是那个小子,正笑嘻嘻地看着婴儿床上的她女儿毫不羞耻地吃着磨牙棒!

那是她女儿的磨牙棒呀!他真好意思!多大的人了!

听着女儿的哭泣,林俊忍不住了,拿起门边的吸尘器就摆出开打的架势。

纪惟一早习惯了他这吓唬人的一套,冲他摆了个鬼脸灵活的一钻身子就跑掉了,林俊追出门去,好家伙!那小子正顺着院墙边的那颗大树往家爬,他说怎么门关着也能进来,原来是爬墙的啊!哼哼,明天他就把这颗树给砍了!

正琢磨着呢,听见院门外汽车的声音,知道纪明耀回来了,正好去告一状。

“喂,把你们家儿子管管好,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们虐待他呢,天天和我们家女儿抢东西吃!亏他还是哥哥!”

纪明耀点点头,脸上依旧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千年不变。拎着车钥匙就往家走。

没走两步,转回身来,林俊正跟在他的后面。

“跟着我干嘛?不回家哄你女儿了?”

林俊吹着口哨望天,一副无赖的痞子样。

纪明耀知他意思,把钥匙在手上垫了两下:“该干嘛干嘛去,今天人家临时改主意不来了。”

林俊不装了,放大了嗓门:“不来了?不是吧?”

纪明耀平静地看着他。

慢慢地,林俊的脸上变得有点失魂落魄。该说的之前都说了,纪明耀不再劝什么了,只是拍拍他的肩:“回家吧,老婆孩子都在等着你呢。”

回到家,纪小瑶正在沙发上叠他们爷俩的衣服,傍晚的橘色夕阳洒在她脸上一片温暖,纪明耀无声走过去,从身后搂住她,由衷地发出了一声感叹:“真好,我真是幸运!”

纪小瑶被他吓了一跳,没觉得浪漫,只觉得他缺心眼,用胳膊肘倒了他一记,不客气地对他道:“干什么呢!家里佣人在儿子也在,一点也不知道收敛!”

纪明耀不为所动,含糊地应了一声,唇不由自主地贴上了她的脸侧,触感依旧那样细腻而光滑。

心里隐隐有点躁动,道:“今晚不准带那个小子睡觉了,都五岁了,还天天缠着你,像什么样子。”害的他几天晚上也没能干事!

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抱怨了,纪小瑶一贯采取护小不护大的政策,懒得理他,推开他继续叠自己的衣服。

纪明耀又贴上去,还想说什么,却听那小子先一步的大嗓门出声了:“妈妈,快,衣服衣服!”

两大人循声转头去看,就见小男孩光裸着身子,身上还滴滴答答的滴着水,就这么踏着地板跑了过来。

虽然是自己的儿子,还是个小不点,纪明耀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一把拦住他,捞过纪小瑶刚折好的一条干浴巾往他身上一丢,沉着脸:“站着别动,自己擦!”

纪惟一明显不高兴了,小嘴瘪瘪的,却也不敢违背他的命令,长这么大,他谁也不怕,就怕他这个像冰山一样的老爸!发起火来能冻死人!

乖乖的擦干净身上的水,又可怜巴巴地去看纪小瑶:“妈妈!”

那小样子,就像是图画上的折翼小天使,任谁看了都不忍心拒绝,但是纪明耀却不,搂住欲要动作的妻子,随便翻了两件小睡衣丢给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开玩笑,真要相信了他那漂亮无害的外表,那就上当了,自己的儿子还不了解,说白了,他的内心里面就住了一个小恶魔!利用身边一切可利用的资源以达到他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目的。

看着儿子那副委屈的小可怜样,做妈妈的纪小瑶不干了,一眼对纪明耀瞪过去,再转头对着儿子就温柔如水了:“一一乖,五岁了,是个小小男子汉了,要表现出自己的能干来给爸爸看看好不好!”

纪惟一点点头,那样子乖巧的不得了,反倒衬的自己多恶毒一样,纪明耀不悦了,当然,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吃儿子的醋了,忽然想到一茬:“你没事老去欺负叔叔家的妹妹干什么?”

纪惟一穿着裤子的手一抖,连忙快速的穿好,那样子生怕慢了一步,纪明耀就要打他屁股一样,警觉地绕到了纪小瑶的那一侧,以防真要动起手来,妈妈可以及时护住他,占据有利地形以后,才开口解释:“小妹妹家的东西比咱们家的好吃!”

“胡说,现在还学会撒谎啦!”纪明耀果不其然地生气了,“我听你叔叔说,都是一些从超市里买来的零食水果之类的,都是你小时候不吃的扔得到处都是的东西,怎么现在又变得好吃了,我看你就是看人家小,故意想欺负人家是不是!”

纪惟一脸色涨红,明明是害怕的,嘴巴却硬的很:“不是不是,就是妹妹的东西好吃,我要吃,我以后还要吃,我以后还要天天去吃!”

不错不错,现在还学会顶嘴了!纪明耀伸长手臂就要把人拉过来打屁股,被纪小瑶牢牢抱住拦住了,一边转头冲纪惟一道:“你爸爸又要发疯了,赶紧回房躲着去。”

纪惟一不敢多留,一刺溜地跑走了。

听见房门被锁上的声音,纪小瑶松了口气,慢慢地松开手,却被纪明耀反过来抱住了,而且得寸进尺地抱到了腿上,纪小瑶忙挣扎着要下来,纪明耀丝毫不松手,轻轻咬她的耳朵:“别动,我正在气头上。”

为了儿子,她忍!小心地看一眼厨房,佣人正在里面忙活着准备晚餐。

抱了一会儿,纪小瑶不耐烦了:“好了没?”

纪明耀的头在他怀里蹭了两下。

这时赤果果的吃豆腐啊,纪小瑶悟了:“其实你就是想占我便宜对不对!”

纪明耀当然不承认:“那小子要好好管教管教!”

纪小瑶冷笑:“你还说他,都是和你学的!”

“我没教过。”

“哼,我看你是老了,记性不好了,好,那我就提醒提醒你,你小时候不也经常从我嘴巴里抢东西吃的,一些糖果,巧克力棒,还是草莓葡萄之类的!明明我正吃到兴头上,都会被你拦路打劫!”

纪明耀一听,耳朵上出现了一些可疑的红晕,小小声解释:“那不是觉得你吃过的东西都特别好吃嘛!”

纪小瑶讥笑着看他:“我看你也要好好管教管教。”

纪明耀面子挂不住了,低咳两声站了起来:“我去隔壁转转。”要去隔壁给林俊提个醒,我儿子看上你女儿了,先给定下来再说!

晚上吃过晚饭,纪明耀不顾纪小瑶的反对,把人抱回了卧室,果不其然看见儿子已经攻占了地盘,躺在他们那张大大的床上,还故意打着大大的呼噜装作睡的很熟,让人不忍心打扰。

纪明耀今天不怕了,将挣扎的爱妻牢牢地禁锢在自己怀里,嘴角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只说了一句话:“再不起来,我明天就搬家了,让你再也不能去隔壁偷吃妹妹的东西。”

此话一出,只见床上的小人一下弹起身来,亮晶晶的眼里哪有一点睡意!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干!打死我也不搬家!”

“那好,现在回你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不到明天早上不要来打扰,否则!”纪明耀眯起眼睛危险地看着他。

纪惟一知道爸爸是个讲到做到的,火速窜出了房间,走得时候还讨好地给爸爸关上了门。妹妹的东西都那么甜,一直甜到心里,不让他吃怎么行,哼!坏爸爸!

于是,赶走了儿子的纪明耀兴奋了,几天都被那小子搅的不能干事,快憋死他了,现下便化身为狼,将爱妻抛到大床上,自己扑了上去,温香软玉抱满怀,心里得意不已:臭小子,看你怎么和老子抢女人!想要女人,去隔壁抢去!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鞠躬感谢!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