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结局篇。
作者:浅睡的妖 更新:2018-04-23

“那个,你回去吧,叶姐该回来了。”眼瞧着唐彧越来越得寸进尺,季静羞恼的抓住唐彧作乱的手,红着脸赶人。

“她今晚上不会回来了!”唐彧反握住季静的手,脸上带着几分隐忍又带着几分怨怼:“你放心,我就是过过嘴瘾,你现在都这样了,我还能做什么?”

这个恶魔!

她都这样了,他还不打算放过她!说什么过过嘴瘾,那他的爪子这是往哪里摸呢?

“真的不行!你明天再过来,不然让叶姐回来撞到的话,多难为情!”季静羞窘的说。

“我都说了她今晚不会回来了,不骗你!”唐彧又在季静的脖子上啄了一下,气息紊乱的说。

“胡说!叶姐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我给她打电话!”季静说着,推开唐彧的身子,抓过手机,快速的拨了叶琳琅的号码。

谁知道电话一联上,那边就接起来了,只是季静刚要开口,就听那边传来些异样的声音:“叫我修哥哥,嗯~”龙修低魅的声音吓了季静一跳,她刚想开口,就被唐彧眼明手快的捂住嘴,季静睁大眼睛,不解的看着唐彧,只听手机里又传来一个声音,这次是叶琳琅的:“龙修,你,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唔~别,那里不行!放开~唔~”

季静的脸想是着了火一般的燃烧了起来,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这么暧昧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对面的两个人在做什么!

还要不要问了?唐彧促狭的看着季静,用眼神示意她。

季静无比迅速的点了结束通话!直到手机的屏幕暗了下来,季静才敢大口喘气,脸不知道是被憋的还是羞得,已经成了猴子屁股了。

“我就说她不会回来了吧?多此一举!”唐彧看着季静红彤彤的脸蛋,得意的一笑。

季静恨恨的磨牙,“我累了,先睡了!你自便!”说完,便拿过枕头躺倒另外一边去了。

唐彧看着季静圆滚滚的身子转到另外一边背对着他躺下,心里很是失落,不过一看时间,的确是太晚了,再折腾下去,他们两个人人今晚上都不用睡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唐彧转身进了洗手间。

听到洗手间里传来洗漱的声音,季静才微微睁开眼,她就知道这个恶魔是赶不走的,而叶姐,很显然是早就跟他串通一气,将她给卖了!

倒不是季静没骨气,这么容易就对唐彧妥协了,实在是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这些天她也想明白了,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她因为上一个孩子的流产逃避了四年,对唐彧冷淡了四年,这四年,唐彧不好过,她又何尝好过,他们两个相互折磨,反倒差点让别人趁虚而入,如今她马上就要做妈妈了,就算是为了孩子,她也该再给彼此一个机会不是?

好吧,其实她就是没骨气,她心里其实真的有点畏惧唐彧,像她这样没权没势没背景的女人,又怎么能跟唐彧对抗,更何况,她从小就缺失父爱,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有这样的遗憾。

刚心理建设完,就觉得身边的床陷了下去,紧接着,唐彧的手臂就缠了过来,将她半抱在怀里。

舒服的叹了口气,唐彧揉捏着季静胖乎乎的小手说:“睡吧,今天晚上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季静听了唐彧的话,不觉好笑,忍不住回嘴:“难道唐少主这是在说,没有我在身边,连觉都睡不踏实?”她什么时候这么重要了?她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你说呢?”唐彧听着季静微讽的话,眉心不由得纠结起来:“难道在你眼里,我真的就是个随便的只要是个母的都来者不拒的男人?”

“当然还要好看的,身材好的。”季静说。

“那你觉得你是好看还是身材好?”唐彧看了一眼季静圆滚的身子,打趣的问。

“……”季静郁闷,她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身材?整个就是一只圆滚滚的球,至于长相,她也就算是中等偏上吧。

“不要以为每个男人都肤浅。”唐彧看季静的表情像是要自卑起来,戳了戳她的脸蛋说:“我们唐家男人有洁身自好的优良传统,所以说,遇到我,是你的不幸也是你的幸,从现在开始,不幸的事都过去了,以后,我会让你幸福的。”

季静看着唐彧一下子严肃认真起来的脸色,突然有点儿不自然,这算是被告白了么?“谁知道你这次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谁以前将我骗的团团转,说什么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只喜欢我一个的,结果转眼就将我丢进狼窝里。”

虽然,早就已经从于亮那里知道了前因后果,但是季静仍旧心里有疙瘩,要知道,那次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那样没了,不管过去多久,说不介怀是骗人的。

“当初的事,是我不对,但是现在想想,当初我对你说那些的时候,未必不是出自真心,至少,不能说全是利用。不然,我也不会在你跟季子华说了假情报之后,将交易的地点跟时间变更了,当时虽然想着将计就计,但也是防备季子华在事后知道你给的情报是假的的话,对你下狠手,只不过,过程中出了那些事,我们都没预料到。”唐彧搂着季静,无奈的说。

“当时也是我不对,要是我早点跟你坦白,跟你说孩子的事就好了。”季静性子虽然倔,但不是不讲道理,见唐彧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自我反省了一下。

“别说傻话!这事从头到尾就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唐彧搂着季静的胳膊紧了紧,温存着用下巴蹭了蹭季静的脸颊,说道。

季静没有再说话,还说什么呢?无论说什么,她也是说不过这个男人的。

过去的已经都过去,收住未来吧。

“对了,那些礼物,你是怎么知道的?”临睡前,季静又想起一件事来,好奇的问。

唐彧给她的那些礼物,除了开始的那几份和后来的那几份,中间那十几样都是她的生日愿望,她没想到,唐彧竟然会知道。上学的那年,她看到同桌有个漂亮的米妮铅笔刀,羡慕喜欢的不得了,可是那个削铅笔刀太贵了,要花掉她跟妈妈一个星期的伙食费,那样的东西,季静向来是可望不可即的,只是这么久远的事,要不是看到那个铅笔刀触动了回忆,季静都要忘掉了,这个男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秘密!”唐彧故作神秘的说。

“哼!不说拉倒,睡觉!”季静看着唐彧明显的一副要引她上钩的表情,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她才不上当呢!看谁先忍不住!

唐彧看着季静孩子气的神情,又好笑又怜惜,他虽然在很小的时候家里遭逢巨变,但是唐叔叔将他照顾的很好,生活起居,虽然不奢华但是也算精细,至少没到因为一个几块钱的铅笔刀而求而不得要当成生日愿望的地步,而且还是在童年的记忆力搁浅的一直没能实现的生日愿望。

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心疼。

季静是真的折腾累了,原本还想跟唐彧较劲的,谁知道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真的睡着了,睡梦中,嘴角还是微微向上翘着的,带着几分朦胧的欢喜,唐彧躺在季静身边,细细的描绘着她的样子,像是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

早上的时候,季静是被饭菜的香味勾醒的,一睁眼,就发现唐彧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身上还围着个女式的围裙,看起来不伦不类的,这副娘气的模样,差点惊掉季静的下巴。

“你在做什么?”季静好奇的问。

“给你炖了汤,清淡的,等你洗漱完就可以喝了。”唐彧放下碗,又转身去厨房了。

季静使劲揉了揉眼睛,心里惊诧,难道是她今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方式有问题?这个男人是唐彧吗?现在的整容手术这么好了?整的跟真的似的!

季静惊讶归惊讶,还是起床洗漱,将自己整理好,然后打量着面前的这碗汤,心里很纠结,到底能不能喝的?她现在可不敢乱吃乱喝的,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

“怎么还没喝?再不喝就凉了,味道就不好了。”唐彧做完早饭,进来看到季静看着那碗汤发呆,不禁问道。

“哦。”季静发出个单音节,然后硬着头皮拿起那碗汤,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小口,说是一小口,真的是好小的一小口,算起来是舔了舔吧。

“怎么样?”唐彧满怀期待的问。

季静砸吧砸吧嘴,眼睛亮了亮:“味道不错啊!”

没想到,唐彧竟然还会做饭煲汤,她以前怎么不知道?

在唐宅的时候,唐彧饮食起居都有专人严格搭理,他更是将君子远庖厨这古训给贯彻的彻底,季静是做梦都不敢想象唐彧会是个厨房好手。

“必须滴!为了给你做这个,我可是被我那个大舅子给剥削压榨了好久,才从他手里弄得方子!这个可是千金难买的药膳方子,适合你这个时候喝。”唐彧得到季静的肯定,立刻得意了起来。

“你特地去学的做饭煲汤,就是为了给我做?”季静不敢相信的问。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很贴心让你很感动?”唐彧更加得意了,看着季静那副傻样,觉得心里倍满足,“别着急感动,这才哪到哪儿?我这几个月学的可多着呢!你以后慢慢享受吧!”

“呃~”这个话怎么听着有点让人心里毛毛的?

季静来不及细想,就被唐彧拉着手走到餐桌前,看着餐桌上精致的早餐,季静更惊奇了:“这都是你做的?”

连面点都有,这烧麦不仅做的好看而且闻起来特别的勾人食欲,真的是他做的?

“这是新学的,我记得你爱吃这个,就是不知道你现在怀孕了口味有没有改变,据说孕妇怀孕之后口味就会变得特别奇怪,不过我听叶琳琅说你不挑食,就做了。”唐彧说道,然后在看到季静脸色有点奇怪之后,连忙将那小笼烧麦拿的远远的,说:“不喜欢吃就算了,便宜叶琳琅好了。”

“谁说我不喜欢吃!”季静从唐彧的手上抢过那个小笼子,深深的嗅了一口,“就是这个味道!不!比小吃街上那家做的还好吃的样子!”

唐彧见季静是真的喜欢,也开心的笑了,不枉费他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爬起来在厨房里忙活。

没想到唐彧做饭竟然很有天赋,早餐做的很合季静的胃口,让她忍不住就要多吃,可惜,唐彧不让,严格按照叶琳琅平时规定的食量来,害的季静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唐彧将东西都送进厨房。

“怎么了这是?”叶琳琅一进门就看到季静这副馋样,忍不住好奇的问,目光在唐彧跟季静之间流转,在看到唐彧身上那件女士围裙的时候,差点被口水呛死,狠狠的咳了几下。

不用问,这两人这是和好了,还真——快啊!

叶琳琅看着季静心里直叹气,她之前瞧这个女人那副模样,还以为不得怎么折腾折腾唐彧呢,谁知道这么快就被人家搞定了,也太没骨气了!

“没事,叶姐,你吃过早饭了没有?厨房里有吃的,我给你去拿。”季静看着叶琳琅,热情的招呼。

“呃~”叶琳琅不明所以的看着季静,好像,这里是她的房子吧?怎么在自己的地盘上她有种做了客人的赶脚?

“不用白费心思了!剩下的早饭都被我倒掉了!”唐彧怎么可能不明白季静打什么主意,还不等季静进厨房呢,就说道。

“唐彧!你太过分了你!浪费是可耻的!”季静生气的瞪着唐彧,他至于这么防着她么?可怜她怀孕辛辛苦苦的连口饱饭都吃不上,平时叶姐看她这样都会法外容情多少让她再吃一点的。

呜呜~她好可怜!

唐彧没想到,不过是将剩下的早饭倒掉,就将季静给惹哭了,看着她瞪着自己吧嗒吧嗒掉金豆子,唐彧手足无措起来。

“我怎么可能让你吃剩饭?你愿意吃,明天早上我再给你做就是了,以后我天天给你做,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多大个人了,当着外人的面哭鼻子,你羞不羞的?”唐彧的确不会哄人,明明是不想让季静哭,可是却怎么听怎么有股子嫌弃的味道。

“你一出现,我连顿饱饭都吃不上了!叶姐从来不会这么对我!”季静说着,朝叶琳琅走去,一副要跟叶琳琅过的样子。

“别!打住!”叶琳琅立刻做出格斗防卫的架势,看着季静说:“我看出来了,我的确是外人,我先闪了!”叶琳琅说完,就真的闪了,比兔子跑的还快!

原本她还怕唐彧搞不定季静,担忧的醒了就回来了,谁知道,这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根本就没她什么事!

算了,就让她这个外人眼不见为净吧!

“叶姐!叶姐!”季静看叶琳琅跑远了,恼的直跺脚,转回头又看到唐彧笑的十分欠扁的脸,凶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就开始进行早饭后的第一个项目去了。

唐彧哪放心季静一个人出门,立刻巴巴的跟上,虽然不受待见,但是看到季静在自己目光所及的地方,他就觉得心安。

早晨的这次不愉快的小插曲在十点的时候唐彧拿出自己蒸的小笼包的时候宣告结束。

“唐彧,这真是你做的?”季静吃了一只小笼包,欢喜的说:“皮薄馅多一口油,一口一只,好香!简直是大厨水准啊!”

“谢谢老婆夸奖!不敢当不敢当!”唐彧被夸了,尾巴又有往上翘的迹象。

“那我们中午吃什么?”季静又吃了一只小笼包,眼巴巴的问。自从怀孕后,她别的反应没有,就是特别的嗜吃,以前被钱易枫收留的时候,住在他的私房菜馆里,钱易枫看在小小的面子上对她很好,好吃好喝的变着花样的来,把她的胃口也给养刁了,可是翩翩叶琳琅厨艺一般般,她这段日子虽然饭量大了,但是食欲明显没有以前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唐彧做的东西都好好吃啊!

囧!她这绝对不是在抱怨叶姐做的饭菜不好吃。

“行了,再吃一只就不准吃了!”唐彧将一只小笼包夹起来放在季静面前的碟子里,然后将剩下的端走。

“再给我一只,就一只,一只好不好?”季静可怜兮兮的看着唐彧说。

“嗯~给你一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对我有没有奖励?”唐彧说着,将自己的脸凑到季静面前,然后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唇,意思很明显。

“算了,不吃了!吃饭都要看人脸色,没食欲了!”季静生气的放下筷子说。

“真的不吃了?这小笼包我可是在里面加了不少的好东西哦,忙了一早上才蒸了这么一笼出来。”唐彧诱惑。

“哼!”季静很有骨气冷哼一声。

“唉!不吃就不吃吧,我拿去倒掉!”唐彧说着真的作势要将剩下的小笼包倒掉。

“哎!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浪费啊你!”季静见唐彧不像是开玩笑,又想起早上的烧麦,顿时急了。

“不会浪费,一会我将倒掉的东西都拿去给部队上的搜救犬。”

“你——你竟然给搜救犬吃也不给我!太过分了!”季静瘪瘪嘴。

“我是很想给你吃啊,可谁让你太抠门呢!”唐彧一副明明最受伤的那个人是我的表情。

“你——不就是亲一下嘛,有什么大不了!”季静实在舍不得那些小笼包,踮起脚来勾住唐彧的脖子,然后不耐烦的说:“你低下头!”她根本够不到好不好。

唐彧配合的低下头,季静又要求:“你闭上眼!”

唐彧配合的闭上眼,季静看着唐彧近在咫尺的脸,脸红了一下,慢慢的靠近唐彧的唇,就在两个人的唇快要亲在一起的时候,季静突然一偏头,在唐彧的腮上用力的咬了一口,留下两排整齐清晰的压印。

“季静!”唐彧暴躁了!这个女人属狗的吗?又来咬他!

“嘿嘿!”季静在唐彧的冷脸下心虚的笑了两声,然后将手上夹的小笼包一下塞进嘴巴里。

唐彧看着季静这副模样,真是哭笑不得,他之前就知道季静很能吃,可是真不知道季静这么能吃,还这么爱吃!

“上午加餐你吃的多了,我决定午饭的时候克扣你的分量,你可别后悔!”唐彧没好气的说。

“随便!”季静无所谓的说,反正离中午还早,再说了,这练这小笼包的活计唐彧估计没少花时间,她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里,唐彧能做出什么让她后悔的菜色来!

可是一到中午,季静就后悔了,唐彧不但做了,而且两个人吃饭他竟然做出八菜一汤来,个个看着都很下饭啊!

肿么办?季静绞着手指,她现在可不可以反悔了?

唐彧假装没看到季静纠结的懊悔的表情,拿着筷子挨个试吃,一边吃一边还露出些微不满来:“这里食材有限,厨具也不全,太影响我发挥了!这几个就先勉强将就着吃吧。”

季静瞪大眼,这还叫勉强将就?唐少主麻烦你说话稍微谦虚点好不好?

一顿饭的开头,总是美好的,过程也差强人意,只是结尾都无比类似。

唐彧一边端着盘子,一边将自己的脸凑过来,“亲一下,就给你吃最后一口。”

“能不能吃完再亲,我现在满嘴都是油。”季静迂回的讲着条件。

“我就喜欢你满嘴油,快亲!”唐彧的话总是这么简单粗暴。

季静憋屈,可是看在美食的份上,她决定还是忍了!脸凑过去,季静在唐彧放松警惕的时候又故技重施,在唐彧的另外一边脸上,咬了一口。

“你这女人,简直是欠教训!”唐彧郁卒了,一天被咬了两次脸,难道他这张脸长得就这么包子?

季静没骨气的缩了缩脖子,她也不想的,但是身体本能的反应就这么做了,她也没办法。

看着又变回小兔子的季静,唐彧刚想乘势追击,将拖欠的欠款给讨回来,结果手机不识时务的响了。

于亮已经下了飞机,到机场了。

“于大哥,我去接你!”季静兴奋的说完,就挂了电话,她好久没出去了,刚好趁这个机会出去放放风。

“我不许你去!他又不是没来过b市,不会迷路!”唐彧阻止,看着季静兴奋的脸,顿时肠子里都是酸水。

“我偏要去,你不想去就呆在这里好了!”季静态度坚决。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半天,最终还是唐彧没骨气的妥协了。

“不是要出门?还杵在这里做什么?去换衣服!”

季静得意的一笑,然后回到房间去换了一套出门的衣服,捧着肚子跟唐彧上了车。

一路上,唐彧都很严肃,脸板着很冷的样子,但是车子却是开的稳稳地。

季静偷偷瞄了唐彧好几次,越看越憋不住笑,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唐彧,你的脸——”

唐彧这才记起自己脸上还有某人留下的牙印呢,顿时气得瞪了季静一眼,吓得季静立刻噤声,但是抱着肚子憋得很辛苦,小脸都红了。

于亮原本是要跟季静说不用来接的,但是季静挂电话挂的早,他怕是有别的事,于是只好在几场等着,老远看到季静挺着个大肚子走过来,他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但是在看到季静身边的唐彧的时候,笑容一收,不阴不阳的说:“哎呦,我没看错吧?这是谁呢这是?这不是唐大少主吗?”

“眼睛还没瞎!”唐彧没好气的瞪着于亮,尤其是看到季静一脸欢喜的看着于亮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大哥。”季静怕这两个人吵起来,连忙跟于亮打招呼。

“我说,你可真好哄,这么容易就饶了他了?”于亮看着季静,颇有点恨铁不成钢。

“我——我——”季静有些不好意思的结巴着,这件事实在有些难为情。她的确是太没骨气了点。

都怪这个恶魔!季静没好气的瞪了唐彧一眼。

唐彧上前一把将季静搂在怀里,示威的看着于亮说:“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破坏别人婚姻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噗!我说唐大少主,你那脸是怎么回事?难道现在整容界又流行这个?这是非主流?”于亮在看到唐彧的脸的时候,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真佩服唐彧敢顶着这么一张脸出来,不过你还别说,这两边的牙印还挺对称挺艺术的!

“哼哼!这是我老婆咬得,你羡慕也羡慕不来的!”唐彧说着,还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牙印,一副很宝贝的模样,把季静丢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恶魔是不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的!

只是害的她去哪里找这么大的地缝呢?她可不要在这里看着这两个可笑的男人吵架耍宝了,简直是笑抽了!

等等,笑,笑抽了?!

“唐彧,你们别……别吵,我……”季静捧着肚子,脸上冒出细密的汗珠来。

“老婆,你别插手,这个家伙就是欠虐,我今天非把话跟他讲明白了不可,省的他贼心不死,老惦记着你!”唐彧瞪着于亮,于亮也瞪着唐彧,两个人正在较劲呢!

“不,不是,我……于大哥……”季静见唐彧不搭理自己,又转头看着于亮。

“季静,你等会,我今天绝对不能输,要让这臭小子知道,你哥哥我不是好欺负的!”于亮对着季静摆摆手说。

“啊……”季静暴躁的尖叫一声:“你们两个够了!”

“不够不够,我今天非打败他不可!”唐彧眼睛一眨不眨的死瞪着于亮。

“说什么大话,有本事眼皮别抖,看谁先眨眼!”于亮嘚瑟。

季静扶额,她身边怎么有这么两个不靠谱的男人?特么的还敢不敢再幼稚一点?

“我要生了!”季静直接了当的说。

“生什么生,等会再说!”唐彧说。

“嗯,等我赢了他再生!”于亮说。

然后——

“啊?!你说什么?!你要生了?!”快瞪成斗鸡眼的两个男人突然转头看向季静,惊叫起来。

季静勉强的耸了耸肩,对着他们笑了笑,下一秒,季静就被唐彧一把打横抱起来,飞快的朝停车场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让开让开!都给老子让开!我老婆要生了!我要做爸爸了!我老婆要生了!我要做爸爸了!”

“都闪开闪开!我妹妹要生了,我要做舅舅了!别挡路,谁特么的挡着我做舅舅我抄谁家祖坟!”于亮也一边跟着唐彧狂奔,一边大喊。

季静一阵阵痛过去,身体舒服了很多,稳稳地窝在唐彧怀里,看着两个幼稚的男人拔足狂奔,嘴角绽开一抹幸福的笑纹,紧紧的依偎进唐彧的怀里。

就这样吧!这样就很好!

当天,季静在医院里生下一名女婴,唐彧取名唐静玥。

------题外话------

季静跟唐彧的番外就到这里了,谢谢美妞们一路伴随,新文《拒嫁豪门之妻货可居》将于4。6日开始更新,希望嫩们能继续支持,咱们新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