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作者:戴加宁 更新:2018-04-23

“后来呢?后来呢?”

夏锦言看着周围一圈的女生无奈地扶额,硬着头皮讲下去:“我被叔叔拉住了,然后被他的人带走了。”

“啊,那就是说,你没看到夏叔叔是怎么和那个叫丁勇豪的黑帮老大相爱相杀的?更没有看到夏叔叔如何英勇无敌拯救了莫念阿姨?”冷晓书原本激动的表情此时换成了可惜。

“相爱相杀?”夏锦言有些疑惑,这个字分开看他都认识,组合到一起他就不懂什么意思了,但他还是认真说:“丁勇豪拿妈妈威胁叔叔,可是他只有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叔叔安排在他身边的,所以叔叔早就知道他绑架了妈妈了。”

“怎么办?我成了夏叔叔的脑残粉了,长得又高又帅,又有钱,还是黑帮老大,这完全是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主人公有木有?!”樊晔馨花痴完双手搭着夏锦言的肩膀一阵摇:“夏帅夏帅,快告诉我夏叔叔的电话号码,快告诉我!”

在女生们期待的目光中的,夏锦言颇为难地说:“叔叔他的电话号码我也没有。”

樊羽毅一巴掌拍过去:“那赶紧去问啊!”

“咳,羽毅,简少……”戴妍香其实不想提醒的。

樊羽毅:“虽然我家简痕最帅,但是这也不能阻止我看其他类型的帅哥啊。”

万心雨给了她一个白眼:“也就简痕不在的时候敢这么说。”

夏锦言暗暗吐一口气,以为话题被成功地转移了,结果冷晓书还抓着不放:“夏帅你一定要去问电话号码哦。”

其他几人一同说:“对。”

夏锦言再次扶额,终于没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这群花痴……

不过,想起当时的情况,夏锦言现在还是后怕。当时他想也没想地就冲过去,被夏明阳眼疾手快地拉住了,然后怕刀枪无眼,打斗过程中会伤害到他,所以夏明阳吩咐了属下人将他关在了齐晓关押他的那间房间里,还有人在房间里保护他并且不让他看,没多久莫念也进来了,母子俩见面彼此确认对方没事后没有多余的心思抱着互相倾诉,而是互相挡住对方的双耳,在心里做着祈祷。

直到夏明阳走进来他们才敢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下来,而当他们走出去后房间外只留下血迹和打斗过的痕迹。也是在那时候,夏锦言终于明白,有些时候,为了保护自己亲爱的人是可以不顾自身安危的,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竟然狠得下心离开他五年之久。

所谓血亲,哪怕牺牲自己性命也要保护他,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要尝试。

他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幼稚,竟然为了逼妈妈见他,不惜以死相逼。那时候妈妈会有多难过啊?夏锦言愧疚地低下了头。

正好这时候莫念进来。夏锦言手术后还未痊愈被绑架,莫念身体状况比当时的他还差,结果夏锦言在医院失踪后她不肯好好住院一有了夏锦言的消息后二话不说就赶过去了,半路上被丁勇豪劫持,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现在两母子仍在医院住院观察,金顺每天跑一趟7层给夏锦言送汤送饭,再跑一趟9层给莫念送。莫念不忍她辛苦,就让金顺送到7楼,她下来,正好可以享受母子一起用餐的幸福。

几个女生见了莫念不约而同地喊了声“莫念阿姨”,樊羽毅这个大胆地更是凑上去笑得一脸讨好地问:“莫姨你和锦言快点好起来,我妈说你们出院了一定要去我们家吃饭,把夏明阳叔叔也带上哦。”

莫念摸了摸樊羽毅的头,也不戳破小女孩的那点小心思,只笑着点头说“好”。果然听到樊羽毅开心地叫“噢耶”。

吴芗俣怕樊羽毅还说什么,赶紧说:“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莫姨再见,我们明天再来看你和锦言。”

莫念:“谢谢你们。”

樊羽毅和吴芗俣都知道她为什么说谢谢,两人眼眶顿时有点红,却笑着跟莫念和夏锦言道了别。

樊琳馨最后一个离开,她走到门边了又回头看一眼,正好对上夏锦言看她的目光,夏锦言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背着阳光的少年笑起来温和美好,看得人心里慢慢变暖。樊琳馨怔了怔,突然很想拥抱夏锦言。然后她就这么干了。

被抱住的时候夏锦言愣了愣,听到女生在耳边低声说:“夏锦言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可是我却什么也干不了,一点忙都帮不上的感觉糟糕极了。尤其是知道你就在楼上,却被你叔叔赶走的时候,简直讨厌自己,觉得自己真没用。”

女生诉说自己的心思时声音带了哭腔,语气里的那种自弃感他都能感觉到。可是他一点儿都不担心,反而无声笑开,说:“你离开了才好呢,不然我不仅要害怕妈妈受伤,害怕叔叔受伤,还要担心你,我哪里担心得过来。”

樊琳馨锤了夏锦言一下:“你坏,换了个心脏连性格也变了吗?”

夏锦言不说话了。

樊琳馨平复了下情绪,轻声说:“夏锦言,你没事我真开心。夏锦言,我好喜欢你,所以你不要再有事了。”

夏锦言听得脸微微泛红,尤其对上莫念微笑的眼时就更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脸,也轻声说:“嗯,不会再有事了,我会好好保护我自己的。”

“你答应的。”樊琳馨离开夏锦言的怀抱,伸出小指:“说话要算话。”

看着女孩孩子气的动作以及孩子气的表情,夏锦言伸出小指勾住他的:“说话算话。”

樊琳馨于是满意地笑。笑着笑着想起来这房间里还有一个人,顿时脸就红了,慌慌张张地站起身说:“晔馨她们还在等我,我先走了。”然后门口传来一阵爆笑声,当然是那几个躲在门外偷听的人。

樊晔馨高声说:“我们可没等你,你想呆多久都行。”

“好啊你们,我好久没发威你们就不把我当姐姐了是吧?”说着作势要开打,那几个笑着跑了。

∵∴∵∴∵∴∵∴∵∴

夏锦言还在笑,直到一只手扶上他的头,继而往下,抚摸他的脸。他看着眼前的人,心里一时间情绪翻涌,低声喊了声“妈妈”。

莫念抱住他,哽咽着说:“终于都过去了,言言,谢谢你还愿叫我妈妈。”她曾经以为当她将一切告诉儿子的时候,儿子就算不再恨她,甚至愿意原谅她自作主张的保护,母子俩之间也还是会存有隔阂的。

时隔五年之后,夏锦言又闻到了属于母亲的那种气味。他在莫念的肩头蹭了蹭,像小时候很多次被母亲抱住后那样,只有蹭蹭,再闻闻妈妈的味道,就能感受到满满的幸福。

他从小就特别黏父亲母亲,哪怕长到十五岁了,遇到开心或不开心的事情,都会抱住爸爸或者妈妈蹭蹭,所以知道自己被母亲抛弃了,他才会做出以死相逼的事情来。

妈妈原来一直未曾将我抛弃,原来她一直是爱我的。只要想到这个,夏锦言就觉得自己开心幸福得要落下泪来。毕竟,经历过失去后的痛苦,才会懂得拥有是多么地珍贵。他把头埋进妈妈的肩窝,怕她发现自己眼角忍不住往外涌的泪水,竭力装作平静地说:“我才要谢谢妈妈,谢谢妈妈为言言不惜性命地保护。”

“言言你啊……”莫念好笑地摸着儿子的头:“都快二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

“才没有。”夏锦言说:“叔叔说我长大了。”那种带着撒娇似的语气,樊羽毅此刻要是在,绝对惊得掉了下巴:这还是那个冷漠难以接近的夏锦言吗?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吧?

母子俩说了好一会儿话,站在门外的金顺见他们终于平静了下来才推开门:“夫人,少爷,今天的菜都是你们最爱吃的哦,医生说不用忌口了。”

母子俩一同转过头,表情一致地欢喜。

三个菜一个汤,一张小桌子快要放不下,两人刚拿起筷子,夏明阳走进来,看到这情景,不客气地往病床上一坐:“顺姐,有多的筷子和碗吗?我也没吃。”

那活像饿了三餐的可怜样顿时激发了金顺的同情心,赶紧点头说:“有,有,我就怕二少爷也在,特意多准备了一人份的。”她还是习惯叫以前的称呼。

夏明阳顿时笑得像一朵花儿。

三人从小就受过良好的礼仪教养,就算是在医院,围坐在一桌小小的餐桌前,吃饭时也仍然优雅。金顺在一旁看得叹气:这样吃饭多累,还是有说有笑好。她就喜欢那几个女生,吃饭跟打架一样,想着要让自家少爷多跟羽毅她们接触接触。

吃完饭后夏明阳问莫念齐晓的事要如何处理的。要是按他的行事风格来,敢绑架他的家人肯定是个死,而且还不能痛快地死。但是莫念跟他说过齐晓的事她来处理,所以也就没动她。

莫念没说话,夏锦言说:“放了她吧。”他想起齐晓抱着她哭的场景,想到她说的那些话,再想到她的母亲,又说了一次:“放了她吧。”

莫念本来想的和夏锦言一样,也说:“放了吧。她也没做什么伤害到言言的事。再给她一笔钱吧,齐医生害了天阳,他自己已经偿还了,况且还把他儿子搭了进去。齐晓那孩子也是挺可怜的。”

“嫂子你就是心软。”夏明阳不赞同地说:“她们家那样是他们自找的。既然嫂子和小言言都说放就放吧。”

三人一阵沉默。夏锦言先开了口:“叔叔……”

夏明阳看着夏锦言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猜到他想说什么,于是笑了:“以后没事了,嫂子多陪陪小言言,公司我来管,嫂子什么时候玩腻了想工作就换我来去玩儿,小言言也是,想见叔叔随时打电话,叔叔无论在天涯海角,哪怕在外星球都立马赶过来。”

外星球你去得了吗?被点破心思的夏锦言有些不好意思,但脸上的表情却更冷淡了。

莫念和夏明阳都没有再去戳破他。

∵∴∵∴∵∴∵∴∵∴

夜晚,热闹的小吃街,樊琳馨到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等在街头的人。满街的热闹,就只有他站的那处是安静的,仿佛独立开来的一片小天地。

樊琳馨跑过去,跳到夏锦言面前笑着说:“嗨!”

夏锦言吓了一小跳,继而微笑:“走吧。”转身就往人群中走。

“去哪?”樊琳馨手快地挽住夏锦言的胳膊:“你还没告诉我约我出来干嘛呢?请我吃东西吗?锦言你真是太好了。”

夏锦言平静地说“不是,是约会。”

“哦。”樊琳馨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夏锦言说了什么,放开挽着夏锦言的手转到她面前,与他面对面,犹有些不敢相信:“我没听错吧?你说的是约会?”

一定是挺错了吧,樊琳馨心里想:哪有情侣约会选这种热闹哄哄的小吃街的。

可是夏锦言却很认真地点头,说:“没听错。”

樊琳馨眼睛睁得大大的,继而开心得跳起来抱住夏锦言:“锦言锦言你太可爱了,连约会都说得这么一本正经。”

夏锦言有点脸红,不敢去看周围的人。

樊琳馨又改为挽着夏锦言的手:“虽然对于你选了这么个地方约会有些不满意,不过鉴于是你主动,而且这地方对我们来说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我决定就答应你的约会要求了。”

夏锦言侧头看着灯光下女孩微红的耳朵笑。

两人还是跟第一次一起来这里一样,一路往前走,樊琳馨这个也想吃,那个也想吃,夏锦言却什么也不吃,直到走到了走到了良叔的烤鱿鱼店。

笑得一脸憨厚的老板眼尖地认出了人群中的夏锦言,开心地打招呼:“锦言,有小女朋友啦?要吃烤鱿鱼吗?良叔请你吃。”

夏锦言这次却没拒绝,拉着樊琳馨往里走:“好啊,吃多少都请吗?”

憨厚的老板一时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说:“请,请,必须请,只要你吃得下,多少我都请!”

说话的功夫樊琳馨已经找好了位置坐下来了。夏锦言看看旁边还站着好几个等位置的人,不知道樊琳馨是如何快速找到座位的,果然是来得多了所以有经验了吗?

看到对方朝自己招手,夏锦言在她旁边坐下来,听到对方说:“你真让良叔请啊?”

“不。”夏锦言说:“我请你。”

“嗯?”樊琳馨疑惑:“为什么?”

“因为我还欠你一顿烤鱿鱼啊。”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记得?”

夏锦言笑得温和:“我记得就好。”

吴芗俣曾私下问过夏锦言: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琳馨的?夏锦言当然回答不上来,而且他想相信,这个问题琳馨同样回答不出来。他们之间并没有多么特别的记忆,相处也一直是平平淡淡的,可是,夏锦言却一直记得当初樊琳馨手里一手烤羊肉串,却对着良叔烤的鱿鱼串流口水的表情,记得她扭头问她:我能留到下次再来吗?那一刻她跟他默默喜欢的人重叠,于是就记在心里了,直到后来她渐渐地取代了那个他喜欢的人。

其实喜欢一个人真的很容易,发发短信,打打电话,聊聊天,见见面,时间长了,感情自然就培养出来了,而对方如果恰巧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那么这感情很容易就会变成爱情。

夏锦言看着对面不顾形象吃烤鱿鱼的样子笑着想:大概,是喜欢她的真实和平凡吧,毕竟,这本来就是他所期望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