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0 同枕而眠
作者:新紫惜 更新:2018-04-20

接下来剧情要怎么发展?

首先,完成比赛,凝水公子名冠长安城,好无聊的好不,人家凝少爷已经名冠满京城,接下来的故事集中在,凝水与君灏之间的关系先是和谐,然后是翻脸,凝水跟夏尚予的关系越发好!!!

第二,叶念雪夺得此次长安城第一美人的称号,公孙媛视她为头号公敌

第三,郭雪绒表白心迹,被拒绝,伤心欲绝,后来在父母的做媒下,嫁给了叶念雪的兄长叶贤文

第四,后来者,灰姑娘水晶将嫡姐水珠的容貌毁了,神不知鬼不觉!

第五,雷土这个gay喜欢夏尚予,完全给凝水对着干,想着法给她使阴招

“你……要是想跟我说话,我也是不会拒绝的。”君灏伸手将凝水往后推了推,不自然的别过头去。

“灏王爷,你怎么会参加如意坊的斗艺,不是说要有邀请函吗?”漆黑的房间,凝水侧身枕着胳膊,睁着眼睛,眼前都是黑暗,看不清一点房间里的情况,只听见几米远的地方,厚重的帷帐中传来君灏微约带上一丝慵懒的声音,“嗯,我有收到如意坊的邀请函,刚好有时间,就过来凑下热闹。”

“你这才是诓人,你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吗?”凝水放大了声音,用鼻孔哼了一声:“哼,都说了,跟你有什么话好说的。”

房间里沉默了片刻,君灏的声音才响起:“为了京城第一公子的奖品。”

“你得雪绒花的种子有什么用?”凝水继续问,君灏答:“种雪绒花。”

“你还真是无聊。”凝水呲道,然后换了话题:“你的头发为什么白了。”

“不知道,就一下白了,大概是哀莫大于心死,”

凝水抬起头来,脖子僵硬着,很酸,她望了君灏那边一会儿,然后重新睡下,继续问道:“我们能换个床睡吗?这木板床,睡得本少爷腰疼。”

房间里再没有话响起了,凝水嘟囔了一声小气,拢了拢被子,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众人皆聚集在如意坊的楼下,如意坊主一身轻便打扮,她巡视了一眼众人,说道:“诸位昨天也听说了,我们这届的斗艺跟以往不同,地点改在了长安的郊区,马车已经在坊外候着,若大家没有异议,便上车吧。”

众人面面相觑,笑话,斗艺已经进入这激烈时刻了,眼看四少、四美的称号唾手可得,哪里有放弃的道理?纷纷的上了马车,交情要好的都坐到了同一辆马车内。

如意坊十几辆马车,浩浩荡荡的驶出长安城,引得长安城中的百姓纷纷侧目,如意坊不正在进行斗艺大赛吗?都出城去,这是何用意?好奇归好奇,他们也无从知道究竟。

才子佳人们在马车上颠簸了一天,个个苦不堪言,就连习武的凝水和君灏,脸上的表情也非常不好看,不是说在长安城的郊外吗?那为何赶了一天的路,等下了马车,这才彻底晕头了,天色昏暗,两栋茅屋伫立眼前,如意坊主往大家眼前一站。

“诸位赶了一天的路,也辛苦了,眼前的茅屋就是大家这些天在这里住的地方,这里有些馍馍,今天的晚饭,大家吃完早点休息,明天事情还多着呢。”如意坊主说着,然后上来几个莽汉扛了两个大木桶上前,里面放满了馍馍。

众人被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如意坊主很满意大家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抚了抚掌:“我们走。”带着如意坊的一干人等从大家眼前消失,然随队而来的夏尚予却留下了,作为评委人之一,他有责任看着这些参加斗艺的公子、千金们,至于安全问题,如意坊的暗卫早就在周围潜伏下来了,绝对不会出现劫财劫色这类问题。

“这什么……”大家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了,两个大木桶放在跟前,也没人上去打量下,都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千金,吃的东西无不是精挑细选的上好食材,还是大厨掌勺做出来的美食。

凝水摸了摸肚子,咕咕叫着呢,走到木桶前,拿起一个馍馍咬了口,虽然不是什么美味佳肴,也不算难吃,凝水几口一口,不消一会儿,就吃掉了三四个。

“喝些水吧,别噎着了,”夏尚予递上自己装水的竹筒,凝水大大咧咧的接过,咕咚咕咚地几口下肚,拍了拍肚子,“吃饱了,谢谢啦。”随即她又讲道:“你不要吃一个吗?”

夏尚予摇了摇头:“我肚子不饿。”

这时,君灏走过来,不阴不冷地说了一句:“你当每个人都同你一样,什么都吃。”

凝水讥笑道:“本少爷这个平民百姓自然同你这个养尊处优的王爷不一样,哪里像您,顿顿美味珍馐,吃老百姓的血汗钱。”

君灏脸色立马变天,夏尚予立马说:“大家都进去看房间了,我们还是赶快进去看看吧。”

“我们走,”凝水挑衅的翻了个白眼,转身往女子那边的屋子走去。

“凝兄弟,你走错了,那边是女子的屋子。”夏尚予连忙拉住凝水,两人一齐往男子的屋子走去。

走进茅屋,凝水直接傻了眼,茅屋里连在一块的大通铺,这……要怎么睡觉?

其他的公子们看到这种情况,抱怨了下,也没有多的力气吵闹,纷纷找了个自己喜欢的位置,赴周公的约了。床铺只余中间三张空床,毫无疑问的,夏尚予、君灏,外加凝水他们三个是要睡一块了,至于夏尚予和君灏,两人一见面就刀光剑影的,哪里会挨着一起睡。不过让凝水睡中间,开什么玩笑,她堂堂少爷可是个女儿身!地上是黄泥土、桌子是小木桌,除了床,凝水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

夜渐渐深了,女子那边屋子的灯早熄灭了,男子这边的灯还亮着。

“凝兄弟,你不困吗?还不过来睡?”夏尚予手半撑着床看向凝水,凝水撑着下巴坐在桌子旁,闻言,回过头来,说:“你先睡吧,我现在还不困。”说着,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哈欠。

“都这样了,还不困,快过来,”夏尚予从床上爬起来,凝水立马站起来,说:“好好,你就睡着吧,我马上睡觉。”凝水那张空床旁边,君灏方方正正的躺着,两眼紧闭,一头银发铺散在枕头上,还过界到凝水这边床上来了。凝水深呼吸了口气,不过就是睡觉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都是各盖各的被子,想着,凝水脱掉鞋子,一溜烟的钻进被子里。

“你怎么不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夏尚予重新躺下来,挨着凝水问。

凝水只露出一个头来,夏尚予说话的热气都喷到她脸上了,凝水不自觉的往旁边靠了靠:“我习惯了穿衣服睡觉,快睡了,我都快困死了。”凝水转身,君灏的容颜近在咫尺,凝水只好转身,平躺着,跟两边都保持着距离。闭眼,她只是躺在自家的床上睡觉。

桌子上的烛火燃尽,一切陷入黑暗之中,屋子里是大家睡着的呼吸声。凝水呼呼地睡得尤其香,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夏尚予也睡着了,侧着身,头落了枕,直接睡到了凝水的被子上。而凝水的另一边,君灏翻了个身,长臂一伸,直接将睡着的凝水连着被子勾了过去,咚地一下,夏尚予磕到了床板,所幸睡得够深,没有醒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