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那女人是谁?
作者:龙浅落 更新:2018-05-24

凤落熏染脸颊的红晕顷刻间烟消云散,“姑奶奶我风华绝代着呢!谁娶了我是谁的福气,╭(╯^╰)╮哼!”

容执垂眸轻撇了下嘴角。『』『

嗯,福气!

她抽回小腿儿,膛起凤目,“唉?小执儿,不咒我你会死吗?”

“不会。”容执斩钉截铁,随之抬头冲她妖娆一笑,“但是……会很无趣!”

话落,他又低下头,认真为她上药。

凤落心晃动得厉害,掀目探寻的看了他一眼,他却神色自若,将她受伤的手再次抽了过去,另一只手径自从瓷瓶内倒着药膏,再自然不过的涂抹在她手背上。

力道还算适中,指腹在烫伤的地方耐心的打着圈圈,凤落只觉得那指腹的热度,一直从手背的肌肤渗进了她血管里,让她浑身都发起烫,手背酥麻得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

“力道怎么样?痛不痛?”他低问,也没抬头。

“还,还好……”连呼吸都乱了,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发尾下他微垂的长睫和俊挺的鼻梁。

此刻,恍惚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撞击着她的心,一下一下,深深的撞进她的灵魂。

那温柔和专注的模样,莫名的就让她酸了鼻尖,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会这样对待她,哪怕,只是安抚一下都没有,连她的父皇都对她不管不问……

“在想什么?”容执抬头,就撞见她失神的眼眸。

思绪抽回,看他还在替自己上药,她微扬唇,半真半假的道:“在想,你做得这么娴熟,是不是以前经常替女孩子做这种事。”

容执低笑一声,不明其意。

“笑什么?”

“如果我说是呢?”

“是?”她微微挑眉,又颔首,“哦……那就是吧。”

他能做出来,也不足为奇。

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莫名的低落了一些,她没想再往下问什么,可是,他又平静的补了一句:“以前,我常常这样伺候一个女人。不过,现在……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

语气里,有很明显的遗憾。

看样子,是和他心爱的女人分手了,而且,他还很懊悔……

“哦……”凤落再次低低的应了一声,辨不清是什么情绪。看他一眼,不动声色的将他手里的药顺手抽了。

“我自己来吧。”

她也不看他,所以,自然是忽视了他眼底的兴然。

“嗯。”容执应了,好整以暇的睐着她。

凤落没给自己敷药了,而是塞好了盖子,丢回他的手里,而后,将脸别向窗外,没说话了。

她只觉得自己心里挺乱的,还有些沉甸甸。她不喜欢这种的感觉,很想纾解这样的心情,可是,即使是窗外来来回回的景色那样好,也不见好转。

看着她的后脑勺,容执眼底的笑意越深,不动声色的开口:“外面什么东西这么好看,能让你看得这么入迷?”

“挺多东西都蛮好看的……”

“你在生气?”

生气?为什么?

她转过脸来,“没有啊,我为什么要生气?”

他挑眉,别有深意的看着她,“那是吃醋?”

“吃醋?”她懵了一下,下一瞬,立刻反驳,“我为什么要吃醋?你经常伺候别的女人那是你的事,和我又没什么关系,我没有理由要吃醋啊。”

她一本正经的替自己辩解。可是,这话说是说服他,倒更像是说服自己。

容执眼有促狭,“我可没说你是为了什么事吃醋,别急着不打自招。”

呃……

她被噎了下,窘迫不已。半晌才憋出一句完全没有说服力的话,“我……真我没有。”

自己怎么可能会吃醋?他们又不是什么特别的关系,她吃醋不是很莫名其妙吗?

所以,不可能的!一定是他的错觉!

“我说的那个女人,是我的母妃。”

嗯?

她侧过目来看他。

他的视线,转过来和她的对上,再次重复:“所以,除了我母妃以外,你还是第一个……女人。”

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小情人,而是……他母亲?

心,晃动,像清风扬过。

“我……我没问那么多。”她红着脸窘迫的回了一句,像是生气的样子,扭开脸去,不愿意和他说话了。

对面的镜子里,却倒映出她渐渐上扬的唇角,面上有掩盖不住的欣悦。

浅浅淡淡的笑意,也渐渐坠进他的眼里。

…………

容执就这样一顺不顺的凝视着凤落,即使她侧过了头去,避开了他灼热的视线,她却依旧有些不知所措。

恶语相击,冷嘲热讽,她在行,这方面她是真的不拿手,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他不先开口说话,她竟然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木然的杵在哪,一动不动,宛如活生生的雕塑。

尴尬……煎熬……无奈……持续进行中……

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过去,凤落实在熬不住,索性靠在一旁,闭起眼睛装死。

俗话说的好:眼不见,则心不乱!老娘不怕看,随你!

半晌儿、

容执才自悟甚高的有些后知后觉,他这样目光灼灼的看着小疯子貌似有些不妥,他知道方才小疯子是佯装闭目浅眠,有意躲避他的视线。

方才他的眼神儿足矣融化冰雪,就算是换做其她女子也定会觉得不自在,纵是无坚不摧的凤落……亦然。

不由掩饰的咳了咳,他才扯着话题开口:“你放心吧,有小皇叔出马,小皇婶儿她不会有事的?”

片刻过后,又过片刻,对面丝毫没有下音儿,近前,见凤落呼吸均匀平稳,容执眉梢轻挑。

大概……好像……很明显……她是睡着了。

容执不由勾唇浅笑,怕是她担心了一整个晚上,未曾入眠,遂起身……

将凤落轻轻平放在床上,拉过一侧的锦被为她盖上,凝视着她的睡颜,他眸色复杂纷呈,让人看不懂其中的玄机,只见他伸手抚了抚床上的玉颜,唇边的笑纹逐渐加深。

、、、、、、

这两天各种原因又断更了,抱歉 谢谢一直不离不弃订阅的亲,o(n_n)o谢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