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鱼跃龙门
作者:暮兰舟 更新:2018-04-23

江西九江府。

产妇的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产床。

看着生下来没有呼吸的孙女,婆婆依旧镇定,她抠出刚刚出生的孙女口鼻里的脏污,嘴对嘴吹气,半盏茶后,女婴终于哭出声来,手脚用力的挥舞着。

产妇听到女儿的哭声,再也支撑不住了,身下血如泉涌,经历了二天三夜痛苦的生产,她虚弱的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何谈留下遗言呢。

产妇深知丈夫正当壮年,肯定会续弦的,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听了太多继母苛待继女的事件,她实放心不下。

婆婆似乎看出儿媳妇心中所想,她将啼哭的孙女交给稳婆抱过去擦洗,握着儿媳妇的手说:“放心,孙女养身边,将来定会给她寻一门好亲。”

三年婆媳,产妇深知婆婆品行为,想来女儿有婆婆教导着,终身有靠,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撒手去了。

因李鱼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李鱼从小到大就没有像其他女孩那样大张旗鼓的庆祝生日,从记事起,她的生日就是祖母去厨房亲手做两碗鸡丝面,一碗给李鱼,一碗放李鱼母亲的灵位前。

李鱼两岁那年,她有了继母。七岁那年,南昌藩王赵王叛乱,李鱼父亲平叛有功,得了皇上赏识,京城五军都督府谋得官职,要举家进京。

父亲京城安顿下来,派接家进京,出乎意外的是,祖母坚决不肯入京,说她只想待九江老宅,离了故土,恐怕这把老骨头就活不成了。

李鱼觉得很奇怪,祖母身体其实一直很好,早晚做五禽戏锻炼,去山间庙宇烧香拜佛时,别的老太太走了几步台阶就开始喘气,不得不雇了竹轿抬上去,而祖母可以牵着她的小手攀登似乎永远走不完的石阶,上玩香后祖孙两再慢慢走下来。

所以年幼的李鱼觉得,祖母这话只是托词,可能是她老家不喜欢住京城吧。喜欢谁,就亲近谁。比如继母不喜欢她,对她总是冷冷一瞥,即使抱着她,她也能感觉到继母的忍耐,继母喜欢弟弟妹妹,看着他们的时候,眼里都是带着光的。

继母苦劝无果,最后带着一双女儿进京和父亲团圆,李鱼留祖母身边。

继母一走,祖母立刻给自己和李鱼换上素服,雇了一艘客船,连夜往西驶去,李鱼不解,问要去那里,祖母说,她要去拜祭恩。

恩?李鱼不解,她幼小的心里,祖母坚韧、慈祥,就是庇护她的天,祖母这样的也是有恩招抚的吗?

客船犹如摇篮般长江上晃动前行,李鱼很快祖母怀里睡着了。到了下午,突然被一阵阵喧哗惊醒,船家惊叫道:“小心!有江匪出没!”

船上的仆从们吓得瑟瑟发抖,唯有祖母镇定的给李鱼穿上外衣,从包袱里掏出两把燧发枪来,摸了摸李鱼的头,说:“别怕,祖母会保护的。”

李鱼缩被子里,外面的刀剑枪声和喊杀声不绝于耳,也不知何时停歇,仆从们擦着冷汗说,赵王叛乱刚刚平息,有乱军落草为寇,打劫过路行,幸亏江上有两艘奔丧的大船经过,船上披甲的侍卫出手击退了江匪,还有仆从惊叹祖母厉害,处变不惊,手里两柄燧发枪几乎是弹无虚发,那些蝗虫般的江匪无法靠近客船。

江上,祖母站船头向大船致谢,大船有个妇定定的看着祖母,哑然失声道:“添——添衣妹妹?”

祖母身形一颤,仰首看去,那虽说已经两鬓斑白,皱纹丛生,但昔日轮廓尚,没想到这时遇到故,祖母惊道:“是添饭姐姐么?”

他乡遇故知,为了安全起见,添衣带着李鱼登上大船和故同行,李鱼惊魂未定,添衣就带着她和故续旧。

原来顺平公一家迁往西南,留下次子许子凤京城,添饭一家子继续京城照顾子凤,后来许子凤承袭了永定伯爵位,成家立业,添饭一家成了伯府的世仆,赵王叛乱,永定伯惊闻父亲顺平公解南京之围时重伤,回昆明见家最后一面后身亡,特向皇上请旨赴昆明奔丧。

说到这里,添饭哭道:“国公爷为国捐躯,们伯爷京城心急如焚,偏偏有从中作梗,足足等了一个多月,宫里才下旨同意伯爷去昆明奔丧,可怜伯爷一片孝心,却连出殡的日子都赶不上了,只能坟头拜祭。”

又指着后面一艘大船说道:“那是大姑太太的船,听伯爷说,这次们能去昆明奔丧,还多亏了

大姑太太去宫里求皇后娘娘。”

大姑太太就是以前的大小姐星河,当年的小姑娘如今也能独当一面了,添衣也流泪道:“听说国公爷去世的消息,心里着实难受,夫和国公爷夫妻情深,这会子还不知怎么伤心。昔日主仆一场,当年夫为了帮避开威武伯太夫,造户籍文书,置办嫁妆,远嫁江西,才过了这些年安生日子,惊闻噩耗,心想无论无何,也要去拜拜国公爷,瞧瞧夫怎么样了。”

添饭看着添衣身边神色依旧惶恐不安的小女孩,叹道:“威武伯太夫早就去世了,为何一直江西,一个拉扯孙女,没跟着儿子去京城安享晚年?”

添衣叹道:“虽不忌惮太夫,但是威武伯倒向庄妃娘娘,和国公爷阵营不合,万一将来——唉,还不如就江西,和威武伯彻底断了来往。”

一语成谶,八年后,庄妃所生三皇子和大公主逼宫失败,威武伯也参与其中,被灭了满门,李鱼的父亲明面上是威武伯的,暗地里却是皇上的内线,再次立功,封了忠勇伯,成为京城新贵。

添衣终于带着李鱼进京,一家团圆。

次年,泰正帝驾崩,太子顺利继位,年号顺昌,太子妃张氏为后,母亲颜如玉为皇太后。

李鱼十五岁及笄那年,添衣做主给她定下亲事,是武昌府的武将世家,添衣详细讲解了未来婆家的家族谱系,最后说道:“婆婆是顺平公府的二姑太太,性子和她母亲国公府太夫相似,都是豁达开朗之,很好相处,嫁过去后行事说话不要弯弯绕绕。”

又叮嘱道:“婆婆闺名叫做许子鲲,记得说话时主意避开她的名讳。”

李鱼惊讶道:“子鲲?这——?”

婆婆是堂堂国公府嫡女,怎么闺名却如此——咳咳,有个性。

添衣笑道:“当年老国公爷给子女取名,除了庶出的大姑太太,都是传说中的神物,比如国公爷叫做子龙,京城永定伯叫做子凤,三爷四爷是以麒麟为名,婆婆的名字出自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添衣顿了顿,又笑道:“的闺名恰好叫做李鱼,真真是注定的一家子呢。”

李鱼小脸一红,扯开话题道:“婆婆还有个弟弟,莫非叫做子鹏?”

后化为鸟,其名为鹏。

添衣点头道:“正是。”

李鱼十七岁那年,乘船远嫁武昌。

那时武昌就藩的亲王是七皇子楚王,这位楚王是淑妃姚氏所生,年仅十三岁就匆匆行了冠礼,远离京城来到藩地武昌,李鱼觉得奇怪,因为京城几位皇子的年岁比楚王大的多,如何楚王那么早就藩,而哥哥们却京城呢?

可能是皇上不喜欢楚王和淑妃,所以早早打发了?可是京城时,听闻顺昌帝对淑妃虽谈不上多么宠爱,但也不算冷谈,当年太子东宫的旧都早早枯萎了,只有这位淑妃时不时伴顺昌帝身边。

顺昌九年,皇上驾崩,皇长子继位,年号启德,楚王赴京奔丧,将封了太妃的姚氏接到了武昌。

启德皇帝宠信小,被挑唆的和舅家英国公府渐渐离心,一时间朝纲混乱,佞臣当道,党同伐异,有盯上了世镇西南的顺平公府,正欲罗织罪名动手时,启德皇帝吃了过量“红丸”,死女身上,做了花下鬼,死前并没留下子嗣。

三个亲王为了争皇位明刀暗箭,京城腥风血雨,传国玉玺消失不见,国无君主。

慈宁宫,太皇太后颜氏挣扎着白绢上写下谕旨,递给泰宁侯夫星河,附耳说道:“国玺就藏⋯⋯”

星河将白绢缝衣带内,悄然出宫。

武昌府,李鱼看着安然含饴弄孙的婆婆,心下佩服不已,丈夫和公公连夜秘密护送楚王入京,生死未卜,婆婆平静依旧。

媳妇年轻,还缺乏历练啊,许子鲲擦去孙子脸颊上的糖霜,心中暗道:们武将之家,向来是富贵险中求,大姐星河秘密送来太皇太后的懿旨,意放手一搏,否则无论京城三个皇子谁继位,国公府地位都岌岌可危。楚王看似远离京城政治漩涡,但不是没有胜算的,如今西南的娘家顺平公府、世镇南京的魏国公府、复兴的大姐婆家泰宁侯府、李鱼的娘家忠勇伯府、甚至先帝的舅家英国公府都被说动支持楚王,争取从龙之功,楚王登基,有这几个巨头的支持,不愁坐不稳天下

楚王最终登基,封生母姚太妃为太后。不过最高兴的还是依靠从龙之功恢复了祖上侯爵的永定侯许子凤,老了依旧帅的一塌糊涂的子凤带着一大家子去了昆明拜祭父母,他跪睡莲和许三郎合葬的坟墓前,喃喃道:“娘,终于自由了。”

作者有话要说:交代完后辈的故事,番外完结了。

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其实栽树只是开始,后辈过的如何,三分靠前辈,三分靠自己努力,剩下四分看天意和运气。

这个世界从来不是王子和公主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其实故事的结局早就想好,只是舟一直找不到一个切入点,讲完几十年这些大家族的变化还有政局。今天突然有了灵感,通过添衣的后代李鱼视角讲述后辈们的故事。一口气写完,感觉很爽,又找到了码字的状态。

舟自从上个月那次小手术后,身体和精神都不太好,玻璃心碎了一地,有时候甚至想封笔再也不码字了,这些天慢慢琢磨新文的大纲和人物设定,又找回了码字的热情,果然是坚持下去才能找到道路。

舟要写大纲、找资料,存稿十万左右开新文。五月份和大家见面。希望各位收藏一下舟的专栏,

新文预告:穿越成朱门大户的闺秀,她有狼一样的对手,还有猪一样的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