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作者:任与自然 更新:2018-04-20

婚礼如期举行,姜小瑜也在第三年,生了一女,名叫杨小瑜。

对于这个名字,杨家和姜家父母双方,都很赞同,并且各有自己的见解。

杨爸爸说了:通俗易懂,得来又不费工夫。

姜爸爸说了:这就是杨姜两家的结晶啊,好极好极~

姜小瑜黯然伤神,听着别人小瑜小瑜地叫着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她总觉得撞名了……况且她从小就觉得自己的名字太简单太粗暴,如今没能做的了主,给自己的女儿起个高端大气点的名字,她这个当妈的想来也是挺悲剧的。

不过,名字什么的,小小鱼可不管那些,此时她刚学会说话。

姜小瑜摸着小小鱼的脑袋,特别欣慰,想想那时候怀胎十月,遭了多少罪,如今生出来一个鲜活的生命,那种感觉既神奇又幸福。她觉得当年王姐漏说了一点,生小孩是痛苦,可是当孩子出世时幸福是大于一切的。每每想起这些,姜小瑜就热泪盈眶,她把小小鱼抱在怀里,小小鱼软软的小身|子像一块棉花糖一样。她的眼睛大大的,水灵灵地望着姜小瑜,一只小手伸过来,握住姜小瑜一根手指,那肉肉的触感,简直要将姜小瑜的心融化了。姜小瑜面带一脸慈母笑意,温柔地对着小小鱼说:“宝宝,叫妈妈~”

小小鱼咂巴了一下小嘴巴,然后说:“爸~爸~”

“……”姜小瑜脸上的慈母笑意微僵,又来了一次:“叫妈妈!妈妈~”

“爸~爸~”

姜小瑜不死心,把小小鱼举到面前,一字一句对她说着:“妈!妈!”

“爸~爸~”

姜小瑜忽然想哭,家里人都向着杨明初也就算了,就连女儿也更偏爱他了么。姜小瑜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妈妈二字,结果收到的都是小小鱼不同声调的“爸~爸~”

“到底是谁生了你啊,小没良心的你和他那么亲干嘛!!叫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小小鱼似乎是被姜小瑜抓狂的样子逗笑了,两只小手揪着姜小瑜因着急而扭曲了的脸,眼睛弯的像两个小月牙一般,咯咯笑了两声,然后说:“爸~爸~”

“……”

闺女偏心眼了,这可不得了,刚学会叫人,喊的就是爸爸,姜小瑜心塞。趁着杨明初出去出差的时候,日日|夜夜和闺女在一起,寸步不离。

只为日|后杨明初回来的时候,能当着他的面,让小小鱼顺溜贴心地喊一句:“妈妈~”

所以她每天都要对着小小鱼至少喊几十遍的妈妈,最后她无力了,因为不管她怎么教,小小鱼嘴巴里吐出来的一定会是爸爸二字。气的姜小瑜在和杨明初煲电话粥时,率先挂了电话,然后一把将还在床上打滚的小小鱼捞了过来,束在怀里,捏着她小小的鼻子,说道:“快叫妈妈,不然就不让你老爸回家了!”

小小鱼自己在床上翻滚的十分开心,心情好了,人自然也开朗。她伸出两只小手,在姜小瑜的胳膊上啪|啪拍了好几下,乐的张开了小嘴巴,口水都流了出来。

姜小瑜看着宝宝这样,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她刚想拿毛巾过来为女儿擦掉口水,小小鱼忽然扭扭身|子,搂住姜小瑜的脖子,亲了她一脸的口水……

***

八个月的小小鱼开始蹒跚学步了,这天姜小瑜带着小小鱼来到了小区楼下,扶着她慢慢站起来,结果聪明机智的小小鱼属于无师自通型,

慢慢站起来,迈出第一步后,接下来走得特别顺,姜小瑜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忍不住拍起手来,一边护着小小鱼以防她摔倒,一边喊着:“宝宝真棒!!!”

越夸奖小小鱼就走得越顺溜,看的姜小瑜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

当天晚上她就给还在出差的杨明初打了电话,得意洋洋地说:“宝宝学会走路了,我教的哦,可聪明啦,一跤都没摔。”

杨明初的声音带着许些期待和欣慰,一直问着:“是么?走得好不好?等我明天回去看看!”

“明天提前回来啊?行!到时候我就带着宝宝下楼接你,我和宝宝现在特亲,到时候你回来她可能不理你哦哈哈哈!”

很快姜小瑜就知道她这句话说早了,第二天小小鱼中午吃了饭早早就睡着了,因为杨明初提前打了电话,大概下午三点到家。

所以姜小瑜两点半就把小小鱼喊醒了,结果被打扰了的小小鱼并没睡好,她不开心了,从醒来的那一刻就开始扯着脖子哭喊。

哭的姜小瑜一个头两个大,连忙抱起来连哄带逗,她是最怕孩子哭的,一是听上去心烦,二是她没什么办法能让孩子不哭。

照小小鱼现在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情况来看,别说下地愉快地走路了,什么时候不哭还是个问题。

姜小瑜捏了捏时间,算准杨明初大概是要到楼下了,便抱着还在哭嚎的小小鱼下了楼。

下午三点,阳光并不是很大,不过也有许些撒在大地上,镀上了一层光晕。

奇怪的是,小小鱼晒了太阳,当时就止住了大嚎,姜小瑜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她为她擦擦眼泪和鼻涕,看女儿哭的小脸通红,心里还是揪揪着,不由得感叹孩子啊,是有那么点不好养的……

小小鱼不哭了,姜小瑜把她放在地上,对她温柔地嘱咐道:“一会爸爸回来了,走给他看啊~重要的是,你要当着他的面,喊妈妈!乖!”说完,还在小小鱼脸上亲了一口。

这句话刚嘱咐完,就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老婆,宝宝。”

那是杨明初的声音,姜小瑜想到出差了一个星期的相公回来了,心里也有点小开心,她扭头回去看,冲着阳光下的杨明初摆摆手,笑道:“你回来了。”

谁曾想,身边这只,比姜小瑜还高兴!

只见小小鱼拍着双手,扭着小脚丫朝杨明初跑了几步,然后在原地又蹦又跳,咯咯笑了几声,奶声奶气地喊了两个字:“爸爸~”

“哎!”杨明初眼里溢出来的都是温柔,他快走几步,把小小鱼直接抱在怀里,小小鱼也抱住杨明初,爸爸,爸爸喊个不停。

喊的杨明初心里暖暖的,喊的姜小瑜心里怨怨的,宝宝她真的偏心眼!

不过,看着杨明初举着小小鱼在原地转了两圈,听着他的笑声和女儿的笑声混杂在一起,姜小瑜也抿着嘴巴,发自内心地跟着父女俩笑了。

***

闺女偏心的毛病终于在她四岁的时候被纠正了,在姜小瑜不辞辛苦的教育之下,小小鱼已经可以联合老妈一起欺负老爸了。

午后,阳光正好。

难得休息的杨明初和老婆女儿平躺在大床上晒太阳,一切都安静而美好。噢可能并不安静,因为小小鱼正躺在在爸妈中间抱着一袋虾条吃的正开心。

姜小瑜听到那咔嚓咔嚓的声音有些拒绝不了诱惑,伸出手在女儿的虾条里抓了抓,抓出几根虾条跟着一起咔嚓咔嚓。

杨明初本来在闭目养神,一下子就被姜小瑜和小小鱼嚼虾条的声音打扰了。他皱了皱好看的眉毛,思索了一会,然后也伸出了手,在小小鱼那里抓了虾条出来吃。

这下小小鱼不高兴了,看着爸爸妈妈一人抓一把,照这样下去,一大包虾条很快就要没啦。她嘟着小嘴,哼唧了一声。

慈母姜小瑜察觉到了,嘿嘿一笑,贴在小小鱼耳边嘀咕了几句话,小小鱼一下子就笑了。

只见她拿起一根虾条,放在嘴里舔了好几遍,直到没有什么味道了,才递给正要抓虾条吃的杨明初,附上一句:“爸爸吃这个。”

杨明初心上一暖,孩子这么懂事,真的没白疼她。

虾条放在嘴巴里。

…………湿湿的软软的,这还是虾条么?

……为什么没有味道??

杨明初睁开双眼,扭头一看,姜小瑜和小小鱼早就笑成一团,母女俩全都捂着嘴巴哈哈哈笑着,样子是一模一样的。

杨明初头又开始疼了,又气又觉得好笑,他盯了母女俩半晌,才说了句:“好啊你俩!”

小小鱼担惊受怕状,小身板利索地从床上坐起来,指着姜小瑜说:“是老妈教我的。”

姜小瑜泪目,论被女儿出卖的辛酸史。

杨明初会意,从钱包里拿出二十块钱递给小小鱼:“去楼上找你的哥哥,你俩到楼下抽奖去吧。”

“好啊!爸爸你真好!”小小鱼很开心,抱着杨明初的脸狠狠亲了一口,然后拿着钱开开心心出了门。

姜小瑜颇为担心地推了推杨明初,问:“茗悦他们要是不在家呢?小小鱼她哥能在么?”

“我问过了,都在家,放心吧。”

“不教孩子好的,抽什么奖,哎你干嘛?”姜小瑜还没抱怨完,杨明初直接起身压了上去,他在她唇畔惩罚似的轻咬了一下:“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教她做坏事!”

杨明初嘴上说着,手也不老实地解开了姜小瑜的睡衣。

姜小瑜挣扎:“现在是白天!不行一会孩子就该回来了!”

“没关系,没有一两个小时她回不来。”杨明初笃定,有些等不及地扯掉她的衣服。

“一两个小时?”姜小瑜笑着看他,眼神里带的那一抹怀疑不言而喻。

“那就试试吧。”

最终姜小瑜眼里的那一抹怀疑全部变成了后悔的泪水,她早该知道,对于杨明初的毅力,绝不该怀疑和小觑……

***

姜小瑜用她的经验教了小小鱼如何机敏地帮助她一起惩治坏蛋老爸杨明初。

可当小小鱼五岁的时候,姜小瑜才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春夏换季,姜小瑜得了重感冒,这几天上吐下泻,挂了好几天的水,病情也不见好转。

因为怕传染给小小鱼,所以实行了隔离制度。晚上杨明初哄小小鱼睡觉,姜小瑜睡卧室,好爸爸睡沙发。

杨明初恰好这阵子工作不忙,休了月假,所以对姜小瑜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但他发现无论怎么照顾,姜小瑜的病就是不好,怎么都不好!依旧频繁跑厕所,三天一大吐,两天一小呕。

这天杨明初终于发现了病不见好的原因。

他把姜小瑜摆了一床头的薯片全部没收了,然后附带了一句:“成天吃这些垃圾食品,难怪一直上吐下泻!”

一看家当被没收了姜小瑜当时就不淡定了,躺在床上就学起了小小鱼:“还我啊,我生病和那些东西没关系!你别拿走啊,杨明初!!!”

杨明初直接无视她,把薯片随便塞给小小鱼一袋,告诉她:“少吃,一周可以吃一袋。”小小鱼连连点头,接过薯片。

“还有。”杨明初抱着薯片,又回头对小小鱼说了一句:“盯住你妈妈,别让她乱吃东西,这周你可以多吃一袋。”

“好的!我知道了爸爸!我会看住妈妈的!”

听到这段对话的姜小瑜,正倚在门口,抹了一把辛酸泪。

她以为小小鱼是和自己一伙的,那就错了!

当天下午,小小鱼就抱着薯片在姜小瑜床头咔嚓咔嚓吃个没完,听的姜小瑜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生病了的她什么都吃不下去,就对这些小食品情有独钟,所以她和小小鱼妥协道:“宝宝,分我一点,改天我给你买更多,好不好。”

不料小小鱼抱着薯片直接跑出了卧室,没一会,杨明初就进来了,对着姜小瑜指责道:“又想骗孩子给你吃!病没好不准吃!想都别想了!”说完杨明初又把姜小瑜的钱包没收了。

姜小瑜泪,这都是什么情况啊(t▽t)……

第二天,因为没让老妈的诡计得逞的姜小瑜成功被赏了薯片一包,她又来到姜小瑜的床边开始咔嚓咔嚓,姜小瑜满脑子想的都是薯片的声音,她怒:“上你爸那玩去,别在这晃!”

“可是。”咔嚓咔嚓……

“爸爸说了!”咔嚓咔嚓……

“要我看着你。”咔嚓咔嚓……

姜小瑜瞪了小小鱼一眼,暗骂了一句小没良心的。然后假装闭目养神,对她说了一句:“好好好我不吃了,你快出去吧,妈妈要睡觉了。”

小小鱼起初还不肯走,后来见姜小瑜确实是要睡觉了,才抱着薯片离开了房间。

结果房门刚关上的那一瞬间,姜小瑜就从被窝里掏出一袋巧克力棒,这就是她最后的家当了,瞒得那么辛苦,终于藏了这么一袋吃的。

她裂开了嘴巴,嘴里的药味苦苦的,姜小瑜迫不及待地撕开小食品袋,结果机敏的小小鱼猛地推开了门,对着身边的杨明初喊道:“你看,爸爸!妈妈果然偷吃东西了。这都是妈妈教我的,假装睡觉一定是有目的!”

杨明初一步上前,把刚撕开的,还未来得及塞进嘴里的巧克力棒抢了过来,然后摸摸小小鱼的头,夸奖道:“做得好,宝宝真聪明。”

呸……

什么叫过河拆桥,女儿啊,你真虐你老妈……姜小瑜心里已经泪流成河,看着最后一点东西也被拿走了,当时就不干了,踢着被子狂嚎:“杨明初我不玩了,我要吃!吐死我好了,你拿来你拿来,我不管啊啊啊啊啊!!”

她踢被子撒娇的模样和当年岁数还小的小小鱼真是有的一拼,那样让人不忍拒绝,可惜杨明初还是拒绝了,无视她的无理取闹,直接关上了房间门。

姜小瑜哭了,是真哭。

嘴巴里的苦味越来越浓,生病的人很玻璃心,又爱多想又脆弱。躺在床上的姜小瑜一想,心里就是一阵委屈,她把被子盖在脑袋上,鼻子酸酸的,居然真的挤出几滴眼泪来。

“死了算了,什么都不让吃,天天米粥鸡蛋,烦死我了!”她抱怨着,又擦了擦眼泪,继续道:“反正那小家伙也和他一伙的,还要我干嘛?我就是多余的!病死我算了!”

姜小瑜越念叨越伤心,泪水就不断了,这场病生了小半个月,她心里已经够脆了,偏偏老公还和女儿一起来捏她,于是玻璃心也是说碎就碎的。

她躲在被子里不知道哭了多久,后来哭着哭着居然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屋子外传来的香气把她弄醒了,她皱着鼻子使劲嗅了嗅,貌似是土豆排骨汤……

她在被子里挣扎了一下,本想狠下心干脆不出去吃饭,不过,她实在挣扎不过美味,最终就很没骨气地爬了起来。

推开房门,香味更加浓郁了。

姜小瑜一屁股坐在了饭桌前,忙里忙外的杨明初端上了最后一道菜,对姜小瑜说:“你醒了?”

姜小瑜把头一扭,还在因为那一袋吃的耿耿于怀:“哼,小小鱼呢?”

“出去和幼儿园小朋友画画了。”杨明初回答她,然后坐在她对面,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多大个人了,还哭!”

“还不是因为你们父女俩合起伙来欺负人?”

“那是因为你不能吃,刚刚你睡着给你量了体温,已经不烧了,如果明早还是这个体温,那些东西就还你,你可以吃了。”

姜小瑜还是扭头哼:“不吃了。”她是个有节操的人,凌寒独自开,说不吃就不吃。

“好了别生气了,怎么像个小孩一样,不让你吃都是为了你好。”杨明初安慰道。

见姜小瑜还是不接招,只得起身走到她身边,俯身在她唇畔轻啄了一下,问道:“不生气了吧?”

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姜小瑜此时此刻还是脸红了,大概是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为太小孩子气了一些,她没作声,也没抬头看杨明初。

杨明初低声笑着,抬起姜小瑜的下巴凑上去就是一个绵长悱恻的吻。

姜小瑜推他:“我感冒呢,别把你传染了,到时候谁哄她睡觉。”

杨明初轻声说:“你的病好了,我们俩就可以……”

话还没说完,门被小小鱼咣当一声推开,小小鱼喊了一句:“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气氛凝固了一瞬,姜小瑜耳根子通红,生怕被女儿看出来点什么,她把杨明初推远了些,当作没什么事发生过一样,对小小鱼说了句:“你回来了,吃饭!”

小小鱼并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小电灯泡,蹦蹦哒哒地从书包里拿出一幅画,对姜小瑜说道:“妈妈这是我画了一下午的,送给你,当礼物。”

姜小瑜惊喜地呦了一声,小丫头终于知道来孝敬老娘了。当年小瑜妈就希望姜小瑜多画画,有点文艺细胞,结果被她的糙汉子气质给毁了,如今小小鱼继承了大人们的愿望,这真是可歌可泣。她这个当妈的绝对要好好看看女儿的作品。

姜小瑜把画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这是一副蜡笔画,出自一个五岁的孩子之手,五颜六色的花丛中站着三个人,一男一女一小孩。一家三口手牵着手站在上面。

小人头上都标记着:爸爸,妈妈,我,等字样。

字歪歪扭扭的,虽然稚嫩,却能看出来每一笔都是用心来写。

姜小瑜指着画问小小鱼:“这画上是谁啊?”

“爸爸妈妈还有我,我们三个人永远在一起。”小小鱼解释道。

姜小瑜扑哧一声笑出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幅画看,似乎是在斟酌,又像是在酝酿,半晌,才吐出三个字:“真好看。”

这句赞赏,发自内心,这是小小鱼美好的希冀,也是姜小瑜最大的愿望和幸福,她把画翻过去,上面用粉色蜡笔写着,爸爸妈妈,我爱你~

画家:杨小瑜。

饭香涌进鼻子里,姜小瑜抿着嘴巴笑,女儿还在旁边叽叽呱呱讲今天画画发生的事情,姜小瑜听在耳朵里,并没说话。她的目光,始终集中在那幅画上。

不知怎么的,看着看着,姜小瑜的眼前被泪水糊住,一片朦胧。

许多人的一生说丰富,但也就是那样,再多的波折和经历,最后不过是求一个这样的生活,有爱人,有孩子,还有一个完整的家。一家三口坐在桌子前吃吃饭聊聊天,生活虽然平淡,但却温馨。

再多的忧虑和担心,再多的辛苦,只要一句简简单单的我爱你,都可以烟消云散。

其实幸福,大概就是这么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到这里基本截止啦~还有想看其他路人甲的番外么?应该木有了吧哈哈哈,感谢筒子们的不离不弃,不嫌我写的不好看(t▽t)接受了很多妹子的意见,总之下一本会努力~悄悄说一句,新文还在存稿中,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