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番外完
作者:咩星人 更新:2018-04-23

忐忑不安的梁意不时在客厅来回踱步着,坐在沙发上的梁母与梁父见状,不由得紧锁眉头,“阿意,你就不能坐下来好好等吗?”梁母抿着唇没好气地对她道。

梁意瞥了眼自己母亲,着急地回应道:“他们一天不回来,我就无法平静下来!”

“阿意,你干着急也不是办法,你这样走来走去的,把我跟你妈的心情都带坏了。”梁父走到她面前,安抚地拍拍她的肩膀。

梁意抬眸瞅了眼自家父亲,别过脸往外窗外恋恋不舍地看了看,窗外始终没有任何人的踪迹,她无奈地对梁父道:“我知道了。”说罢,她垂着头,缓缓地走向沙发。

才刚坐下沙发没多久,铁门顿时被人敲响,梁意面色一变,一个箭步冲到大门前,把门打开,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莫莫——”

然而门外的人并非是梁莫,而是居住在山上那间雅致小木屋的“薛厉”。

“薛厉”见到梁意喜悦的面庞在见到自己的瞬间垮了下来,连忙紧张地追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进来吧。薛先生。”梁意失落一笑,招呼他进屋。

薛厉为人不错,自从那次碰巧在山上被他收留了一夜后,莫莫就不时缠着她到山上去探望他。他对莫莫很好,几乎有求必应,甚至两人疯玩在一起时,站在不远处看着的梁意会有一种两人是父子的错觉,也会令她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或许已经堕入地狱的男人。

“你还没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呢?”“薛厉”不仅没有移动脚步,反而更加急切地追问起她来。

“薛先生,外面冷,进来再聊吧。”梁母缓步走到门前,微笑着对他道。

“薛厉”犹豫了一会,瞅了眼梁意,见梁意对他点点头,他才缓缓地迈进屋子里来。梁意上前两步把门关上,然后又走到厨房为他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

“薛先生,喝茶吧。”梁意柔和一笑,对他说。

他抬头没有端起茶几上冒着热气的杯子,反而快速地扫了眼房屋四周,“莫莫呢?”

“莫莫出门看病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梁父向他解释道。

“莫莫生病了?生什么病了?他不是不能到普通的医院去看病吗?你们带他到哪看病了?”“薛厉”眉头紧锁,语气急切,十分着急地追问。

“没事,那不是普通的医生,不会对莫莫造成什么样的危害。不过谢谢薛先生对我们家莫莫的关心。”梁意垂头一笑,客气地对他道谢。

一直沉默的梁母蓦然皱起眉头,压低音量对梁意道:“咱们到厨房聊一聊。”

梁意不解地看着自家母亲,却见梁母十分热情地转过头对“薛厉”道:“薛先生,我跟阿意到厨房给你做两道小菜热热身子,毕竟你可走了不少的山路才到咱家,一定冻坏了。”

“妈——”

“走!”梁母拉过梁意的手,直接扯着她走向厨房。“薛厉”见状,本想对她们说不必麻烦了,但是梁父却自信满满地对他说:“小薛啊,你会锄大地吗?”

“薛厉”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睛,摇摇头。

“哎,没关系,我教你。”梁父不知从哪掏出一副纸牌,熟练地派起牌来。他一边派一边心道:老子要好好观察一下这小子的牌品如何。真所谓牌品如人品,牌品不好,人品肯定不好。若是牌品好的话……

他就勉强考虑一下让他做咱家莫莫的爸爸!

厨房内

“阿意啊,莫莫这回要是把不能见阳光这毛病治好了,就得送他到山下的县城去读幼儿园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给他找个爸爸吗?”梁母沉着脸对她说。

梁意一怔,“我真没想过这问题。”

梁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就说你傻吧!等莫莫上了幼儿园要是让人知道自己没有爸爸这事,那些喜欢说三道四的八婆说不准还会在莫莫背后说什么肮脏话呢。再说了,咱家莫莫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被人欺负了也不懂得还手,到时候那可怎么办?!”

“那……那怎么办?”梁意呆呆地望着自己母亲。

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梁母狠狠地伸出食指戳了一下梁意的额头,“笨,给他找个爸爸呀!”

梁意闻言,脸色大变,望着自己母亲的目光仿若看着怪物似的,“你让我突然到哪找个爸爸给莫莫啊?我又不会法术,要不……咱让哥变一个出来?!”她小心翼翼地咨询自家母亲。

梁母压抑着怒气深呼吸一口气,半响,怒声斥道:“变你个死人头,外面不是有个现成的吗?长得也不错,对莫莫也好,最重要的是咱家莫莫也喜欢他。你不为自己考虑一下,也为莫莫考虑一下啊!”

梁意垂下头,沉默了半响,闷声道:“我知道了。”

见她已经有所觉悟,梁母的怒火一下子消退了下来,“帮我炒两个菜吧。看这时间,莫莫应该也快回来了。咱家饿谁都行,可不能饿莫莫。”

“知道了。”梁意无奈地拖长语音,回应道。

梁母停下动作不满地瞥了眼梁意,梁意连忙快手快脚地把篮子里的青菜拎到洗碗槽里准备清洗,免得被自家母亲继续削。

水龙头的自来水刷刷的地齐齐冲刷在青翠的叶子上,蓦然,客厅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交谈声,梁意偏过头对梁母道:“妈,哥是不是回来了”

梁母闻言,立即走出厨房,半响,梁母对厨房中的梁意扬声高呼道:“阿意,莫莫回来了。”

梁意立即甩开手中的青菜,从厨房冲了出来,见到自家哥哥怀中的莫莫,一个箭步走上前,准备好好安抚梁莫一番之际,却被梁斌单手隔开,食指放在唇畔上示意她不要大声说话。

“怎么了”她压下音量低声问道。

梁斌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抱着梁莫接着往楼上走去,梁意与身旁的薛厉意欲跟上,却被梁思阻止。梁意眉头一皱,问道:“为什么我不能跟上”

“莫莫在施法过程中体力消耗殆尽了,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所以你们还是暂时不要打扰他,让他先睡一觉再说吧。”梁思向众人解释道。

梁意听完梁思的解释后,一直悬挂在半空的心脏这才正式回笼,“莫莫的法术还算成功不”

梁思重重地点点头,梁意与一众人等终于放心下来,她抬眸正打算对薛厉说话时,发现薛厉的眼眸还紧紧盯着空荡荡的楼梯,眸中的忧虑始终没有褪去。

“薛先生,莫莫没事,你不用这么担心。”梁意好心安慰道。

薛厉微微点点头,半响,他向众人告辞道:“我忽然想起还有别的事要做,就先走一步了。”话音刚落他已经大步离开了梁宅。

“老梁,阿薛牌品怎么样”梁母忽然对梁父问道。

梁父瞟了眼茶几上零零散散的纸牌,一本正经地沉吟道:“牌品比较的差。”

“差”梁母有点不相信他的话。

“他作弊了。我问他,会锄大地不他说,他不会。可是我一边教一边打,最后他居然一把也没有输。你说,这不是作弊是什么!我觉得咱们对他人品还得好好观察一下。”梁父坐在沙发上,一边叹息一边摇头。

梁母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半响,才淡声道:“你锄大地,好像从来都没有赢过吧。”

梁父面色一僵。

……

时间又过了半个月左右,梁莫终于渐渐适应了阳光,而幼儿园的手续在梁斌一些朋友的帮助下终于完成了。

这天,梁意早早起了床,给睡眼惺忪的梁莫收拾得妥妥当当后才带着他准备往山下走去,可是她门刚打开,发现“薛厉”已经站在门口前,等了颇久的模样。

“薛先生……”梁意怔怔地望着眼前的清秀男人好半响,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今天莫莫不是上幼儿园吗,我担心山路难行,所以就特意过来了。”他对着梁意微微一笑,如初春的微风,令人心情舒畅。

一股暖流在梁意胸臆间肆意流窜开来,她对着他柔和一笑:“谢谢你,薛先生。”

“爸爸!”梁莫从客厅内听到声响立即冲了出来,对着“薛厉”兴高采烈地叫唤道。

“薛厉”走上前,拉过梁莫的小手,对梁意道:“咱们走吧,再过一会儿我担心莫莫会迟到。”

梁意重重地点点头,此时,梁莫抬起另一只手递给梁意,梁意对着他甜甜一笑,拉过他的小手,三人并肩向着山下走去。

凛冽的寒风吹过,四周被冰雪覆盖的植被在冉冉升起的阳光下,渐渐褪去了雪白的银衣,露出嫩绿的小芽……

半个月后

这天,梁意由于感冒无法下山前去迎接梁莫回家,“薛厉”于是自告奋勇提议让他独自一人下山接人,由于家中无人,梁意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无奈答应了他的提议。

“薛厉”下山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她刚躺下床准备好好休息一番之际,电话蓦然响了起来,她连忙接过电话,电话里头的人对她说几句话后,她顿时慌了,迅速掀开身上厚重的被子从衣柜里掏出一件大衣穿上,急急忙忙地往山下走去。

走了大半个小时,她终于来到目的地——警局。

她慌乱地走进了警局里头,对着里头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妇女询问道:“请问,薛厉在哪”

中年女人头也不抬,指了指右侧的方向,梁意道了谢后疾步走了过去,只见不远处一脸刮痕与淤青的“薛厉”赫然出现她眼帘。

“发生什么事了”梁意追问道。

“妈妈。”站在“薛厉”身侧,同样是满脸刮痕的梁莫低声唤了梁意一句。

梁意见状,立即蹲□子,抚上梁莫白嫩的小脸上,心疼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莫莫。”

“没啥事,就是小孩子与小孩子打架,大人跟大人打架而已。”坐在椅子上的警察先生好整以暇地对着梁意道。

警察先生此话一出,梁意怔了,“警察先生,到底是怎么了”

“梁小朋友在幼儿园被其他孩子闲言闲语说他没爸爸,于是不甘”受辱”的梁小朋友就跟孩子们打了起来,这事让放学接孩子回家的薛先生知道了,于是就带着孩子跟对方的家长理论,后来一言不合之下,双方就开战了。至于战局嘛,如梁小姐所见。”警察先生打趣地解释了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

梁意闻言,良久没有回过神来,直至“薛厉”垂着头向她道歉,她才缓过神来,“警察先生,这事已经处理好了吗”她细声问道。

警察先生点点头,“双方已经协调完毕了,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谢谢。”梁意拉着梁莫,对“薛厉”道:“咱们走吧!”

“薛厉”沉默地站了起来,跟在梁意身后,久久也没有说话,直至两人缓缓地走在半山坡上时,梁意这才出言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默,“薛先生,为什么要打架”

“薛厉”身子一窒,闷声道:“他们说莫莫是爸爸不要的孩子。”他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嫉恨。

梁意停下脚步,“薛先生,你喜欢莫莫吗”

“当然。”他重重地点点头。

“那,咱们试一试吧。”梁意对着他微微一笑。

“薛厉”一怔,不可置信地望着背对着自己的梁意。

“你不愿意”梁意拉着莫莫转过身子,半垂着眼帘,幽幽地问。

狂喜袭上他的心头,他激动地走上前,拉过梁意的手,抖着声音问,“你是说真的吗”

梁意失笑,然后点点头。

“薛厉”激动得手足无措起来,梁意失笑,随后拉过他颤抖的指尖,柔声对他道:“咱们回家吧。”

他垂下头,凝视着相互交缠在一起的指尖,许久,沙哑地回应:“嗯,回家……”

兜兜转转,他们终于……

成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呼,终于完结了。话说,抽风的*又把我这纯洁的章节给锁了,吾深感悲剧啊,为何这样的渣渣肉也要被严打,你让俺咋改啊?悲痛欲绝!

关于这文男主会不会跟女主坦白?这情节你们就甭想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女主好不容易被骗到手了,他怎么可能会揭自己老底去换一个万一呢,当然是骗一辈子咯。

还有,俺含泪望着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们,为何不包养我的新坑呢?难道俺写得那么不合你们胃口吗?

新坑明天开始就要日更哦。大家一起组队来嫖一嫖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