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千千结 11
作者:兔兔红颜绕 更新:2018-04-23

在木木回来的第二日,秦沐雨便将郭晓亮母子带回了自己的别墅。

这也就代表,他和郭晓亮之间的协议真正开始了。

初来到别墅时,郭晓亮她还需要自己收拾房间,没有想到的是,秦沐雨早在她们来之间,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细到连卫生棉都准备好了。

“妈咪,他……真的是我爹地吗?”木木扯了扯郭晓亮的大拇指。

郭晓亮蹲下^身,轻轻^握住木木的小手,“对啊,以后我们就要和爹地在一起住了。木木你会不会很开心?”

木木看了郭晓亮良久,才缓缓开口,“妈咪没有骗我?”

“嗯?”郭晓亮有短瞬的错愕。

“木木,你在和妈咪讲什么?”正在这时,秦沐雨走了过来,来到他们身边,很自然的将木木抱了起来,便顺手将郭晓亮拉了起来。

木木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沐雨,向微敛下眉,“为什么爹地到现在才来接我和妈咪回来?”

小孩子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却让两个人的心同时震了震。

“木木…,…”郭晓亮欲言又止。

“因为爹地之前和妈咪发生了小矛盾,你^妈咪为了惩罚我,便偷偷的将你带走了。木木,爹地很想你。”说着,秦沐雨将自己的额头与木木的额头紧紧的贴上。

木木黑亮的眸子紧紧盯着秦沐雨,他虽然只有五岁,但什么都知道的,休想骗他。

“木木,有没有想爹地?”秦沐雨的唇边扬起笑意。

郭晓亮看着他们父子在一起的模样,心下虽然酸涩,但是能看到秦沐雨一副慈父的样子,她便又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不想,以前没有见过,所以不会想。”木木一张小^脸上,仍旧是难看也笑模样。

“木木,不可以和爹地这样讲话。”郭晓亮走上前,捏了捏木木的脸蛋,“以前都是妈咪的错,妈咪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和爹地离开了,好不好?”她轻轻抿起唇,眼中泪光闪烁。

木木看了看郭晓亮,又看着秦沐雨,“如果妈咪没有骗我,那爹地是不是可以吻妈咪?”

啥米!

郭晓亮一怔,这个臭小子,在乱讲什么。

秦沐雨闻言迅速的吻在了郭晓亮的唇角,郭晓亮瞬时瞪大了眼睛。温热的感觉,转瞬即逝。

“好了。木木这下应该相信爹地的话了吧。”秦沐雨说罢,便又在木木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嗯嗯,相信。”木木随即笑弯了眉眼,“爹地,我以后也有爹地了,好棒诶!”木木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兴奋。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即使他的比同龄的小朋友成熟一些,可以对秦沐雨表现出一副酷酷的样子,但是一下子有了一个爹地,想着以后自己也是有爹地妈咪的人,顿时便高兴了起来。

“于妈。”

“秦先生。”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妇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毕恭毕敬的站在秦沐雨面前。

“以后,夫人与小少爷就住在这里了。你现在先带小少爷去洗个澡,一会儿吃饭。”秦沐雨又在木木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这才放下他。

于妈听到他的话,显然有些愣神了。她定定的看了看木木,又看了看安静站在一旁的郭晓亮。眼中写满了疑惑。

“于妈,你好。”郭晓亮对她微微一笑。

“夫人好,夫人好。”于妈见郭晓亮如此客气,不由得慌乱了几分。

“于奶奶好。”木木也学着郭晓亮的模样,甜甜的叫着人。

于妈这一听,一对眼睛都笑弯了。

“先生,小少爷长得好可爱。”于妈走上前,抱起木木,“于奶奶带你去洗澡,好吗?”

木木伸出小胳膊环住于妈的脖子,小脑袋在她的头上轻轻碰了下,“好。”

于妈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先生,夫人,我先带小少爷去洗澡。”

“嗯。”秦沐雨应了声。

待于妈走后,郭晓亮仍旧站在原地,似是因为房子太大,她反而有些受拘束。

“我……”她正欲开口,秦沐雨的话却抢了先,“我带你去楼上看看。”

“哦,好。”郭晓亮也没有在执着什么,既然已经来到他的家,她如果再迟疑什么,也不过就是矫情了,“谢谢。”

刚走了两步,秦沐雨顿住脚步,郭晓亮也随即停下来,抬起头看向他。

深沉的眼眸,不知道里面藏了什么感情,秦沐雨看着郭晓亮,面上却没有过多的表情。

“怎么了?”郭晓亮见他如此,便先开了口。

“郭晓亮,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说着,他没等郭晓亮再说什么,转身便走。

郭晓亮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这里的女主人?她没有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

“这是木木的房间。”秦沐雨推开门,郭晓雨一进门便看到了,贴满墙的各色汽车贴纸。

“你怎么知道木木喜欢这些?”郭晓亮的语气中充满了惊喜,她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高兴的表情。

卧室如此之大,超过了她的想像。她本应没有什么惊讶的,因为她以前也是过的这样的生活。也许是苦日子过惯了,再次来到这种富人居住的地方,让她心中微几天有些不适。

“感觉还可以吗?”秦沐雨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的身后,轻声问道。

“嗯?”郭晓亮转身,“喔……”

她没有料到他靠的自己这样近,只是转身,便让她的头撞进了他的胸膛。

郭晓亮微几天咬着唇,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抬起手扶着自己的额头。

“怎么这么笨?”秦沐雨敛下脸上的表情,语气中满是教训的味道。

“我……你撞得我很疼。”这个男人,要不要太过分,明明现在她的脑袋很痛。

郭晓亮嘟着唇,红了眼睛,真是撞疼了。

五年之后再见,她居然还会有这么小女人的模样。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郭晓亮也会撒娇。

“谁让你那么笨?”秦沐雨依然沉着脸,只是心中早就产生了兴趣。

“你……”郭晓亮心中气愤的紧,见他仍旧到自己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心下更是郁闷了。她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越过他,便向门外走。

“郭晓亮,你去哪里?”

胳膊上突然一紧,郭晓亮脚下没站稳一下子栽进了秦沐雨的怀里。

“原来你是欲擒故纵。”秦沐雨单手紧紧按着她的腰身,一只手捏起她的下巴让她与自己直视。

当郭晓亮看到他挑唇冲自己笑时,她突然有种掉进狼窝的感觉。

“我没……”

“好吧,你的计谋成功了。”秦沐雨抿起唇角,低下头,便噙^住了她的唇^瓣。

郭晓亮蓦地瞪大了眼睛,“呜呜……”

他居然对自己这样,如果一会儿被木木看到怎么办?郭晓亮心中急得厉害,她用力的挣扎着,可是对于秦沐雨来说,他想困着她,简直易于反掌。

“呜呜……”她一不小心,便让他趁虚而入,紧紧含^住了自己的舌尖。

她蹙起月眉,他是要做什么,简直就是要把自己吞进他的口中。

唇上传来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秦沐雨表现的过于热烈,顿时让郭晓亮有些难以招架。

她挣扎着空出一只手,心下使了狠劲,一下子捏在了他的腰间。

“嗯!”秦沐雨低沉应了一声,随即松开了她。

而郭晓亮则趁机推开了他。

她这样的动作显然让他有些不高兴了。

秦沐雨沉下脸,她的胆子倒是愈发的大了,居然敢拧他,还用那么大的力气。

“过来!”

郭晓亮一愣,她有些无辜的看着他。她不要过去,肯定不能过去,天知道,接下来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郭晓亮,过来!”秦沐雨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郭晓亮偷偷咽了咽口气,甭想吓唬她,她做人是有原则的……

可是心里是那样想的,她的脚已经不自觉的向他走过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先欺负我的。”她没那个胆子再看他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所以只好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

“郭晓亮!”

“嗯?”

砰!

她一抬头,正好用脑袋撞到了他的下巴。

只听秦沐雨闷^哼一声,一把按住她的脑袋,“笨得不可救药。”说完,他便气呼呼的走出了卧室,“跟过来。”

郭晓亮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轻声嘟囔了声,“撞到下巴居然也会生气。”

“这是我的房间。”这时,秦沐雨带郭晓亮来到了同楼层的另一间屋子里。

郭晓亮打量着屋内的装饰,全部都是黑色系,倒是很符合他的风格。

“你的房间很漂亮,”她象征性的表示夸奖,“我的房间在哪里?”

秦沐雨站在床边,脱下自己的外套,“你都说这里漂亮了,那就住这间好了。”他说话不紧不慢,就像说中午我们吃米饭一样简单。

“嗯?你在说什么?”郭晓亮却愣住了,她早就把这房间观察了一遍。卧室很大,但就只有一张床。

秦沐雨缓缓转过身,慢悠悠的说道,“我们现在是夫妻。”

咯噔!

郭晓亮被他这种语气吓到了,我们现在是夫妻。

不能乱,一定不能乱。

“你明明知道,我们只是协议的而已,没有做到那么逼真。”郭晓亮忽略掉他的眼神,正色道。

“既然选择做了,我们为什么不做的真一些。木木是个很聪明的小孩子,你不会不知道吧。”秦沐雨懒散的靠在床边,挑起眉看着郭晓亮。

“你……”郭晓亮语滞。他的话很对,如果他们做得不够真,木木即便是个小孩子,他也能够看出来,“好,一切都听你的。”她没有再说什么话,而是静静的站在门口。

“过来。”又是这句。

而这一次,郭晓亮没有再更多的迟疑,径直的来到了他的面前。

秦沐雨的脸上隐现出满意的表情,他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轻轻来回摩挲着。

从未被他如此温柔的对待过,郭晓亮有些不自然的想向后退缩,但秦沐雨似是早就预见她的想法,直接伸出环住了她的腰。

“郭晓亮,”他轻声开口,“你累不累?你带着木木在外面生活五年,累不累?”

心,莫名的被撞击到。郭晓亮紧紧^咬着唇,眼睛泛红,她不懂他话中的意思。

他握住她的手,“你离开好久了,曾经有没有想过回来?嗯?”他抬起头看着她。

眼泪,不期然的落下,滴在他的手背上。

郭晓亮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紧忙恢复自己的表情,抬起手胡乱的抹着眼泪。

“你不用想太多,我过得很好。现在你不是把我们接回来了吗?过去的事情没有必要再提起了。谢谢你能让木木回来,谢谢你能够原谅我。”郭晓亮忍着鼻中的酸涩。

她不敢再多加强求,只要木木跟着他能够生活的好就可以了。

听着她的一席话,秦沐雨缓缓松开了自己的手。

“那就好好在这里住着。”说罢,他站起身,“木木应该洗完澡了,我们下楼去。”

“好。”

**

正如秦沐雨所说的,郭晓亮依着他的话,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每天早上跟着于妈一起做早饭,等到司机送木木上学之后,就又开始收拾秦沐雨与木木的衣服。

这种日子过得极为简单,可是让她却感到了满足。

她一开始还以为和秦沐雨在一起,会感到尴尬,可是已经在这里住了将近半年。每天在一起吃饭,在一起睡觉,虽然他们没有迈出那一步,但却让她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夫人,夫人!”

“嗯?”郭晓亮放下手中的衣服,站起身,“于妈,怎么了?”

于妈一脸的笑容,“夫人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嘴上还挂着笑哩。”

呃……郭晓亮面上一热,什么老夫老妻啊,她真是太爱想了。

“没……没有啦,于妈有什么事情吗?”

“哦,先生打来电话,说晚上要招待一位贵客,让我们好好准备一下。”

“这样啊,那好,我先把衣服收拾好,一会儿我们再去制定一下菜单。”

“嗯,夫人,那我先下去了。”于妈带着笑离开。

郭晓亮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居然出现了少女时娇羞的表情。

招待他的贵客,想想这还不错,突然她有一种当家主母的感觉。

郭晓亮紧忙把手下的衣服都收拾好,像她现在这样,在秦沐雨这里,完全一副女主人的模样,若是在五年前,她根本是不敢想的。现在呢,她有些舍不得离开了。

秦沐雨每天细如流水的叮嘱,每晚都要亲^亲木木说晚安,很平静,很安心。

如果日子可以这样继续下去,她就真的很满足了。

**

“夫人,都收拾好了吗?”于妈从厨房里走出来,手中拿着晚上需要制作晚餐的单子。

“嗯,都收拾好了。”

“那夫人给先生回个电话,他刚才打过来的。”

“哦,好。于妈那你先忙,我打完电话就和你一起弄。”郭晓亮摸了摸自己的衣兜,这才想起手机放在阳台了。她只好在客厅,打家里的电话。

“夫人,不着急的,您和先生有悄悄话就慢慢说吧。”说完,于妈还给她留下了一个暧昧的眼神。

郭晓亮不好意思的轻笑了一声,她坐在沙发上拿起电话,拨通了熟悉的号码。

“喂?”

“晓亮。”电话那面传来秦沐雨的声音,清朗入耳。

“嗯。”郭晓亮紧紧握着电话话筒,轻声应着。

“今天做了些什么?”秦沐雨也同她一样,温润入耳。

“把你和木木的衣服整理了一下。”

“以后这些事情交给于妈就可以,而且每天都有钟点女工。你只管安心待着,什么都不用做。”

“这……”

“听到没有?”他的声音霸道中夹杂着一些说不出的情愫,“郭晓亮,你想我回去把你打一顿,你才听话是不是?”

听着他的话,郭晓亮不由得撇了撇嘴,每次都这样。只要有违背他的地方,都会用打她来威胁。真是的,一点儿新鲜感也没有。

“好啊,那你来打我啊。”郭晓亮不自觉的嘟起了唇,语气中带着几分挑衅的味道。

“呵呵。”顿时电话的那一面传来一阵久违低沉的笑声。

郭晓亮突然面上一红,喔,她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他说那种话,真是丢脸。

“你……你笑什么?”她的手绞着衣角,心里痒痒的,说不出的感觉。

“想我了吗?”

“嗯?”郭晓亮微怔。

“告诉于妈一声,今天不用准备了。你来公司找我,晚上一起吃饭。”秦沐雨说完,又低低的笑了起来,“晓亮,想我了吗?”

这下,她是完全听清了他的手,下意识,手指紧紧握住电话柄。

半年的时候,他们在一起,已经由原来的尴尬,变成了习惯。偶尔他还会亲吻她的额发,拉着的手亲昵的谈一些事情。慢慢的,时间长了,他们之间就表现的更加自然了。

“晚上不是有客人吗?怎么不用准备了?”郭晓亮顾左右而言他,想转移他的注意力,然而秦沐雨又是一个多么奸诈的人。

“晓亮,不回答我的问题?一会儿我们见面之后,再回答。”他的声音淡淡的,但是足以听出话中包含的笑意。

“我……”她的舌头又开始打结了,每每听到他话中有话的时候,她就羞窘的不知如何回答。

“明晚再准备,我在公司等你,”秦沐雨顿了顿,“在家里等着,我去接你。”

话毕,秦沐雨便将电话挂掉了。

郭晓亮依旧傻傻的握着电话,回味着他刚才的那席话。

等着他。

她偷偷的笑了起来,这种感觉真不错。

放下电话之后,她便去了厨房,告诉于妈不用再准备。之后她便上了楼,在衣柜里寻找合适的衣服。

看着一橱的各色^女性套装,让她有些不方便下手。

当她刚住进来,看到这些衣服时,吃惊的表情让秦沐雨抿起了嘴唇。她其实想问他,是不是方便了女伴换衣服,所以才准备这么多。谁知他竟好像看通她的心意一般,这里面是为你准备的。

最后,她选了浅蓝色衬衫,白色铅笔裤,将长发缓缓放下,摘掉黑色大框眼镜,隐隐的,她竟觉得自己原来年纪还不大。

“准备好了?”

蓦地,耳边一热。郭晓亮猛得转过身,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错愕。

他的大手轻轻捏住她的尖俏的下巴,“被吓到了?”声音依旧淡淡的,只是带着几分玩味。

郭晓亮有些不满意的蹙起了眉,抬起手将他的大手打掉,“进来也不知道说话,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她不自然的转过身,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

“嗯?在门口看了你一阵,但是你去在发愣。”秦沐雨凑过身子,将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息顿时温润了她的全身。

“我……”郭晓亮觉得自己真是羞死了,面上的热度,让她的心都颤抖了起来。

“晓亮。”他的大手顺势环在了她的腰上,紧紧的将她带进怀里,依旧暧昧的姿势,让郭晓亮不自然起来。

“你……你怎么了?”她的身子绷的直直的,就连语气都僵硬^起来。

秦沐雨侧过头,唇凑在她的脖颈处,“想我了吗?”

淡淡暗哑的声音,让她的身体不由得一颤。虽然平时习惯了他偶尔的亲吻,可是像今天这样的……这样的缠^绵,让她有些不自然。

“我……嗯……”

他的唇轻轻凑在她的脖颈处,缓缓的吮^吸着。

不自沉的轻吟,吓得郭晓亮紧忙用手捂住了嘴。心下一百个后悔,自己居然会动情。

“你到底怎么了?”她的声音哑哑的,也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带着几分颤抖的声音,在他听起来是有多么诱人。

“我想你了,”他转过她的身子,轻挑着她的下巴,“让我好好看看你。”

郭晓亮望着他的深眸,心弦被挑动了。嘴唇动了动,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曾几何时,他看自己的眼神都会充满宠溺。

迷茫的柔光,颤动的樱^唇,她听着他带着几分霸道且又柔情的话,一时竟怔住了。

“你……”

看着她羞涩的样子,秦沐雨突然觉得心情大好,原来偶尔逗弄她一番,这感觉还真是着实的不错。

“想我了吗?”唇,在她的上面轻轻的啄了啄。

顿时,她的脸蛋如同煮熟的虾子,身子不自觉的想要向后退,只是被他紧紧的搂着,竟动不了丝毫。

“我……秦沐雨,你这是要做什么?”既然逃不开,她只有垂下头,看着他眼眸中的炙热,心下慌乱的紧。

“晓亮,”他俯下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咬着她的耳^垂,“回答我,想我了吗?”

耳边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让郭晓亮不由得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要……不要这样。”

“嗯?哪样?”他的声音依旧性^感,酥^酥的,郭晓亮的心跳都慢了半拍卖。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虽然他们平时相敬如宾,但却也没有越雷池半步。今天的他,到底是怎么了?

她紧紧^咬着唇^瓣,“秦沐雨,我不喜欢这个样子。”郭晓亮故意冷下声音,拒绝他的再一次靠近。

闻声,心下一紧,听着她的话,他竟隐隐带着些怒气。

秦沐雨突然

用了力捏起她的下巴,对上她明亮的双眸,这一刻,他再也没有多想什么。

他猛得凑上前,郭晓亮还未来得及躲闪。她的已经被他霸道的吻住,不再给她丝亮退怯的机会。炙热的狂吻,努力吞噬着她的气息。他要把她所有的美好都一起占有。

半年相处的时间,她的安静,她偶尔的撒娇,以及对自己和木木的照顾,让他产生了错觉。如果他的生活中,从此多了一个她。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那双大手是有多不安分,不就是件粉色单薄的文胸,就让他控制不住了。炙热的,顺着脖颈,缓缓的占有她的温柔。

“放手~”郭晓亮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对他这种先是霸道攻击,再是温柔占有的方式,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越到最后,越让她束手无策。

“晓亮,想我吗?”还是那句话,他一改先前的冷清与邪魅,似乎非要在她的口中得到些什么一样。执着,却又幼稚。

“喔,想…我很想你。”郭晓亮的双手不自觉的环上他的脖子,将脑袋凑在他的怀中。她紧紧闭上眼睛,“我很想,很想你!”

“嗯,这才乖。”他像哄小孩子一样,抬头扶着她的头,“晓亮,你要一直想下

去。”

郭晓亮如水的眸子,微微颤动着。她仰着头,紧紧追随着他的目光。

她再一次沉溺了,沉溺在他的霸道与温柔之中。

“秦沐雨……”

“叫我老大。”

她轻轻^咬着唇,眼中蓄满的泪水不期然的滑了下来。

他俯下头,用唇轻轻吻去她的泪水。

“晓亮。”

原来,他们还能回到从前。

“老大……”

“呜!”

听到她呼出的声音,秦沐雨像发了疯一般,重重的吻在她的唇上。郭晓亮,该死的郭晓亮,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有多久!辗转反侧,进进出出,缠^绵交叠,一碰到她,他便不是他自己了。

感受到他的激烈,她青涩的回应着他。一双小手,穿过他的衣服,在他的身上轻轻摩挲着。现在的他,不真实,让她不敢再多看,担心他会突然消失掉。

不知到了什么地步,秦沐雨低沉闷^哼一声,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嗯,要去哪里?”郭晓亮惊慌的紧紧拉扯着他的衣衿。

看着她如同受惊小兽的模样,秦沐雨再一次笑出声来。

“晓亮,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是有多迷人?”

“嗯?”听出他话中的戏谑,郭晓亮立马觉得被调戏了,她低声一吟,便将头藏在了他的怀中,“你怎么这么坏?”

“坏?晓亮,还有更坏的?”

啥米?她瞪大了眸子,犹如惊弓之鸟。怯怯的大眼睛,此时看起来让这以勾引人。

“嗯?”郭晓亮突然探出头,疑惑的看着他,可是还未等她开口,突然他的手一松,“啊!”

身体没有想像到受到什么伤害,只是直接躺在了床^上,随即某人的身体便压了上来。

“呜……”郭晓亮低呼一声,“你好重,压痛我了。”该死,把她当成肉垫子了吗?

听到她的痛呼,秦沐雨紧忙撑起身子,“真的很痛?”一脸的焦急。

郭晓亮撇过唇,白了他一眼,“要不你也让我压,感受一下?”这句话她是回得多么骄傲,可是当看到他唇边泛起的笑意,她才知道自己说了一句多么愚蠢的话。

“矮油……”郭晓亮连忙抬起双手捂住了眼睛,趁他不注意,像团肉^球一样打了个滚。

“哈哈。”看到她如此可爱的动作,秦沐雨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眼睛从手指中偷偷看他,他笑得很开心,从未见过的开心。但是很明显,他是在笑话自己的。

“有什么好笑的?你又不是没有说错过话。”郭晓亮心下气不过,她怎么每次和他说话都占下风?她伸出手,一拳轻轻打在了他的肩膀处。

他顺手握住她的小手,“嗯,是说错话了,那我就顺着晓亮的话好了。”

“什么?啊!秦沐雨!”

拜托,他的力气是有多大,他只是抓着她的肩膀,便将她一个翻身,直接让她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呼……”郭晓亮的心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你的动作不要这样大,吓了我一跳。”她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

他拉下她的手,握在手心中,“你以前也是有些身手的,为什么只是这样的动作,就害怕?”

“因为……没有什么啦,之前都是过的很安分的日子,没有这样激烈过。”郭晓亮顺势趴在他的胸前,有些事情她不想再提了。因为生产之前的雨夜,再到生木木留下了严重的月子病。她的身体已经不大如从前,即使是这样的夏天,她都穿不得裙子。

现在就这样,就这样。他们两个人的心都贴得如此紧密,就可以了。

她其实每次都想狠起心来,不要再对秦沐雨报有任何的留恋。可是,当看到他的时候,心无论怎么努力都硬不起来。

“在想什么?”秦沐雨轻轻点了点她的脑袋。

郭晓亮,抬起头,双手推在他的胸前,她看他,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我在想你啊,老大。”

两个人之间越来越亲密,郭晓亮在他面前也越来越放得开。

“怎么想?”秦沐雨双手搭在脑后,眯起眼睛看着她。

“这……”她学着他的模样,微微眯起眼睛,“这样呢?”她伏过身子,凑到他的唇边,眉眼间满是笑意,轻轻的吻了下,她嗖的一下子退了回来,可是某人却不让她如愿。

秦沐雨单手搂住她的脖子,将她压向自己。

“呜……坏蛋……”她反手也同样抱住他,甜蜜的声音全部淹没在两个人的亲昵中。

秦沐雨轻轻缓缓用着动作,凑在她的耳边,说着久违的情话。看着她娇羞外加小野蛮的模样,心中某处满满的,五年前那个大大咧咧的郭晓亮。

“晓亮,我可以吗?”此时,他们已经换了身位,正常的女^下^男^上,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滑^润的肌肤。

郭晓亮笑得弯了眉眼,她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

“嗯……”她紧紧^咬着唇,任由身体一点点一为他绽放。

紧致,温暖,让他差一点儿兴奋的喊出声音。原来她的这里,一直都是属于他的。

不知道他们进行了多久,郭晓亮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已经很久没有再接触到这种感觉,让她有种想要尖叫的感觉。可是忽然又想起他坏坏地声音,“晓亮,于妈还在楼下。”

这个坏家伙,她只能将唇紧紧的抿住,只是偶尔溢出几声动听的轻吟。

他们终于跨出了那一天,再没有强迫,也没有反抗,只是真心的接纳对方。

**

当郭晓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嗯……”她只是轻轻动了动身体,身下便传来一阵酸痛。

突然又想起秦沐雨充满欲望的眼神,再想起两个人在白天就这么激烈,她不由得拉起被子,将脸埋在其中。

“醒了吗?”

她在被子露出半个头,偷瞄着门口,只见秦沐雨斜身靠在那里,含笑看着她。

被他看得越发不自在了,“醒了。”她拉着被子,一个翻身,便背对着他。

“哦,那就下楼该吃饭了。木木在等着。”他的声音再次回复到原来的轻轻淡淡。

“嗯,好。”一听到木木在等自己,郭晓亮没来得及多想,便猛得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可是当听到一阵笑声,她方才意识到,自己压根就没有穿衣服。

“啊!”她尖叫了一声,又钻回被子里~!

“秦沐雨你关上门!”真是要丢脸死了,她怎么可以这么二。

闻声,门关了。

郭晓亮长吁一口气,虽然两个人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情了,可是这么透透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还让她有些抹不开。

意识到他已经走了,她才掀开被子下床。

她光着脚丫,在柜子里翻着东西。

“你在找衣服?”突然的一个声音。

“啊!·”离晓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跌坐在上,而且身上没有任何的阻挡物。她一脸受惊的看着那个满面笑意的男人,外加他手上抱着的东西。

“地板上凉。”看着她愣愣的坐在地板上,他把衣服放在床^上,直接来到她的身边,将她抱了起来,“你的身体这样会着凉。”听这语气,他是有些生气了。

“我……对不起,我忘记了。”郭晓亮一副狗腿模样认着错,她就是这样,早已经被这个男人吃得死死的了。

他把她塞回被子里,“毛毛躁躁。”

郭晓亮将整个身子都藏在被子中,只是双手偷偷捏着被子,看着他凶人的模样。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光脚下地,我就让你下不来床。”某男的脸上还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只听某女“嗷”的一声,便将身子藏在了被子里,真是好过分,把她当作小孩子一样教训,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郭晓亮速度给我爬出来穿衣服。”秦沐雨此时此刻,唇边已经扬起了笑意,只是因为她简单又傻傻的动作。

“不要,不要,就是不要。”她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中传出来。

“那你是想我亲自动手喽?”

“你敢!你如果敢动手,我就……我就……”哎,不管了,反正他就是不能动手!

“啊!喂,喂!大色^狼,你摸哪里~!”郭晓亮还在被子里耍着脾气,可是身体却被他直接捞了起来,而且他的大手直接摸在她身体最柔软的部位。

“你不自己穿衣服,那我就帮你。”说着,他直接坐在床^上,不由得将她抱在自己的腿上,拿出她的贴身衣服,往她的身上穿。

郭晓亮低嚎一声,要不要这样,占便宜也太明显了。

“郭晓亮,你就是这么粘人?”他沉下了声音,但是仍旧为她穿着衣服。

看着她将胳膊挂在自己身上,闭着眼睛一副安详模样,他的身下便觉得一阵火热。

“秦小沐,你在耍赖吗?是你非要给我穿衣服的。”郭晓亮仍旧不退缩,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副挑衅的模样。

“秦小沐?”秦沐雨眯起危险的眸子,这个女人是越来越胆大了。

“喔……你不觉得很好听吗?我是晓亮,你是小沐,还有我们家的宝贝木木。”如果论耍赖,就没有比郭晓亮再赖的人,简直就是给点儿阳光就灿烂的主。

秦沐雨皱了皱眉,心中本想说,不行,可是看到她一副小癞子的模样,心下竟软了。

“秦小沐……嗯,这样你整个人都年轻了好多。”郭晓亮好心情的,用小手捏着他的脸蛋。

“郭晓亮!”

生气了,嗯,是生气了,满眼都冒火星子了。郭晓亮怯怯的收回手,对着他嘿嘿的笑了笑。天知道,他如果发了脾气会怎么样。怎么会这样小心眼,她不过就是学着他的模样,将他调戏一把而已。

“郭晓亮,你要负责灭火!”

吼!禽兽!这一天要几次,不行不行,她的身子骨抗不住~!

“秦小沐,不不不,秦大^爷,你放过我吧。”郭晓亮想挣开他,可是她这弱小的身子,怎么可能是大野狼的对象。

“呜……”

呜呼哀哉,不过就是几下子而已,才暖暖昧昧穿上的贴身衣物,就这么被扯坏了。吼~双眼冒绿光的大尾巴狼,着实危险啊/。

“我……我错了还不……”行嘛!秦大^爷不会再给她机会了,刚才为她穿衣,他就是在忍耐了,没想到她还学会了调情。

“嗯~”某女好不容易透口气,嘴唇有些痛了,真是野蛮。

“喂!秦小沐,你是不是……”

“说!”某男眸底已经呈现出骇人的颜色。

咕嘟。郭晓亮重重的咽了咽口水,不要被美色迷惑。

“秦小沐,说实话,于妈是不是给你炖了什么补品吃?”

“什么?”

“就……就是为什么持久力这么长~!”嚎……好丢人。

“郭晓亮!”

“有!”

“我们晚饭,以及明天的早中晚饭都不用吃了~!”某男已经等不及了!

纳尼!

“我……不要!”郭晓亮第一反应就是要逃,可惜现在反应过来已经为时晚矣,乖乖束手就擒吧。

大野狼把小绵羊放在身边这么久,才准备开荤腥,可以想像某人的肾功能,是灰常好滴~

吃吃吃~

------题外话------

各位亲爱滴们,重病之后的偶,终于又回来鸟~《盛宠刁妃》大家速度跳进去吧,马上开动小马达,开始了哟。

还有内个小思思和小小晴的番外,有超过十个以上的菇凉想看。偶再更起~原谅内个偶吧~人家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