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4 章
作者:宠殿下 更新:2018-05-24

临时公告:(本站已经启用手机站网址为,爪机党速来!!

本章节手机版可点这里访问。 )

金隅奖开幕,路景凭借曹振兴的剧本一举拿下了最佳男主角,这个奖对于路景来说可谓是一把开启演艺生涯另一扇大门的钥匙,自从金隅奖封帝之后,路景的片酬直逼六千万大关,好剧本更是源源不断,档期排的满满当当,频繁的曝光率更是让路景赚足了噱头,风头可谓是一时无两。

这天,路景下了戏,正巧赶上冯总和闫贻东还有许梅三人前来探班。路景和冯总打过照面后便急匆匆赶往了化妆间,陪酒事件虽然过去了那么久,可每次见到冯总这张脸,路景都觉着尴尬至极。

亚娱和澳视成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很多电视剧电影的合作,都会请澳视的歌手来担任主唱,例如现在的唐骏,俨然不是刚入行的毛头小子了,他现在已经成了歌坛炙手可热的新生代小天王,而且也已经和亚娱签了经纪约,意思就是,唐骏成为了亚娱电影电视剧主题曲的不二人选。

唐骏能走到今天,路景为之高兴,也是他极为想看到的,或许,是为了当初想要利用他而感到愧疚吧。

除了唐骏之外,路景还多了三个很好的朋友,一是唐丹丽,没事儿的时候,姐弟两个就会凑到一起谈天说地,感情很好,可这一切直到唐丹丽结婚怀孕之后,不得不有了一段真空期。第二个就是简凡,他自从有了个后盾之后,星途比以前顺利多了,现在的亚娱也很愿意花心思在他身上,替他打造今后的个人路线。第三个自然就是王一然了,现在的电视剧之王,一年里不停的窜组,忙到只能在电话里交谈。

路景曾开过王一然的玩笑,他说,你现在也红了,怎么样开心吗?

王一然笑着点头,他说这是好人有好报,他这么个演技派又是个心地善良了,不红简直没天理。

其实,这只是一句玩笑话,彼此间都明白,实力不能决定一切,一切还需看机遇。

唐骏发行第五章专辑的时候,特意邀请了路景参演他的mv,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路景遇到了许宸萧,他瘦了,而且还带起了眼镜,表面上看起来特别斯文,实际上却显得更鸡贼了,这是路景给予他的评价。

许久没见,许宸萧请路景到澳视楼下的咖啡厅里坐了一会儿。彼此间先是沉默不语,后来是许宸萧打破了沉寂,他说,路景你是个人物,以前我是太小看你了。

路景笑而不语,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许宸萧又说,你以前看我眼神中不是厌恶就是故意奉承,现在看来,难道是对我改观了?

路景摇头,这不是改观,而是一切都结束了。

路景知道许宸萧现在过的很不好,极其的不好,这都是他所期盼的,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又有什么理由还会记住这个人?如今看来,路景对许宸萧也没有多恨,至少没有恨到骨头里。

许宸萧这样的人,断然不会让别人看到他生活失败的一面,尽量在众人眼前维持阔少的形象,可暗地里,他却不知该何去何从了。唐骏说,许媚将澳视里许宸萧的人全部都撤掉了,仅留下许董事留给许宸萧的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许宸萧是不愁没钱花的,但是,他心高气傲,恐怕还会想着翻身吧?

许宸萧问路景,你为什么要害我,路景给出的回答很值得他去回味,路景说,大概是因为你选择了沈清越吧!

许宸萧对路景的恨是很难言表的,是他毁了自己,可是……当路景这么说了之后,许宸萧不禁猜想,路景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了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路景无法知道许宸萧内心的真实想法,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路景问许宸萧,他和沈清越还有联系吗?许宸萧回答说,有过联系,他现在过的很惨,离开了这行,沈清越什么都不是,前段时间还跟他借了两万块钱。

路景问许宸萧借了吗,许宸萧仅是笑了笑。

路景猜测,许宸萧应该是借了的,或许,在许宸萧的心里,一直都沈清越的位置吧!

离开咖啡馆之前,许宸萧将路景叫住,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路景,你要小心了。

路景潇洒豪放道:“尽管放马过来,怕你我跟你姓。”

许宸萧看着路景的背影,无奈道:“闫贻东能保护好你的。”

夜里,路景洗过澡后便觉着腹痛难忍,赶忙坐到镶钻的土豪马桶上方便,爽快之际,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推开,闫贻东从外进来,脸色涨红且一身的酒味,醉眼迷离的看着路景,“我回来了。”

路景笑着说:“我有眼睛,看得到。”

“你就不知道欢迎我一下。”,闫贻东故意撅着嘴埋怨着,随后站在路景面前脱了西装外套,随后是衬衣、背心、西裤、底裤,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当整个人一丝不挂的站在路景面前时,他开了淋浴,站在花洒下面冲洗着,似是有意无意的从身前轻轻扫过,动作极为撩人。

路景先是看呆几秒,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今儿是怎么了?”

“没啊,就是喝了点儿酒,热的要命。”闫贻东仰起头,水流从下巴处滑过喉结来到胸前,一路往下,竟是那般引人入胜,这还是路景头一回这么认真仔细的欣赏闫贻东的身体,不得不说,他是个完美的男人。

路景心痒难耐,待肚子里的东西清理干净之后,又跟钻石马桶上坐了小一会儿,为了一会儿战争做足准备。

“景”闫贻东亲昵的叫着面前的人。

路景一愣,“怎么了?”

“你硬了。”

路景轻咳一声,“你在我面前这样洗澡,我不来感才怪呢。”路景从一旁拿了手纸,急忙做了清理,起身之后,又将身上的睡衣脱掉,跻身上前,面对面的站在了花洒下。

“你好像刚才洗过澡了?”闫贻东笑着说。

路景抱着闫贻东,“嗯,但是我现在还想洗一次。”

“为什么?没洗干净?”

“明知故问。”路景反手拉低闫贻东的脑袋,两个人吻在一起,深深地。

*****

我叫路景,今年三十二了,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三四年,荣获大小奖十多个,还差一金便可大满贯,今年刚好有一部新电影上映,我将使出浑身解数夺取这一金。希望喜欢我的影迷朋友们,多多去影院捧场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