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小两口
作者:啦乱 更新:2018-04-23

我叫熊团团,八零后,三岁上了两天幼儿园,七岁正式入学,第一批红领巾,没带过两道杠,可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后来发现之所以没当上两道杠是因为我家没给老师送保暖衣和手编风铃。十二岁我第一次跟大姨妈见面,十六岁第一次正正式式喜欢上一个同班的男生,而且一暗恋就暗恋了九年。那些活在过去里面的人和事,从现在开始,要经过筛网筛选,合格的将继续跟随着我,不合格的那些我将郑重地向他们说再见,因为从今以后,我不再是那个沈浸在青春中半梦半醒的女孩子了,我已经成为了身边这个人的妻子。按照老一辈的老一辈的老一辈的规矩,我的名字前应该加上夫姓,我的丈夫名叫沈墨臣,那么我现在就应该是沈熊团团。神熊……听起来不错。

微眯地睁开眼睛,团团像做贼一样打量面前这张睡意浓重的精致面孔。就是这个人,他让她像回放电影一样将自己重新复习了一遍。

随着呼吸轻颤的睫毛筛碎了床头窗户外映进来的白光,一根根纤长的影子也在颤动,频率已经跟偷看者的心跳相同了。

电影里面常演,现在这时间女主角应该起身去厨房为男主角烹饪美味的爱的早餐,其实团团很像从小事出发做一个贤惠妻子,可思想跟身体是分开的,昨晚叙了一夜旧,骨头都散了,她想还是乖乖歇着比较英明。

眼睛慢慢合上,熊团团的一觉回笼,再醒过来已是中午饭时间。安静的房间里听到肚子叫的声音,她迷迷糊糊不知道源头是自己还是沈墨臣。又闭上眼睛准备醒醒觉,从肩头渐渐移向肩窝的软软触感帮助她迅速清醒过来,接着叙旧一晚的大山又压了上来。

睁着两只心虚的大眼睛关切地问他,“你不饿么?我去来做饭去。”

摩挲的感觉沿着白*皙颈项上移,带着刚醒来的那种独特嗓音,沈墨臣凑在她耳边呢喃,“先吃主菜。”话罢,一路细吻而下。

“呃……”她还有什么话好说。

“团团,你好白。”这话他昨晚就讲过了,至于是不是一语双关,这有待琢磨。不过熊团团的肤色确实很白,在两人刚认识的时候他不就已经见识过了么。

酥酥的感觉从胸口传来,肚子饿的团团想到了夹心酥糖,而现在的她对于沈墨臣来说就是一块超大包装的夹心酥糖;又一阵麻麻的感觉,她半合眼前又仿佛看到了一颗颗各种味道俱全的怪味豆,她想要那颗最饱满料最多的,而沈墨臣已经吃到了那一颗最美味的……

终于决定一起起床的时候,客厅里的时钟已经显示为下午三点。毫不在计划内的一场叙旧让站在流理台前的团团软趴趴地跌回沙发,她决定了,今天不做贤妻了!

“出去吃,我请客!”

***

面对面坐在拉面馆,外面做的饭一下子也成了美味佳肴,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一对小夫妻也顾不上恩恩爱爱,如狼似虎地抢着第三碗中的面条,为饭点儿过后的空当餐馆添加了一抹生气。

“你不是都吃主菜了吗,还跟我抢!”

“因为我吃主菜了,所以我要再多吃点儿零食,这样主配比例才和谐。”

“昨天你可是在仪式上说了会永远让着我,怎么撂爪就忘啊?!”

“你也说了会永远支持我的,一见拉面不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我是女的!”

“现在男女都平等了,而且女人的饭量都比男人的小。”

突然词穷了,熊团团知道今天才发现沈墨臣确实像个做律师的。见对面的人不再说话,沈墨臣也把吃面的革命活动停下,“好啦,再叫一碗呗。”

“我就带了三碗面的钱。”剩下五毛只够买一包榨菜的了。

沈墨臣东翻西翻也没从身上找出一张钞票,不过他口袋里面有张卡。大眼瞪小眼,他皱着眉头一脸无奈问团团说,“这儿能刷卡吗?”

沉默三秒,熊团团噗地一声大笑起来。“沈墨臣,我觉得我挺牛的。”

一头雾水地望着她,“怎么了?”

“我找了个吃拉面也要刷卡的老公!”

两人互看着咧嘴笑了,于是第四碗拉面还没从面盆里面被取出就被他们跑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出了面馆,为了把两个贪婪的七成饱肚子喂成十成饱。团团拉着沈墨臣进了超市,拉面馆不刷卡,超市可以刷。

抱着一大兜零食,手上拿着草莓味的冰欺凌火炬,熊团团挨在沈墨臣的身边,脸上除了幸福什么都没。

“我有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朕准了,问吧。”

“男人是不是真的个个天生力大?”

“当然不是。”

“那为什么你一直都不锻炼还那么厉害?”

“我干什么了?”

“昨天忙活婚礼不说,还被整做了99个仰卧起坐和99个俯卧撑,可晚上回家……”一朵火烧云飘过。

得意的笑容在某人脸上绽开,他将身边的人搂得更紧说,“因为……99个仰卧起坐和99个俯卧撑是数给你听的。”

原来如此……明伟这个卖国贼,数他喊得声音最响!他等着瞧好了,等他取余超的时候,不往死里整他,她名字就倒过来念!

说曹操,曹操的电话就到了。将手里的冰激凌火炬递给沈墨臣,团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卖国贼,什么事?”

突然多出这么一个绰号,明伟显得很镇定,“团团,怎么了?”

“哼--”装无辜倒是挺像的,“没事儿,不过你记住了,你结婚的前一天多吃点粮食!”

“经验之谈?”

没明白明伟的话外意,熊团团皱皱眉,“找我什么事?”

“嘿嘿!”这种由衷的高兴,明伟不说她也能猜个**不离十了。“昨天我失态了,你们俩可别记恨我。还有就是,余超答应我不回她姑姑那里帮忙了,而且昨天那么多人都知道我跟余超的事了,我妈她也松口了。”

“那就可以结婚了?”神熊报复计划就要得以实现了?

“哪那么快,我妈说等余超拿到成人高考的本科文凭再说。”

“哦……不过放心啦,很快的!”当我们开心了的时候,幸福就已经变成了我们身后的尾巴,甩也甩不掉。

望着天边那连成一片的红霞,熊团团拉紧沈墨臣的手,她希望自己永远是开心的,他永远是开心的,他们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