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
作者:灭 更新:2018-05-23

  空山新雨,尽管理应是秋高气爽的季节,树林的掩抑却阻不了当空的骄阳,晶莹的雨水凝珠虽然带来了一丝清凉,却也浸湿了鞋袜,让行走山路的青年觉得略显不舒服。

  他,述莒背着的包袱松松垮垮,显然没装多少东西。饶是轻装上阵,走完这漫长的山路也让他有些疲惫。

  身裹红绸的小女孩漂浮在述莒的身后。与述莒不同,她充满活力地来回飞着,时不时地凑到述莒身边,一脸坏笑地用手肘顶着他,算是表达对他这点“贫弱体力”的鄙视。   “你怎么突然兴奋起来了?”   “嘻嘻……因为奈落已经闻到了喜欢的味道了啊。”

  名叫奈落的小女孩欢快地笑着,她兴头十足地飞回来又飞回去,那稚气未脱的脸上罕见地展露出纯真的笑颜。   对此,述莒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真是不得不佩服她啊……在经历了三天两夜不间断的赶路之后,居然还这么有精神。   “哦?那是什么味道呢?”   “是茶水的味道呢!”

  “茶水?也就是说山脚下有茶棚了。不过……一般茶棚里供应的茶水应该都是很普通的井水吧?这种水我记得很苦的。”

  “对啊。”开朗的奈落认真地回答述莒,“奈落就是喜欢这种苦苦的感觉,就和幸福的人闻起来的味道一样呢。”   “是吗?那么不幸的人一定是散发着甘甜的气息吧?”

  述莒依然记得,在最初遇见女孩的时候,她所说的话语——“哎呀哎呀,你散发出好闻的味道呢。”

  “嗯。”奈落使劲点点头,“最初见面的时候,你闻起来真的很香甜,不过现在已经变了很多了。虽然还不是奈落喜欢的气味,不过已经可以算作‘没有气味’了。”

  述莒不置可否。此刻的他没有心思在意别的,他只想快些走下山,找个有屋顶的地方好好歇息一晚上。

  意识到述莒的想法,奈落笑着鼓励道:“加油噢,再走一段路就能够下山了!”   ……

  “加油吧,奈落已经感觉到山下的茶棚离我们很近了!”   ……

  “那个……加油啊,奈落真的感觉到了前面这条路就是下山的路……”   ……

  “奈落觉得……应该是这条路没错啦,奈落真的真的没有骗你,奈落真的真的闻到了茶水的味道嘛!”

  此刻,月明星稀,疏疏落落的月光透过树木枝叶的间隙零碎散落。原本在白天还是略显燥热的山间在夜晚变得无比阴冷。仅仅只是舒缓的微风都吹得人不由得身体一颤。

  述莒没有多言,只是一双满是不信任的眼睛直直盯着奈落,看得这个小女孩脸颊一阵泛红。

  “奈落真的没有骗人啦!”奈落一脸委屈地低下头轻声低语,可是对着仍然身处山中的现实,她也找不出什么借口来为自己开脱,只有一遍遍地重申,希望能够得到述莒的理解。

  述莒没有回应。他在心中冷静地分析着现状:跟奈落在一起那么久了,她的感觉很少会出错。既然她说了这条路是对的,那么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可是……事实却是,我们现在仍然在原地打转……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山间的精怪在暗中作祟吧。   述莒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抚了抚奈落的头:   “别在意了。这应该不是你的错。”   “真的吗?”奈落欣喜地抬起头。

  “当然了。”述莒冷静地分析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山里面某种身材矮小外貌丑陋内心粗鄙做事猥琐品格低贱的生物在暗中作祟吧。”

  述莒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小小的黑影从一旁的草丛中蹿了出来,紧接着就是激动的呵斥:“你他姥姥的豆腐饭啊,谁身材矮小了?谁外貌丑陋了?谁内心粗鄙了?谁做事猥琐了?谁品格低贱了?我怎么看都是英俊神武威风八面内心纯洁做事潇洒品格高尚啊!”

  述莒定睛一看,只见一只通体银色的小狐狸飞在半空中,前爪正指着他的鼻子大骂。看它的样子,俨然正因为自己的名誉被诋毁而气急败坏。

  别的姑且不论,被述莒这样随口一激就跳将出来,这只小狐狸的智商如何着实有待商榷。

  “小狐狸,你为什么要阻拦我们下山?”奈落见到让自己和述莒原地绕圈的罪魁祸首倒也没有生气,而是心平气和地上前问道。

  “我才不叫小狐狸,我叫小狸,告诉你,我可是很厉害的……哇啊!?”

  述莒二话不说,一记手刀敲在小狸的头上,一下子把它打落在地。   “好痛!好痛!”小狸疼得在地上翻来滚去。   “好了,我们走吧。”   述莒若无其事地招呼奈落,准备出发。

  “等一下!”小狸忍着痛爬了起来,重新拦在了述莒面前,“想过我这关,没这么容易!”   述莒蹲下身,平视小狸,露出了如春风般温暖的微笑。

  接着,述莒二话不说,一记手刀敲在小狸的头上,一下子把它打趴在地。   “好痛!好痛痛痛痛!”小狸疼得满地打滚。

  “好了,我们走吧。”述莒站起身,若无其事地招呼奈落,准备出发。

  “等……等一下……”小狸吃力地爬到述莒面前,道,“我可是施展了幻术,除非是杀了我,你休想离……”

  述莒若无其事地从衣袖中抽出一柄飞刀,那刀刃上闪着的寒光映照在小狸的脸上……

  “对不起,大侠,我错了!”小狸第一时间低下头认错,“我真的是逼不得已啊。”   “你一个小狐妖有什么逼不得已的?”

  “这个么……其实呢……我之前一直跟着一个很厉害的师父在修行,她给我布置了一个任务,让我使用幻术勾起人的回忆,然后再使用法术把这些回忆收集起来……”   “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你们可是我等了十几年第一次见到的人类啊!”

  闻言,述莒忍不住扶额叹息,奈落则是羞红着脸躲在了述莒身后。   “嘻嘻,奈落也是人类了呢!”

  “算了吧……在人类所知的范围里本来就没有多少妖怪,换一句话说,正常妖怪也基本不知道人类。”述莒冷静地分析道,“然后么……这只妖怪明显这里有点问题。”述莒指了指脑袋,“既然你的师父要你用法术收集人的回忆,那就去城镇那种人多的地方啊!呆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山里,会遇见人才怪啊!”

  “可……可是……”小狸忍不住抽噎起来,“人家害怕人多的地方嘛!”

  看着对方楚楚可怜的模样,述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在这时,奈落飞到小狸的身边,用小手轻轻搭住它的爪子:“放心吧,小述莒是个好人,他一定会帮你完成心愿的!”

  说话间,她稍微吞了吞口水。显然是因为对她而言,紧张无助的小狸正散发着所谓的“香甜”气味。

  “别随便帮我答应啊!”述莒一脸无奈,事情会如此发展,他在心中早已经有所准备了。   “小述莒……”奈落充满期待地回望着。

  “……算我拿你没辙。”述莒叹息一声,接着蹲下身,冲小狸说道,“你那个收集记忆的法术要用就快点用。完事之后就不要纠缠我们了,我们还要下山呢。”

  “哼哼,”得到了述莒的认可,小狸颇为自豪地说明起来,“这可不是单纯的法术,而是需要先施展读心术读出你的内心,然后再用幻术重现你内心的场景的高级术法啊!作为妖怪,我可是比那些灵兽厉害多了!”   “是是是,吹嘘得差不多了么?快点开始吧。”

  小狸嗤了一声,它决心全力施展法术,这样就可以让述莒大吃一惊,然后述莒一定会对它崇拜得五体投地。

  小狸立起身子,用看似小丑舞蹈的滑稽动作开始了它的法术准备……   然后……   半晌,什么也没有发生。   述莒打了个哈欠,道:“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奇怪,我明明对你施展了法术啊。”小狸望着述莒身边的奈落,一脸困惑。   述莒毫不客气地一记手刀砸在小狸的脑门。

  “笨狐狸,奈落她不是人啊,你的法术怎么可能有用!”   “诶!?可是她散发出很多‘人’的气息啊!”

  “你都说了她只有一个‘人’却散发出很多‘人’的气息,这明显就有不对的地方了吧!”述莒叹了口气,算是彻底对这只小狐狸的智商不抱有希望了。

  这么一番小插曲倒是让奈落颇为愉快,因为她好久没有这种被当做“人”的经历了。

  小狸在被训斥一番之后,只好重新拿述莒为施术目标,这一次倒没有意外发生。

  述莒只觉得头有些晕沉沉的,接着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葱油大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述莒呆呆地看着手中的葱油大饼,全然没有那种被勾起了回忆的感觉。   “这个……就算是回忆了?”述莒有些茫然。   “小述莒,你看见什么了?”   “一个葱油大饼而已。”

  “难道你就没有一种十分熟悉,十分怀念的感觉?好像是珍惜的回忆就要被勾起来的那种感觉?”小狸跳到述莒跟前,激动地询问。

  “……”述莒想了想,接着毫不犹豫地一记手刀打在小狸的脑袋上,“笨狐狸!要不是因为身上没钱,鬼才会天天啃葱油饼啊!你以为我喜欢吃葱油饼啊?你以为我喜欢天天吃葱油饼啊!这丫的哪里是勾起了回忆啊!明明是勾起了我每天吃葱油饼的噩梦啊!”

  “对……对不起!”小狸第一时间求饶,好在述莒也只是稍微吼了一两句,没有继续拿小狸撒气。只不过这样一来,小狸再也不敢靠近述莒了。

  “唔……这样看来,小狸你的法术不顶用啊,只能够读取那种肤浅的记忆。”奈落冷静地分析着,突然,她灵光一闪,“有了,让奈落来帮忙吧!”

  “等一等!你下手可是没轻没重的啊!”述莒连忙喊停,只不过奈落根本就没有听他的意思,而是自顾自地念叨着什么,没等述莒反应过来,他就觉得身体一沉,完全容不得他抵抗,整个人就这么昏睡了过去。而那过去的记忆则化作了无比明晰的梦境,再一次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

  那一天,整个羽休营地只是在早晨进行了日常的锻炼,之后白天的时间都用来在训练场搭建舞台,准备食材。

  对了……那是皇帝的生日,所以他们这些以皇家护卫为目标而努力的少年少女们才有机会享受那种节庆的感觉。

  晚会在喧闹中开场,和蔼的百羽老头和往常一样啰里啰嗦,要不是千羽大人毫不客气地抢过传音话筒,恐怕还没开场就已经进入深夜。

  羽林军的伙伴们就三五成群地聚在台下席地而坐,那个时候,述莒一如既往地靠着小聪明占据了靠前的位置,只求一个绝佳的观看表演的视角……

  “哦吼吼!不愧是破莒,居然选了这个角度,我看好你哦!”身材高大的横罗一上来就夸奖起来。

  “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破莒,你选这个位置是为了好好观赏那些表演者的裙下风光吧?”女强人嵋荫一脸不屑,要不是看在今天是皇帝的生日,要不是看在述莒识相地把横罗和她安排坐在一起,她真的会好好修理述莒一把。

  述莒自然是把这一切计算在内,他坏笑着说道:“哪里哪里,我哪有那么好的眼力啊?再说了,裙下风光什么的哪里这么容易看到?没准上台表演的都穿着军装呢?”

  “述莒哥哥,什么是裙下风光啊?”和述莒他们呆在一起的还有三个小鬼。发出这声提问的是一名瘦瘦的男孩,名叫罗仡。

  “对啊对啊,为什么一提到这个,其他大哥哥都一脸坏笑啊。”小女孩崖竹追问。

  “哼哼,我猜一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有着肥嘟嘟小圆脸的姜莘故作深沉。

  面对着这三个让人不省心的后辈,述莒一本正经地说道:“小鬼,你们就不懂了吧?所谓石榴裙下乃是当今世上最为隐秘,最为神圣的洞天福地之一。洞天福地知道吧?就是那种神仙老头修炼的地方,那是凡人不得进,一进就升仙啊。而裙下风光呢,就是石榴裙下的风光景色了。在这里呢,主要是比喻台上的表演如梦如幻,恍惚间如凭虚御风,飘临洞府,羽化登仙,浩浩乎不知所至也。”

  经由述莒这么一扯,三个小鬼俱是两眼放光,对这“裙下风光”无比崇拜。   感情,“裙下风光”原来是洞天福地的美景啊!   这样解释对么?貌似还真不好说……

  “噗嗤!”嵋荫忍俊不禁,而横罗则是脸色通红的看着别处,佯装自己没有听见。

  随着表演开始,述莒也把注意力放在了台上,也不再和三个小鬼继续胡诌。   只不过突然间他听见隔壁坐着的家伙传来一阵喧哗。   似乎是吃到了什么难吃的东西。

  对此,述莒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毕竟分发给众人的零食糕点是分配给一大班人做的,味道有好有坏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好歹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嘛,再怎么难吃,也不应该表现出来嘛。

  这样想着,述莒拿了块拇指大小的糕点塞进嘴巴里,只是嚼了两口之后,他猛然发现虽然这东西外层包裹着绿豆味的糯米外衣,内部却是极其辛辣的软膏,而且入口即溶,变为极其粘稠的液体,想吐也吐不干净。

  “呸呸……”述莒吐了两口,除了嚼得半烂的糯米以外,那些软膏完全留在了嘴里。即使他使劲吐口水也没有意义,反而让他的嘴巴像烧火一样火辣火辣的。

  “喂喂,你也太浪费粮食了吧?”横罗瞥了述莒一眼,责怪道。

  “靠!已制止日日!”述莒的舌头已然被辣得肿了起来,再也没法正常说话。好在横罗和他同伴多年,即使眼神交流也能够读懂对方的意思。   只见述莒的眼神传达的这样的意思:太好吃了!   横罗将信将疑地拿了一块糕点放入嘴里,然后……   “呸呸呸!靠!述与!你呀哦日爱我!”

  原本在看表演的嵋荫也回过头看向两人,好奇地问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了?能不能好好说话啊?”   说着,她也拿起了一块糕点。

  述莒和横罗同时想要阻止,只不过为时已晚,当嵋荫嚼了嚼之后,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饶是如此,她也没有像述莒和横罗一样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而是硬着头皮吞了下去。

  就在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原本和他们在一起的三个小鬼偷偷地离开了。

  不一会儿,整个训练场都爆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话音,显然是所有人都被这坑爹的糕点给辣到了舌头。原本众人还以为只是少部分糕点做得这么辣,哪里知道竟然是所有糕点都带着那种让人直流眼泪的辣味。

  这时,台上的表演停止,而一脸和蔼的营地长官——百羽和那三个小鬼——姜莘,罗仡,崖竹一起上了舞台。

  “咳咳……相信大家都已经吃到了那个特殊口味的糕点了吧?请大家放心,这不是投毒也不是恶作剧,而是今天的训练项目。”

  闻言,几乎是所有人都惊呼出声。老实说,在看见姜莘他们三个小灾星的时候,众人就意识到这件事绝对是他们三个小混蛋唆使百羽干的。如若不然,百羽老头绝对不会在这种喜庆的日子还展开特殊训练。

  百羽不慌不忙地说明道:“大家吃的糕点是一种特殊的草药,味道辛辣。不过只要用水漱口就可以去除辛辣的感觉。但是……现在的羽休营地内,可以使用的水已经隐藏了起来,而且总量只能够供一半的人漱口。相信大家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话音刚落,整个训练场的人突然分成了两股,双方都是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

  像这样相互竞争的训练平日里见得多了,所以也不用百羽刻意分组,下面的人就站成了两个阵营。

  “最后提一点,不要发挥谦让精神。因为如果不及时漱口的话,你们至少会有一个月失去味觉!到时候一天的艰苦训练下来,好不容易能吃上饭,却食之无味,这——你们能够忍受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似乎是想象到了那样恐怖的光景,几乎是所有人都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好了,训练开始!”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冲出了训练场。因为情况紧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好些人都是运起轻功,径直翻过围墙,只求更快一步找到隐藏水的地点。

  述莒,横罗和嵋荫三人并没有随着大部队争相恐后地离开,而是把视线放到了舞台上。

  见众人都已经散去了,三人还迟迟没有离开,百羽不禁奇怪。而那三个小鬼则是一脸紧张。

  述莒想了想,用手语比划起来:“虽然决定发起这个训练的是百羽老头你,但是提出这个点子的应该是那三个小混蛋吧?然后,那三个混蛋自己却没有吃糕点。这明显的不公平是不应该出现的。”   “你想说什么呢?”百羽若有所思,似笑非笑。

  见此情形,述莒知道自己的猜测已经对了一半了,他用手语追问:“如果说,是为了保护这三个小鬼不被那群被坑了的家伙迁怒的话,让这三个小鬼也参与到训练中才是正确的手段。毕竟其他和他们同龄的小鬼也在参与争斗。可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之所以会这样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背负着一个不利因素,而以这个不利因素为交换,他们向你请求,不要吃那个糕点。而那个不利因素么……应该是保护水的隐藏点地图吧!”

  “唔……真不愧是你啊,居然分析出了这一点。不过……”百羽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别处,显然,在他的预想中,发现这一点的应该还有其他人才对。

  “哦,如果说是钧念那小子的话……我估计他自始至终就没有吃过糕点吧。毕竟他可不是白痴,才不会被这种拙劣的演技骗到。”用手势比划着,述莒又看向了横罗。   横罗则狠狠白了他一眼:你这个该死的损友啊!

  “最后么……之所以这三个小鬼敢这么自信地保管地图,恐怕是他们觉得只有我们才会猜出这一点留下来取地图,而我们和他们就跟亲兄弟一样,所以他们也不怕我们会借机大打出手吧。”

  “全对呢述莒哥哥……”罗仡吐了吐舌头,显然是懒得再装下去了。

  述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显然是觉得这群小鬼跟自己斗,那还是太嫩了。   ……

  随后,取得了地图的述莒他们立刻前往最近的藏水地点,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先一步出发的那些部队早已经找出了藏起来的水,地上只留下一个空瓶子而已。   这下子,述莒感觉到某种威胁。

  丫的!虽然这群人在布局分析上不靠谱,但是都是货真价实地同一个训练场的精英伙伴啊!像那种现场探寻对于某些人来说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而且在藏水的时候,难保不会被人目击到,这样子考虑的话……那些先一步离开的人已经占了先机啊!

  结果……虽然获得了地图,但是述莒他们赶到藏水地点的时候总是晚到一步,即使有几次及时赶到,也面临着和其他队伍的冲突。有好几次就要拿到水了,竟然被对方拼死攻击,打破了装水的容器,弄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这群对手真的是**啊!——述莒在心中破口大骂。

  顺带一提,在对手动作敏捷先一步抢走装水容器的时候,述莒也是毫不犹豫地掷出飞刀,将容器打碎。

  对方用手语咒骂:“你他姥姥家的豆腐饭啊,你这是损人不利己啊!拼得两败俱伤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述莒则是用手语恶狠狠地回应:“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要死……一起死!”   这样看来,这些人的想法还挺类似的,不是么?   ……

  最后,在最后的藏水地点,只留下了两个人——述莒,横罗。

  嵋荫之前就抢到了水,而其他对手不是倒在了横罗的掌下就是被述莒用小本本上记着的私密事件要挟,不敢再来争夺。   述莒用眼神道:想不到最后是我和你交手。

  横罗用眼神回应:我知道你小子武功不行,我让你三招。

  述莒冷哼一声,双手一抖,数柄飞刀被他握于手中。他用眼神要挟道:你就不怕我小述飞刀一瞬间,插在你的两腿间吗?

  横罗:哦靠!?你他姥姥家的豆腐饭啊,这么狠毒的威胁都说得出口?还是不是兄弟了?   述莒:不是说出口,而是用眼神在交流啊笨蛋!   横罗:别转移话题啊混蛋,你还把不把我当兄弟了?   述莒:当然是啊兄弟,所以这最后的水就让给我吧!   横罗:我可是大哥啊,小弟尊重大哥需要理由吗?

  述莒:啊呸!我还是小弟呢,大哥爱护小弟难道需要理由吗?   横罗:看来是谈不拢了?

  述莒: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为免伤了和气,我们就猜拳决胜吧。我们各自回头,默数三声然后出手。   横罗老老实实地回头了,然后……

  然后述莒就开开心心地伸手夺走了装水的瓶子,以最快的速度漱口。而横罗听见声音再转身抢夺已然来不及了。   横罗忿忿地盯着述莒,显然是在责怪他作弊。

  漱口完毕,舌头的麻麻的感觉消退了许多,述莒总算能够正常说话了。   “哼哼,这叫兵者诡道也,你以为你能赢我么?”   “嗯哼哈!”横罗十分生气,当即运起内力推出一掌。

  述莒身手灵活,轻易躲开了。而这一掌威势十足,横罗一时没办法收招……

  “哟,我来宣布今次训练的优等生,就是……”赶来颁奖的百羽老头话还没说完,就被刚猛的掌风打中,整个人倒飞出去,在空中接连转了不知道多少圈……

  横罗尴尬地望着被打飞出去的百羽,而述莒也是尴尬地望着百羽老头……   ……

  次日,满身绷带的百羽如是宣布了昨天训练的结果:“大家的表现都很好,但是,有两个人的行为极其恶劣,可以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所以我决定,给这两人应有的惩罚!”

  营地的公共厕所内,横罗和述莒两人各自拿着清洁工具,两人对视一眼,相互之间早已经没有了埋怨。因为两人都接受了味觉麻痹的以及打扫厕所的处罚。可以说,这两人又一次成为了难兄难弟。   横罗用眼神道:破莒啊,你说这次我们咋这么倒霉呢?

  述莒用眼神回应:烂罗,别在意了。咱俩可是兄弟啊,既然不能有福同享,那就有难同当吧。

  横罗想了想,似乎是觉得很有道理,于是重重点了点头。

  兄弟啊,就是你倒霉的时候还能够跟你一起倒霉的,这,应该没有错吧?   ……

  那清晰的梦境到此为止了,述莒也逐渐恢复了知觉,他醒来,茫然地睁开眼,只见奈落一脸笑意地盯着他。那张动人的俏脸是如此惹人怜爱。

  “怎么了?”述莒还不怎么见过奈落这样的表情,一时间,他看的有些沉醉。

  “嘻嘻,小述莒,你在做梦的时候,奈落闻到了喜欢的味道呢。”   述莒愣了愣,旋即恍然。

  “是啊……在营地里和横罗他们在一起厮混的时光……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光。营地里的大家都是我的亲人,而横罗……是我最好的兄弟。”

  到这里,述莒没有继续说下去。而奈落敏锐地感觉到,述莒身上的气息又变回了最初见面时那种浓郁的甘甜。

  “还是无法放下他们么?还是很伤心么?没关系的哦。你可以哭的。”奈落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膛,“到奈落的怀里来吧,奈落会好好保护你的。”   “我才没有那么脆弱。”述莒表情有些尴尬。

  “没事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奈落一边抚摸着述莒的脑袋,一边柔声道,“你并没有背叛兄弟哟,你只是稍微想要独自看一看世界而已。”

  述莒默默地感受着奈落的小手,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坐起身子。

  “已经没关系了。”述莒的语气略带逞强,他环顾四周,发现那只小狐狸并不在身边,于是问道,“那只笨狐狸呢?”

  “小狸?他完成了任务就走了哦。不过临走之前送了我一个什么东西。”说着,奈落递出了一个小纸盒。

  述莒拆开纸盒,发现里面居然是月饼,他无奈地耸了耸肩。算一下日子,还有几天就是中秋,还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山间收到这样的礼物。

  话说……送礼物的居然还是一只小狐狸,这还真是别有意味的礼物啊。   “他说……”   “嗯?”   “放心吧,一定……一定可以再见面的。”   述莒一愣,旋即释然地笑了。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