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预告~
作者:罪恶邪龙 更新:2018-05-23

“红尘凡人居地界,仙境极乐无所忧。得失苦乐欲交炽,顺应生死衍不息。问世间谁人无忧,唯神仙逍遥自悠。”一首打油诗从然而生。

  飘然道袍披身,柔长黑发披肩,叼着一根绿草躺在悠闲的看着天空,完完全全的符合诗意。没错,他就是凡人所称的——神仙。

  古来至今,多少人羡慕能有朝一日得道成仙。可谁又能知道,身为神仙的痛苦?‘问世间谁人无忧,唯神仙逍遥自悠’?全tm扯淡!

  飞身那么多年,已经修炼到顶端的天仙了,也没见逍遥过!每一天修炼啊修炼,满脑子全是修炼,各种法决修炼方式如本能一般植入骨髓,可最后呢,得到了什么?修炼到了天仙,再然后呢?修法则?拜托大哥,你有本事弄死一个法则代替它在说吧。天仙已经是仙人位最强者了,所谓的圣人,从来没听说过,看到过。

  “吐”吐出嘴里的仙草,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拿出一本书开始翻阅,虽然已经看了不下万次,可实在没东西看了,这可是从最新的升仙者那里‘借’来的,已经算是最新的东西了。据说这东西叫‘漫画’的东西,是凡人靠着笔画出一个世界,那丰富的想象简直超越神仙。

  这本《柯南》算是最新的东西了吧。而且里面各种技巧真厉害,受益匪浅啊,简直是杀人放火绑票的教科书,至少上面几个点子用过了,至今天界也没有查出是谁做的。

  越看凡尘的东西有趣,就越发的觉得天界无聊。每天秀一下自己的修为、法术与法宝,然后又回去修炼修炼修炼,有了感悟又出来秀一下,真tm的无聊。还不如学学凡人,弄些这种有趣的东西来玩呢。

  说起这个就来气,自己曾照着书好不容易弄出一些有趣的东西,不过那群不识货的家伙们居然瞧不起,拿出一件宝器在那里秀啊秀的说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棒,最后宝器都看不下去弃暗投明进了自己的口袋,没办法,老子最看不起这种有眼不识金镶玉还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小丑了,不让他涨点记性怎么得?

  不一会儿便翻阅完了,留下一阵叹息,就一本怎么玩?那小子被扒得**都不剩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实在无奈啊。看了几万遍也不知道后面的剧情如何,真要命。

  收起书拿出一个手机,据说这叫诺基亚的东西很给力,不过,怎么用?不管自己怎么弄都没反应啊?还记得那小子趴在地上哭泣说只是没电了不关他的事,没有充电器他也没办法。最后只能练成一个法器,高端大气上档次,用来砸人屡试不爽。

  收起手机,又叼起仙草仰望着天空:“好无聊啊,什么时候来新人啊,都快十年了吧,凡间到底在做什么啊?难道是天劫太厉害了?没道理啊。”

  一旦成仙,便是与凡尘说再见。度过天劫之后便会因为引力被度引天界,从此过上‘幸福’的日子。仙人一直说仙界好恐怕原因只有一个,压根回不去了!这是单行道,进来容易出去难,从来只有上得了天界的,还没有下得了凡尘的例子。天界与凡尘通道处于空间风暴中,度过天劫以后天界便会降下引光保护成仙者进入天界,可下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引光保护自己啊!

  有人曾试过下凡尘,然后,就没有听说过然后了……好不容易成仙,没有哪个白痴会再去送死,所以下凡尘这种事已经成为禁忌,没有人在提起过。

  不过,越发的感觉天界无聊,就越发的有种想作死的冲动呢。

  一个穿着同样道袍的仙人踩着一柄仙剑落了下来:“天执大师兄,师傅找你。”

  天执吐出仙草,看的师弟一脸心疼:“那老不死的找我干什么?”

  对于师兄称呼师傅为‘老不死的’大家已经习惯了:“恐怕是大师兄又闯祸了吧?”“没有啊,我最近乖乖的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看师傅那气得已经冒烟的样子,应该不是小事,我还有事,先行告退了,师兄保重。”师弟踩着仙剑潇洒离去。

  “有劳师弟了。”也就有个行头看起来潇洒,实质上所谓的有事就是回去修炼吧,真无聊。

  不过老不死的找自己,恐怕是为了这个吧。天执掏出一个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箓牌,这是从那老不死的藏宝室里弄到的,看放在最最安全的地方,应该很值钱才对。然后为了证明自己的天才之处,完美的制造了不在场证明,没道理会败露才对啊。

  不过天执没想到的是,就是因为太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才会让师傅直接认定是他做的。因为,天界只有他才会闲得那么蛋疼玩这种歪门邪道。

  “嗯,作为罪犯我不能漏马脚,反正我有完美不在场证明,他没有证据就不能指控我,。”天执想了想,这东西该藏哪呢?如果被叫过去,那老不死的一定会查看自己的储物空间,所以得找个安全点的地方,收到口袋?不行,说不定那老不死的会搂自己的口袋,那藏哪里呢?

  天执看了半天,这东西他不敢放外面,毕竟是师傅很重要的东西,他也只是想玩玩侦探游戏而已。如果藏在外面被别人弄走了,那他罪过就大了。不过要玩就玩全套,作为犯罪分子,怎么能直接认错?那么首先就得把犯罪证据藏好,到底藏哪好呢?

  看了看自己的胯下“……”有了!解开裤腰带把箓牌丢了进去,反正一张小小箓牌而已,藏进去就好了嘛。

  重新系好裤腰带,抖动了一下身体,没掉出来,搞定。走了几步,感觉裤裆里面怪怪的,算了,不太碍事,走起!唤出诺基亚,这东西已经被炼制成能飞行的法器了,现在作为自己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飞行坐骑,踩一只脚上去稳稳飞起。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足的话,就是另外一只脚踩空好累啊。不过这也是表演自己御空飞行技术的时候了。

  在飞行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点动静,是飞仙池!难道有新人来了?!二话不说,控制诺基亚一个潇洒的漂移转向,直接飞向飞仙池,老不死的事先放一边,先去飞仙池向新人‘借’点东西来玩。

  “我靠!”一根金绳突然绑住了他,诺基亚被扰乱控制,坠下了地面,失去御空物,天执也随之坠向地面。诺基亚掉地上,什么动静就不用多说。

  天执掉地上的动静就小了很多,飞仙池那水向被注入了炸弹一般高高溅起。

  “咳咳”天执浮上水面,吐出几口水,扯掉自己身上的锁仙绳,这是谁的恶作剧啊?不知道天空禁止用锁仙绳的吗?!不过刚抬起头,顿了下,全是些有记忆的面孔:“额”

  12个神仙纷纷用法器指着他。天执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投降。

  “天执啊天执,你也有今天!你知道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等这一天,这一刻多久了吗?!”“我们为了这一天浪费修炼时间处心积虑多年,就是为了这个时刻。”“我们知道,飞仙池一有动静你便会过来打劫新人,所以我们故意弄出一点感应让你误以为是新人来了,让你坠入我们的陷阱。”“你知道吗?当年我升仙之后是多么的激动,幻想着天界的美好,可你的出现却毁了这一切!刚出飞仙池,便遇到了你这恶霸的打劫,要我们交出凡尘之物,如果交不出,就是一顿**,是这‘**’这个词吧?”天执点点头:“对,是**。”“你……”

  “停停停停停停!”天执不耐烦了,如果12个人一人一句,自己耳朵都起茧了,“那个,你们有什么事吗?”“你不明白自己的处境?”

  “知道啊,不过这有怎么了?”不就是自己被捆着捆仙绳不反抗嘛,这东西自己想挣开分分钟的事。不过他们人多,打起来吃亏,自己可不喜欢被揍:“最多给你们汤药费呗。我先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敢打我,我就带着我的小弟们过来好好和你们好好研究一下‘**’的真意。”

  12人都一缩,一说起‘**’这个词就有阴影。而且他们相信眼前这恶霸的确能说道做到,他可是天界最大势力之一,‘天庭’的大师兄,而且实力也是顶端的天仙,他们12中可就只有一个刚进天仙的高手而已,真正打起来胜负还不一定呢。

  好不容蹲到了他,什么都不做就放他走,总感觉又不平衡,他们那脆弱的心灵无法得到拟补。可对方的背景又实在无法撼动,怎么办才好?

  “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就当我嫖过你们,给你们一点安慰费好吗?”

  “你才被嫖呢!”这什么恶劣的说法?!而且他们12人中还有女生啊!

  “我又没拿你们值钱的东西对不对?就拿了点小破烂,还有玩弄了一下你们的身体而已。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啦,仙人嘛,要心胸宽阔,这对你们修行有很大帮助的。”有点小道理,可怎么老感觉他的话不太对劲。

  “俗话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在这里给大家赔个不是然后就这样散了好不好。”

  12人算是明白了,绕了半天说来说去,就是想一句‘对不起’就了结了?开什么玩笑!,如果对不起能解决问题,那要警察做什么!(虽然天界没警察)。

  12人同想着一个问题:到底怎么报复才好?不会真正的引起势力之间的反弹,但又能让他感到被**的屈辱,修补他们心灵的阴影?

  “我先告诉你们,我只赔偿物质损失,想屈辱我的,趁早打消念头,我很贞洁的,会立牌坊,宁死不屈!”

  12人都无语的看着天执,这家伙到底什么时代的人?怎么总感觉他说话所表达的意思和他们理解上的意义不同?

  “我就说那么多了,要杀要剐随便,可怜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我要英年早逝了,哎,天妒英才啊。”天执一脸悲愤。

  “我们都还没做出决定好不好!!”12人都大叫,他们可从来没打算杀他啊!别乱说好不好,会让人误会的啊!难道就没人管管这神经病吗!(师傅:这不关我的事!)

  “是说物质赔偿对吧?”12人唯一的女性天仙开口,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早知道这家伙是个神经病,就不来找罪受了!当初她给不出凡尘东西,被抢走了肚兜,让她感到屈辱而已。

  虽然女天仙美貌惊人,不过天执表示看习惯了。升仙后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在飞仙池中重铸一次自己的仙体,美女,天界太多了,现在只有看没见过的雌性他的氪金狗眼才会发亮了:“嗯,等价的哦,比如我拿了你的肚兜,可以还你灵石或者法宝。”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女天仙。女天仙羞红了脸:“闭嘴!没人让你说出来!”她完全没想到这家伙既然还能记得那么多年以前的事!

  “你是……”天执一个一个说出12人的经历,让12人都目瞪口呆:“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要知道他们进入修炼状态的‘无我’是会忘却很多事的。

  “因为我很无聊,所以让我觉得有趣的话都会记得。那么,开始赔偿,外加给你们利息好了……”天执开始结算12人的汤药费。

  所有人都拿到了自己不等价的赔偿,有些惊讶,把所有不满都抛弃得到了满足。

  到最后一个天仙了,感觉也是最麻烦的,因为这家伙是千年之前的事了,按照利息来算。天执摸了摸自己全身,不够赔啊,自己连储物戒都赔了出去了,现在什么都不剩了,想了想:“我的衣服是上好宝器,赔了你了,剩下的以后结算了,给我个联系方式。”

  天执二话不说直接脱一副,吓得美女天下立刻遮住自己的双眼:“**!”

  “?”天执把衣服递了过去,自己又没脱光,按照凡尘知识给自己做了条红色**,据说还能外穿呢,自己好歹也穿里面了好吗,这怎么能叫**?等等:“我先申明,**我可不赔!”

  美女天仙见天执还留着一跳短裤,松了口气:“鬼才要!”连同天执的道袍也丢在了水面上。

  天执想了想,拉开**,吓得美女天仙再次遮住眼睛,不会真的要陪那条恶心的短裤吧?才不要呢!

  “嘿”天执拿出那箓牌:“我拿这东西做抵押好了,这是我师傅的东西,超珍贵的,所以我一定会换回来的。”

  美女天仙遮眼的手指露出两条缝,看着天执手上的箓牌,她认得那字:“引渡人?”

  “引什么渡,渡什么人,我还引仙呢,啊?”天执看着手上的箓牌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飞仙池水突然形成一个漩涡吞没了天执,箓牌的白光将他拉到了飞仙池地拉开了通道。

  “凡尘路!”12人飞在天空都大惊,不是说凡尘路因为太危险被封绝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能打开。不行,得救他,不然就完了!不过12人都愣住了。

  那拽扯天执的白光居然削掉了天执的顶上三花,飞仙池水抽出了他的仙经,拔掉了他的仙骨,这是在拆仙啊!

  飞仙池水一下子染成红色,漩涡缓缓合璧,一切又重归了平静,除了飞仙池的水被染红了之外,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

  12人相互对视一眼,现在他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他们杀了天庭的大师兄,报复会随之而来:“这下麻烦大了。”那天庭的道袍在飞仙池面上溅起涟漪……(我说过我要改邪归正了~)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