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马蒙 更新:2018-04-23

塔里,就在五人担心十三的下落时,“磅”的一声,厄运之塔大厅上空被打出了一个可以让人出入的大洞,破裂的碎片从高处慢慢坠下,却又落下化为透明,继而消失于空气中。

破口处闪着黑色带着点点七彩的光团,身穿黑色风衣的十三慢慢现身,带着胜利的笑容飘落地面,而那个被打破的空间也在十三离开时缓缓复原,黑色的光团慢慢变小,最后还原成厄运之塔的墙壁。

“十三先生,您没事吧?”冷心一见到十三,第一个就以七彩羽翼飞到他面前,担心地问着。

十三摇头,说道:“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接着摸摸冷心的长发,点头笑道:“冷心,妳长头发比较漂亮。”

闻言,冷心并没有一般女孩子的羞涩,只是用手摸摸自己的长发,道:“既然十三先生喜欢,那冷心就留长发。”

十三又是摇头,叹了口气,心想:(虽然她有了灵魂,但却没有自我意识,这样不好。)

在此时其它四人也来到十三身边,难陀拍拍十三的肩膀,两种表情的脸勾起一个神秘的笑意,谢道:“十三,多谢了。”

难陀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令大家是一头雾水,可是十三知道对方道谢的原因在哪,他并不说出,保罗也拍了拍他,满口脏话的说着:“**,那头吸血鬼挂了吗?真是好险,刚刚老子差点被那个什么威而刚魔灵战士打到咯屁……”

保罗拿出黑道兄弟的坏习惯,开始加油添醋的说着他对付魔灵战士的经过,可是众人并没有去理他,“刚才啊……若不是我……欸,你们有没有在听啊……”

保罗嘴里又咕哝了几句,难陀问道:“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任由这座塔继续留在这吧?”

十三拿出了那颗从德古拉额处取下的灰宝石,送到众人面前,芭雅伸手拿起,不解道:“这颗宝石是做什么用的?”

“它就是控制厄运之塔的枢纽。”十三解释着:“黑色的厄运只是件储存力量的容器,当然也可以作为控制塔的开关,但是我们并不会这样做,因为目标太明显了,所以我们会找一件法器来替代,只不过……没想到是这样的宝物。”

语顿,他从芭雅手中拿回宝石,拿到眼前把玩着。

“宝物?”

“没错。”十三将宝石高举,以自身魔力催动宝石内所隐藏的惊人力量,一阵灰色代表浑沌的光芒突然闪起,发出温和却又带着莫名吸引力的光芒,让其余五人目不转睛的望着那颗宝石,被所发出的力量媚惑。

忽然,光芒散去,五人又恢复正常,保罗甩一甩头,叫道:“挖操,我刚才是怎么了?”

“很厉害吧!它的力量能让清心寡欲的难陀和冷心都被吸引,你们就大概可以知道它的恐怖了,我手上的这颗,叫做‘嫉妒’,这样的宝石在魔界共有七颗,各自拥有惊人的特殊力量,分别为七位魔君所拥有,被称为--‘七罪之石’。”

听见这颗宝石有那么大的名头,五人更是仔细打量那颗宝石,保罗眼中更是发出了贪婪之色,舔了舔嘴角道:“靠,真**。”

十三继续解释着:“当我看到德古拉竟然拿到这颗宝石时,我也是感到很讶异,万万没想到利威安达竟会那么信任一个弱小的吸血鬼,随便将魔界之宝借出,有了厄运之塔的力量,再加上这个宝石,就连我都差点被那个吸血鬼打败。”

说道这儿,难陀问道:“那要怎么利用它毁掉厄运之塔。”

十三轻松道:“很简单,这一切就交给我来。”

十三走向吊着爱诺西亚神父的黑色厄运,准备要吸纳完黑色厄运中的魔力后将塔毁掉,当然,他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其它人知道,因为也不需要,却没想到听见布雷恩喊道:

“等一下。”

十三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布雷恩,问道:“怎么了吗?”

布雷恩道:“我想问你,厄运之塔的功用是什么?能不能回到过去?”

十三微愣,但随即猜到是什么一回事,看来不只难陀知道镜屋所发生的事不是一场梦了,却没想到连布雷恩都能揭开他在四人脑中所布下的假象,随说自己因为节省魔力而做的随便些,但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类能看的透,看来对方一定经历过某些事吧!

十三赞赏地点头,道:“没错,厄运之塔无所不能,甚至能穿越时空,改变命运,但却只能在暗中变更,不能影响到整个时空的变化,因为变更命运这不是说变就变的,毕竟被奥瑞菲尔那个掌管命运之轮的家伙发觉,那可不是好玩的,除非,你像我一样强,除非……”

“除非什么?”布雷恩着急问着。

十三深深望了布雷恩一眼,说道:“变更命运这件事是天使之书所记载的,是被允许的。”

十三心忖:“难道拜丘说的那人是他?”

“那我是被允许的那人吗?”

一旁听着的四人都觉得奇怪,布雷恩没事问这些干嘛啊?

芭雅问道:“你要改变命运做什么啊?”

布雷恩并没有回答,脸上带着一个悲伤、苦涩的微笑,道:“十三,谢谢你将我在镜屋所遇到的事,变为一场噩梦,我也知道难陀为什么会向你道谢,谢谢你改变了我的记忆,可是刚才魔灵战士向我逼近时,我又彷佛看到了那场悲剧,我要救我的母亲,毕竟她是间接死在现在的我手上,我要救她,改变我的命运。”

此言一出,芭雅和保罗都觉得奇怪,镜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他们不是只睡了一觉,做了场噩梦而已嘛,十三又何时改变了他的记忆了?布雷恩又何时害死他过去的母亲了?

保罗大勒勒的来到布雷恩面前,用手摸摸对方的额头,道:“没发烧啊!还是你撞坏了脑子,秀抖了啊!”

布雷恩将保罗的手拿开,恳求道:“拜托。”

十三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就带你闯看看吧!先说明一件事,你有可能会忘记我们,忘记教会,忘记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一个人生,你愿意吗?”

布雷恩坚定的回答:“愿意。”

“那好吧!我在血池旁边等你,去跟伙伴们道别吧,因为很有可能我们将不会再见。”

十三走到血池边,右手高举宝石,引动厄运之塔的力量,只见那血池又开始翻涌,魔力从黑色厄运中发出,阵阵的魔力从被当作耶稣吊着的爱诺西亚神父身躯流过,血池翻涌的血变为数道血柱,在上方交缠着成一个门的形状,伫立在血池里。

打开时空了的大门,十三看着布雷恩,静静在旁候着。

布雷恩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冷心,有种两种表情,面恶心善的难陀,满口脏话,但对付魔物与他骂人一样精采的保罗,一遇到血就会变身女王,现在却红了眼眶的芭雅,这些和自己出生入死,曾经一同完成过无数任务的伙伴,现在突然要道别了,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支吾着说道:“呃……掰掰,各位。”

“哇……”芭雅哭了出来,冲上前抱住布雷恩,哭道:“不要走好不好,人家很喜欢你的说,虽然你太秀气,不够有男子气概,甚至有点娘娘腔,有时还会哭着叫妈妈,但是人家很喜欢你啊!别走……呜呜呜……”

听见此语,保罗一捧心口,做了个心碎的表情,哀怨道:“芭雅,干***枉费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竟然当着我的面说喜欢布雷恩,我的心在哭夭……啊……”

保罗惨叫一声,原来是被芭雅打了一拳。

芭雅一抹眼泪,指着保罗的鼻子骂道:“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布雷恩要走了啊!你不会难过啊!”

保罗挑挑眉,低下头不做声,反倒是布雷恩看着这一幕笑了出来,道:“谢谢你,保罗,虽然你很粗鲁,老爱骂脏话,但我可能永远听不到你那精采有创意的骂人方式了,哈……”

两人一答一唱的闹剧,让他心里轻松了不少,也终于可以讲出想说的话。

“芭雅,不好意思啊!我不能留在这儿,因为我的母亲,我很尊敬她,他却被现在的我害死,现在有这个机会,我说什么也要一试。”布雷恩对芭雅歉然一笑,看向难陀,叹了口气后想说话,却被对方抢先一步。

“别说了,我知道,去吧!去救你的母亲。”难陀那张脸又开始变化,最后出现的是慈祥和蔼的脸,带着亲切地微笑拍了他的肩膀。

而冷心,她走到布雷恩面前,道:“小心,再见。”

布雷恩点点头,再无遗憾的走向十三,再这时,保罗大吼了出来,“嘿,布雷恩,只要有哪个王八蛋欺负你,你记得告诉我,老子我一定打烂他的卵蛋替你出气,就算对方是撒旦也一样啦,老子我罩定你了,有事找我。”

虽然番话毫无意义,但是其中的心意让布雷恩心中感到一阵暖意,他回过身,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做着最后的道别:“再见了,各位伙伴。”说完,走到十三身边,向对方点点头。

见状,十三牵起布雷恩的手没入血门中,在无数的过去里寻找一个适合他的过去……

那个过去,是在一个早晨,小布雷恩背着书包要去上学,沿途中,他就看到了许多无法往生的恶灵正对他狞笑,吓得他不敢多望。

走着走着,小布雷恩看到了一个身穿风衣和一个穿着神袍的男子,他的脸又皱了起来,快步想离开,心中默念主的名,希望能赶走那个他以为是恶灵的家伙。

看着躲着自己与十三的自己,布雷恩问道:“现在该怎么做?”

“交给我吧!”十三说完消失在布雷恩面前,然后向变魔术的突然出现在小布雷恩眼前,吓的小男孩差点叫了出来。

十三一手撘在小布雷恩的肩,眼睛以魔力发出某种暗示,轻柔说道:“别怕,叔叔是来帮你的。”

说话时十三又加强了魔力,让小布雷恩愣愣地望着那对眼,心中的恐惧慢慢消去,继而信任,以稚嫩的声音问道:“叔叔,你是谁?要怎样帮我?”

“你是不是常会看见一些恐怖的东西,可是告诉人却没有人相信,凡而把你当骗子,你想不想永远看不见那些怪东西?”

小布雷恩点头如捣蒜回答道:“当然想啊!叔叔你要怎样帮我?”

“很简单,你先闭上眼。”

依言,小布雷恩听话的闭上双眼,十三左手放出魔力,缓缓的抹过对方的额头,然后松开手,回到了布雷恩身边。

布雷恩怀疑的问道:“这样就行了吗?”

十三点点头,两人看向在人行道上张开双眼,然后东张西望,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疑惑的小布雷恩。

十三又说道:“你现在看看你的身体。”

布雷恩低头一看,却发觉自己开始变为透明,紧张之下还以为失败了,急忙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我替小男孩也就是你关上了与生俱来的第三眼,也同时封闭了你的天赋灵力,让你变成个普通人,所以现在的你当然会消失,因为你已是改变的未来,也等于不会发生,再见了,布雷恩。”

听见十三的解释,布雷恩才恍然大悟,感激道:“谢谢了,十三。”

“嗯。”十三向布雷恩挥手道别,直到对方完全消失,这才回到了自己的空间。

一回到现在,其余四人已忘了布雷恩这号人物,因为在现实中他已不存在,唯一记得的,也只有十三。

难陀问道:“你刚才去哪了?”

十三径自走到黑色厄运之前,右手拿出宝石,道:“现在,我要毁掉厄运之塔,所以,我要将你们先送到塔外。”

只见宝石一闪,灰色的光芒笼罩住四人,当光芒散去,四人已被送至塔外。

“现在,就没有人会妨碍我吸收黑色厄运的力量了,对了,顺便把圣者血泪收回吧!”十三空着的那只手向利威安达口的口中虚空一抓,圣者的血泪应魔力所吸引来到他的手中,然后收到口袋中。

接着,十三望向爱诺西亚神父,道:“真是无知,当撒旦的信徒有什么好?竟然会甘心做这种牺牲,愚蠢。”

十三再度现出真身,黑色的死亡力量毫无保留的放出,双手虚托着灰宝石,令宝石浮于掌心并射出一道灰芒直指黑色的厄运,借着灰宝石的力量吸纳黑色厄运中的力量,转化成属于自己的魔力。

随着力量被吸纳,黑色的厄运开始变小,上头吊着的爱诺西亚父身躯也开始萎缩,最后干枯化为细粉,真正的完成死亡。

过不了多久,黑社的厄运变成一个约五公分长短的十字架,里面所蕴含的魔力完全被十三吸收,吸收完魔力的十三真身又做了改变,胸前除了原先出现的大嘴,更多了眼睛、鼻子,而背后的翅膀也更为巨大,甚至还多长出一对。

“嗯,回复到以前的七成魔力,利威安达真是留了一份大礼给我,不过撒旦教的成员竟会被利威安达所驱使,看来地狱一定出事了。”

塔外,五人看着那栋歪斜的厄运之塔因为失去力量支撑而开始崩塌,一截又一截的消失在五人眼前,最后化为一堆瓦砾。

而十三,吸纳完魔力的他显得精神奕奕,在塔的崩缓前走出,完全不提吸纳魔力的事,而且现在的他,已经不用畏惧神器的抗魔性,他掏出黑色厄运和圣者血泪交予难陀,道:“把这个带回去给教宗,我还有事要办,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

难陀接过两个神器,在一旁的冷心问道:“十三先生,您要去哪?”

“九幽魔界,去寻找一些答案。”

“那我跟您一起。”冷心想也不想就要跟去。

“不。”十三断然拒绝,来到冷心面前,轻摸着对方的头,道:“冷心,妳应该有妳的人生,虽然你的灵魂是我的一部分,但不代表不能将它变成妳的。去寻找妳的灵魂,希望下次见到妳时,妳不是只会对我唯命是从,而是知道自己的感觉。”

“是,十三先生。”将十三当作主人的冷心当然不敢违逆,但这就是十三不希望见到的,他叹了口气,左手凌空在地面画出一个六芒星阵形,当阵形完成后,一扇刻着灵混痛苦哀嚎模样的大门浮现于六芒星中缓缓开启,他向大家道别:“再见。”

“等一下。”

“又怎么了?别浪费我的时间。”

保罗勾住十三的肩膀,笑道:“别那么冷淡嘛!老子想跟你一起去地狱,好不好?”

芭雅两眼一翻,讽刺道:“你去那干嘛?十三要去办事,你去搞破坏吗?”

保罗指着芭雅的鼻头叫道:“我去哪关妳屁事,去观光总可以吧!妳管我。”旋又嘻皮笑脸的又问了一次:“好不好?”

“无妨,但你要有会死在那的准备。”

保罗一拍胸部,答应道:“没问题,十三,老子真是爱死你了,说实在的,跟你比跟主哥要好多了,我决定了,老子我以后就跟你了,老大。”

听着保罗不三不四的话,十三没有半点反应,从怀中拿出暗红十字架道:“把这个带着。”

“为什么?”

“别问那么多,拿着就是了。”

保罗依言将十字架接过戴上,然后脑中传来一阵剧痛,发出一声惨叫“喔……哇”不过比上次好的是这次他并没有昏倒,只是摔倒在地又马上爬起来,对十三挥了一刀。

“老子不跟你了,干,上次也是这样,你是怎样?被鬼搞上了是不是?”

“别废话,要来又快进来。”

“去你的,到魔界老子再跟你算帐。”

就这样,与难陀、芭雅、冷心道别后,十三和保罗踏进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完成了教宗交代的任务,除了回到过去的布雷恩,魔界一行的十三、保罗,剩余的三人来到圣者血泪不完全的结界外,难陀打开圣者血泪的瓶子,倒出一滴红色闪耀金芒的液体在结界缺少的那一角。

“啪嗒”一声,红色的液体接触地面后融入土中,接着包围维尼镇的六个点闪起红光,分别送出一道红线在地上形成一个六芒星,当六芒星完成的那一瞬间,耀眼的红光蓦地闪起,带着强大的爆炸力,“轰”的一声巨响,将六芒星内所有沾染到邪恶力量的物体如摧枯拉朽般粉碎,化为虚无。

红光散去,结界也不存在,维尼镇变成一片空荡荡的白地,清凉略寒的夜里刮起一阵微风,吹动着三人的衣服头发,空气中微带干燥的泥土味传入他们的鼻中,顿时让他们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依稀记得,他们进入塔时才日正当中,而现在,已经夜了。

三人准备离去,却发现一道白光打在他们身上,并发出“叭叭”两声,一个人打开车门正朝他们挥手,三人走上前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开车送他们过来的力米亚。

力米亚走到三人面前,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了,那群恶魔被你们消灭了吗?”

三人点点头,见状,力米亚高兴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架,道:“真是太感激你们了,从五天前你们进到里面后就没了消息,我和爷爷都担心了一下,以为你们出事了呢!”

“五天。”芭雅失声叫了出来,他们才进去不过一下子,竟然已经五天了。

“对啊。”力米亚点点头,走到车旁拉开车门,说道:“我在这儿等了五天了,本来想说明天等不到你们就回去了,没想到会在今天等到你们,上车吧!让我们好好招待你们一番,明天再送你们去机场如何?”

三人没有异议纷纷上了车,离开了这从此消失的维尼镇。

三人离开后,维尼镇一片死寂的大地上出现了不寻常的事,一块约莫巴长大的水渍从原是厄运之塔的地方出现,并开始扩大,翻滚如煮开的沸水,突然一只手带着泥浆从水渍中伸出,然后按向一旁的实地,挣扎着想让自己出来。

只见身体出现的面积越来越多,另外一只手也出现了两只手撑着两旁,努力的让头出来,“哈啊”一声,一颗头颅带着污泥钻出,大口喘着气,慢慢的让整个身体出现在地面。

爬出来后,那人抹掉脸上的污泥,露出一张虽然狼狈,但满身的邪佞之气再加上两颗异常明显的兽齿,任谁也可以猜到他的身分,可是他不是已经被十三给(吃掉)了吗?为何又能活过来?

原来,就在十三咬下头部的那一刻,德古拉随着溅出的鲜血化为血液逃生,留下九成的魔体做掩护,逃离虚无空间来到厄运之塔外,又想起自身无法穿越结界,于是又潜藏于土中,待圣者六芒星启动,那神圣的力量摧毁地面一切物体,确定已无任何敌人后,这才敢出现,要不然以他现在的力量,随便一个芭雅都可以收拾他。

德古拉习惯性的双手往大腿两侧一拨,却发觉拨不到任何东西,身上的那件风衣早就在与十三一战中毁坏,现在的他衣不蔽体,全身沾满污泥,整个人狼狈不堪,他先是微愣,后又苦笑出来:“呵,总算逃过一劫,如果不是以九成的魔体骗过遗忘的罪人,这下只怕已成为被遗忘罪人的食物了,我王啊!您可真是害惨小人啦,不过,您交代小人所准备的礼物,小人已经送到了。”

德古拉看了一下全身后叹了口气,“我王说的真是没错啊!越级挑战真的对身体不好,而且很难看。”

前往拉斯密的途中,三人似乎是太累了并没有多做交谈,直到冷心问了一句:“十三先生,回去那里,不会有事吧?”

此语一出,其它两人望向她望去,眼中带着不解,芭雅问道:“妳说的十三,他是谁啊?”

“呃!”冷心为之语塞,大约算了一下时间,回道:“不,没事,记错了。”

芭雅和难陀疑惑的对望一眼,却没有再多问。

“原来如此,记忆的时间到了。”冷心在心中想着,冷艳的脸不带任何情绪,只是眼中闪过一丝令人察觉不到的哀伤,她心目中的主人再度被人遗忘了,忘的一乾二净,一点痕迹也不剩下。

明明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却没有办法被任何人记住,甚至见面时还有可能兵戎相向,难道这世上,就只有她和教宗可以记得住他吗?

十三的记忆,她拥有,天使死前断翅的一幕,是对方记忆中最深的一面,清晰到让她有如身历其境,体验着那一切,还有对方的心,已不属于魔的心。

冷心歪着头,想着十三交给她的任务,可是她不懂,不懂为什么要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灵魂,难道她做错事了吗?

可是既然十三交代了,那她就会去做好,自己的灵魂吗?她会去试试看的。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