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穆扬
作者:山中火猴 更新:2018-04-23

大块头道:“多说无用。”

和玉田声音阴沉,道:“按我说的做,方才的一切,你的背叛,我既往不咎,何去何从,你想清楚了。”

话罢,他五指一摊,大块头取过小玉瓶,放在鼻尖闻了一下,确认无误之后,转身走去,留下了一句淡淡的话,“你走吧,莫再执迷不悟,如若不然,我救不了你。”

和玉田沉着脸,死死地盯着大块头离去的背影,他在等,他要看看,大块头的言语举动,是为演戏,还是真的。

结果,他失望了。

大块头走到了陈方跟前,将解药递给了他,陈方接过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问题,点了点头,拱手道:“多谢了。”说完,他看也不看一边的和玉田,几个闪掠来到紫瑶身旁,将解药给她,并示意她服下。

紫瑶打开瓶塞,顿感体内的不适都去掉了一些,当即将那小玉瓶内的绿色液体全部服下。

“调息片刻。”陈方提醒道。

紫瑶颔首,就地调息,绿色液体入腹,在她的体内游走一圈之后,将那在丹田周围的一丝雾丝裹住了。

在之前,那雾丝在进入她的体内之后,便直接往丹田而去,在察觉到这异常之后,她立即用体内的力量护住了丹田,这才没有给自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好好好!”

和玉田在看到大块头的决定之后,终于是彻底明白,只见他脸色阴沉如水,连道了三声好之后,冷冷地哼了一声,一句话也不说,闪身离去。

大块头显然是接受了这一结局,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走向了陈方。

陈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大块头,聚散离合,并不是自己努力就行的,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双方相互的,他不珍惜,你便不必介怀。”

大块头点头道:“我知道,和玉田此人心胸狭窄性格狡诈,若你们有下次相见之时,你小心点吧。”

陈方一笑,道:“多谢,你也放心,若真有那一日,如果没有什么生死之仇,我会留他性命的。”

大块头摇头道:“我只是纯粹提醒你,你我先前有怨,可在地下通道的时候,你却舍身救我,此乃大恩,大块头无以为报,故而提醒。至于和玉田今后如何,已经与我无关,兄弟之情失去便不会再有,背叛是不可饶恕的。”

大块头身材高大,看起五大三粗,可不知为什么,这次陈方见他开始,说话的声音,似乎少了爷们的那种粗狂。

不过,陈方知道为什么,当初大块头的鸟就是被他给废了,一个爷们命根子都没了,那还是纯爷们么?听着他说话,再看他现在这幅样子,被自己的主子兼兄弟抛弃,怎么看怎么可怜,心中暗叹了口气,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了。

大块头却是大笑一声,道:“你不必自责,我这是自作孽。”

陈方叹道:“现在你跟和玉田闹翻,可有去处?”

大块头深吸了口气,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这天大地大,却让我迷茫了。”

闻言,陈方沉吟了一会,道:“你可要去苍魂郡前线?”

大块头道:“晚了,若是提前一些天,或许还可以,但现在征兵报名已经结束了。”

陈方点头道:“既然你愿意,那便先跟着我。”

大块头一愣,道:“跟着你?”

陈方笑道:“跟着我,我能让你去苍魂郡。”

大块头心头一震,走后门去苍魂郡,这外来少年,莫非并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正在这时,紫瑶缓缓睁开了眼眸,起身之时,体内因为那雾丝造成的不适,已经完全不在了,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随后,陈方带着两人跟陆鸣汇合。

“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若是穆扬将消息带回去,会有很大的麻烦。”陆鸣建议道。

“多大的麻烦?”陈方问道。

“很大!千木宗的力量,绝不是你我能够抗衡的!”陆鸣道。

“是么?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先收点利息?”陈方一笑。

“利息?什么利息?千木宗欠我们什么了吗?”陆鸣不解。

“它让我们身处危机之中,这便是它欠我们的!”陈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接下里,他带着三人,回到了那峡谷之中。

“来这里做什么?”大块头疑惑问道。

紫瑶和陆鸣也都是不明所以。

“马上你们就知道了。”

陈方一路疾奔,顷刻间便跨过百来米远的距离,来到了一片小树林。

“该死的,怎么又回来了!”这片林子的某棵树,突然一阵轻微晃动。

陈方来到这颗树的身前,朝后对着陆鸣淡淡笑道:“这就是利息了。”

陆鸣愣了一下,走上前来观察了这树一番,脸色古怪道:“这棵树就是利息?这样的树,在千木宗,没有百万,也有十万啊!”

陈方微微一笑,突然抬起拳头,一下就朝着身前的一棵不大不小的树,打了上去。然而,就在他拳头打出的瞬间,那颗树突然就是一动,整棵朝着地面没去。

“这是什么树?”陆鸣瞳孔微微一缩,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嫉恨间,连忙一拳轰了过去。

“留下他!”

同时,陈方骤然大喝,祭出地魔皇剑,斩了下去!

紫瑶和大块头两人也是齐齐而动,手中的攻击,朝着那周遭的地面轰去,是为给地底造成压力,使其无法逃走。

“该死的,陈方,你敢杀我!”

一个咆哮声从那树中传出,那树被生生逼出地面,因为重创,砸落在了数十米外,陈方四人同时而动,分落成四个方向,围住了他。

“果然是你,穆扬!”陆鸣恶狠狠道。

便见,那棵树渐渐褪去了树皮,犹如褪壳一般,露出了其内的阵容,竟是穆扬。

穆扬缓缓撑起身子,抬手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环视几人,最后目光落在陈方身上,皱眉道:“你如何能看破我的以身化木之术!”

此时的他,身上的气息并不如在地下岩洞中那么微弱,似乎伤势已经好了大半。

陆鸣惊道:“真的是以身化木之术,没想到,你连宗内的这等高级秘法都学到了!”

穆扬瞥了他一眼,讥讽道:“你说的没错,不单单是这以身化木之术,包括遁地术,这两种宗内的最顶级秘法,我们都修炼了。不过,这对你们来说是高级秘法,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魂技而已!”

陆鸣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心想自己都是将死之人,还去嫉恨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穆扬冷笑了一声,不再理会他,而是看向陈方,道:“你还没告诉我,如何看破我的以身化木之术!”

陈方嗤笑道:“你以为,你的术法很高明?”

穆扬沉声道:“以身化木之术,乃是我千木宗两大顶级秘法之一,你说高明,还是不高明?”

陈方不屑一笑,摇头道:“不过尔尔。”

“狂妄!”

穆扬痛斥一声,道:“你如此无知,却是大放厥词,若让我宗内长辈知道你出言不敬,必将你一掌拍碎,然后用作种植树木的养料!”

陈方淡淡一笑,道:“在这之前,我先把你当作这林子内的花草树木的养料吧。”

他话音落下,便见其他三人,气息同时缓缓散开,逼向穆扬。

奇怪的是,穆扬的脸色,并没有想象中的凝重或者是慌张,而是露出了一副嘲讽的样子。

陆鸣眉头一皱,道:“穆扬,你不像是不怕死的人。”

穆扬冷笑道:“你说的对,我怕死。”

陈方道:“若我没猜错,你已经传信回去,让宗内派人来接你了,所以你有恃无恐。”

穆扬道:“你很聪明,只可惜,你得罪了我千木宗。”

“哦?可即便如此,你还是逃不了被当作养料的下场。”

“你不怕死的很惨?”

“我会不会死,尚未可知,但你会死,是一定的。”

“我再说一遍,我千木宗已经派人来接我了!”

“那又如何?”

“来接我的,是我千木宗的老祖!”

“什么?!”

说这最后两字的,不是陈方,而是陆鸣,他失声道:“你说来接你的,是千木老祖?!”

千木,并不是这千木宗老祖的名字,而是一个代号,千木宗每一代的老祖,都会继承这个代号:千木老祖,其修为之强,早在数百年前,其就任千木宗宗主之位时,便已达银魂境六阶巅峰,这数百年过去,他的实力会达到何种程度,已经没有人知道。

甚至在之前,已经有人在开始揣测,这千木老祖,或许已经离世,但真实情况如何,还是没有人知道。如今看来,按穆扬所说,这数百年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千木老祖,尚在。

穆扬讥讽道:“没错,在我进入这峡谷,决定在这里用以身化木之术疗伤之前,因为担心出现意外,便已经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回去,不过说实话,我也很意外,老祖竟然会出现,而且还是亲自来接我!”

陆鸣沉声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你即便在宗内有点关系,但又如何能达到让老祖亲自出面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