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七章 了结(全书完)
作者:飞龙入海 更新:2018-04-23

轰的雷声如有牛命般在浓的像墨一般的乌云里翻滚。…四卫闪电则如利剑,劈开已呈暮黑色的天空。狂风则像唐僧一般呼叫着“要下雨了。快收衣服啊!,

“舍命陪君子。硼,看着一道粗如自己胳膊的闪电,劈在离自己身边不到一百米的大树上,闪电那狂暴无匹的雄资,灼痛了她的视网膜,让她的眼角不可抑制的狂跳,看身边这人,专注的搭着帐蓬,刚才自己可是说是资深驴足了,哪里能软蛋,却这般想,搭帐蓬手已经在颤

了。

又一道闪电更近距离的劈下来,这可不寻常,作为资深驴足,在下雷时,自然是知道选择低四之处。他们此时挑了一个方圆最四的,可是就这会儿,已经有二道闪电近距离劈下来,引地雷本来就不多,如此短时间,居然有二道。被雷劈中。那结果绝对被秒杀。“林强,不对劲啊!你不是做坏事太多了,怎么雷劈得这么近以林强的体质。被劈个百十次也没事,镇静道:“别怕,我也就杀了几十个人,这种程度应该不会被雷劈的。动作快点,雨马上就要下来了

等林强把帐蓬搭好,听这妞嚷了声: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便先窜了进去,抬头看了看,以亿计的雨点争先恐后的扑下来,头一低,便钻了进去。

这刚钻进,“劈劈叭叭,猛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诗音像正常的女孩一般,此时已经点亮了灯,正好奇着看来看去,“嗯!”见林强坐了下来,说道:“在雨中聊天是最舒服不过了,林强,能说说你为什么去拉萨吗?”

“这个”这个原因,有些难以启齿啊!”一看这哥们的样子,诗音便知道有戏了,拉开自己的背包。拿包“香脆,牌的蔡花仔,那架式,像看偶像剧似的。“说说嘛!下雨天谈心事那是就好了。说说嘛”。说着,就要伸过手来拉扯。林强忙后移一下,有点不情愿似的叫道:“行,是这样的,我生不了孩子,便愿一步一步走到拉萨,请菩萨下慈悲。”

诗音便很感动了,这么**的事情。这哥们也对自己说了,哥们义气大作,关切道:“去医院检查了吗?有可能是你爱人的缘故。”

“不是,是我的缘故,精子没有活力,没有小孩,我到也不是太在意,就是我父母和我的老婆,她挺想要一个小孩。你说,男人连这点、都做不到,还是男人吗?”诗音看林强有些激动的样子,连忙劝道:“别急别急,拉萨的格鲁寺很灵的,而且那儿是咱们国家最纯净的地方。好些人在虔诚的祈告后,身上啥重病都好了林强这时笑笑 道:“我也这么想

说了这么私密的话题,二人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许多,诗…走近的地方不少,书看得也挺多,对世界很有自己独立的一套看法,聊着聊着。这妮子微微皱眉道:“林强。我看你有些消沉啊!这可不行。”

“也不是消沉吧!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得过且过的,现在钱也不缺。房子也没有按揭,老婆也挺漂亮。生孩子这种事情,也不是”诗音赶紧打断:“别说,这事一定要虔诚,举尺头上有青天呢!你不是就开个小公司吗?你这种心态,在这激烈的社会环境下,很容易被淘汰的。”

“淘汰就淘汰呗!反正我挣的钱。跟一家老少吃一辈子了,没有孩子也好,谁知道鳄鱼人什么时候过来。天琴星人说三百年就三百年啊!”诗音又连连摇头,批评起林哥们这消极的态度来,那是从人类奋斗的起源史开始说起来,在外面风声雨声下,跟一个养颜的女孩聊天。感觉挺好的。

暴雨下了近二小时,散了,雨过天晴,在太阳光,一道七彩彩虹悬在山头之上,诗…使劲伸展着她那娇柔的身躯,使劲吸了一口气,呻吟道:“好清新,林强,你也大口的吸一下,能让你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愉快。”

“嘻!一起睡可以吗?。诗音拉扯着睡袋,不等林强同意,就钻了进来,林哥们还真是被惊愕了一下,看着她自顾自的摊起睡袋来,那是有些郁闷道:“大姐,咱们也就算刚认识吧!你不是这么相信我吧!”

“一见如故,白头如新,这二个成语你知道吧!你这帐蓬那么宽阔。再说咱们睡在一起,还可以屏烛夜谈,在这方圆百里无人的寂静夜里,你想想,我们二人巴山夜话。多有格调。

“这个”晚上我必打呼噜的

“没事,我老爸呼噜声震天响。林强,你跟你爱人怎么认识的,跟我说说吧!”谗卜妞掏出一口牛肉干来。在睡袋上盘着腿,像幼儿园要听故事的小朋友。

“怎么认识的?我想想哦,有些年头了。哦,那是我在读大三上半学期三分真实,七分瞎编,就扯了起来。

诗音此时,那是完全把这位当哥们了,林强说了一段后,用她有没有恋爱过,这小妞俏脸便现出幽幽之色,轻轻点点头,应道:“我这么一个美少女,当然恋爱过了,可惜姐们我有眼无珠,居然没有看出那子,林强,我家可不是一般的家庭,相当有钱的,家里人知道我跟那人在恋爱,就让我带他来家里转转。我当时不懂事,很是欢喜。可把人带到家里后,接下来我就感觉他变了,感觉很不对劲。不知道我家有钱时。我耍小脾气的时候,过份时。他能跟我瞪眼睛,知道后,唉!”

“这也不能怪他,也不是他的错!”诗口杠诠叹口气,道:“我也知道,可是我跟他那么纯洁的爱情,几爱情吗?是爱情吗?”这妞喃喃自语几下。眼神一下子又轻快起来,笑道:“老话说“门当户对,果然是对的,家里给我安排的,虽然没有什么感觉。可在一起却感觉很踏实,有一种天就算塌下来,也不会变的感觉。林强,你说这也是爱情吗?”

林强很肯定着点头,“当然了。这当然是爱情。 ”见这妞眼神一亮。可又很快暗下去,“那他花心。在外面有女人,被我碰到了。”没办法,林强只能张开嘴。表示惊讶,“他这般家世的男子,外面有几个情人很正常,我也知道,可是碰到了,那情况就不同了,当场我就对他说,我跟他结束了。他也干脆,我看到他的眼神也是有些舍不得。唉!可惜你是有老婆的人,我一见你,感觉就挺好林强双手拱了拱手,道了一声谢。

“被这么打击了二回,我纯洁的心灵算是很受伤了,这不来让大自然疗伤了。看你的样子,对你爱人很忠诚吧!”林强想自己算是已经收起了心,那头点得很无愧。“身上有你爱人的照片吗?有吗,给我看看行吗?”

看林强从背包拿出一精致的盒子。打开取出照片来,拿得是果果在瞪眼的照片。诗音心里觉得,他的老婆应该很漂亮,可是真没有想到。漂亮到这种程度。诗硼可不是东海人,而且叮当把有关林强和果果她们的照片都给整没了,她也不是世家圈子里的人,很正常的不认识果果。

“林强,你爱人好漂亮,身材好好。能介绍给你认识认识吗?。

“当然可以。”见这哥们回答的如此干脆,诗硼嘟起嘴,嚷道:“你什么意思,觉得我都没有资格引起你爱人的疑心是不是?”林强哈哈一笑,拍着胸道:“向天誓。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我这块牌子可是十足含金的。”

看着这女孩那睡个香甜的样子。林强摇摇头笑了笑,打算去外面看看星星,这时,帐蓬处传来轻轻的敲击声,好家伙,都不用想,外面是谁,林知道。

原以为这位老大,会在第二周年出现,真没有料到。

钻出帐篷,见本源老大用“你小子了得啊,的眼神看着自己,林强则嘿嘿笑笑,亲热道:“老大,有嘛事”。大半夜跑过来,还真是猜不出有什么事。

本源听这话,有些不好意思搓了搓手,像极了林强的动作,缓缓道:“小林子,你要有心理准备。”林同学经历了那些,此时的心理素质比较好了,脸不改色,表示自己听着。“林强,可能我赋予你的能力太强大了,读者大大很不夹,你扑街了,而且扑得很惨!”

这话,林强并不能很了解,但也没有问,只是静静的听着,本源似安慰继续道:“不过还是有读者大大咬牙支持的,虽然为数很不多。林强,我要闪人了,别悄,你的世界还在,只是你要失去我给你的能力。能有这个心理准备接受吗?”

林强平心静气的点点头,本源大哥拍了拍小林的肩,道:“后悔我的出现吗?”林强轻轻摇摇头,笑道:“怎么会呢!”

“那便好,好好过日子,我给你的能力虽然没了,不过你有不少修炼的法门,像那独孤九式第二式,练起来,活个上千年,还是能很轻松的。次空间里的东西,给你放在秋水山庄的别墅里,行了,有缘再见吧!”林强心头可还有一件事。急问道:“老大,那那个人呢!”本源知道林强指得是什么,道:“这人我给收了吧!还有什么事?”

这么一问,林强倒还真想出一事。便道:“那个,您离开后,我那今生孩子的事。”本源一挥手,笑道:“自然可以,不过兄弟,你可悠着点,没有我给你做后盾,不加节制的话,你可真能给吸干了,还有什么事吗?”林强摇摇头,知道这一次本源老大离开后,大概就是永别了。心情有点起伏,“拥抱一下好吗?”

诗音在太阳升起来前仁会儿。便醒了,见身边空空如也,摸摸睡袋。冰冰冷的,套上外套,钻出帐蓬时,正好通红初升的太阳,从东边的山头跃了起来,那金黄色却柔柔的阳光,把林强渡了一层金。看着罩着金光的这人,对自己展牙一笑,诗…的心头突然砰砰的跳快起来。有如揣着一只松鼠。本书完

偶知道,坚持偶的哥们,那是咬牙让偶有信心,码字!这本扑了,而且是死去活来的,不过有你们的支持,偶是会一直码下去的。嗯,事实证明了,偶是写不了“困龙。流的,年纪大了,这种体裁写不动了。下本偶想写本刚健的,纯爷们。支持小弟吧!那个再次感谢订阅和打卑的哥们,记得那一天,五月几号来着,点开页面,看到有人打赏、还投了好几张评价票,那人叫铁剑狂龙”情那叫一个激动,那叫一个抖动,大概是破啥的感觉,接下来,大哥您就一直破偶,更新票、还是那啥月票,让偶真是印象深深刻啊!你跟哥几个一直的支持,偶真是铭记于心,说啥战斗不止。那这本结束了,当然那叫一个突然,跟出车祸似的,不过偶知道,哥几个支持偶,就是支持偶码字,倒不是因为这本写得值得你们订阅,偶现在就码新书,会继续活着的。下本再聚,眼泪汪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