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者:郑非凡 更新:2018-04-20

   大二开学的时候我和明朝一块搭车去C市,爸爸妈妈照例对他唠叨了一大通。 

 我站得脚疼,干脆扔了他们一个人在车站逛着。还没走到大厅,迎面就碰见了徐成毅。他看见我,先是一愣,又挠了下头,略显局促。 

 “嗨!”我扬起手招呼他。 

 他笑了笑:“小燃,去学校啊?” 

 “彼此彼此。”我在他和自己间划了划。 

 打完招呼,也算不错了,至少他不像那时候。我从他旁边走过去,却听见他的声音传来,“小燃,我知道你没有做过什么,我也知道是黎好自己她……但是原谅我,我只能这么做。她受伤是因为我,我要负起责任。反正……在你这里,我连一丁点的可能性都不会有。” 

 我站定了一会,走进了大厅。 

 不能回应,破裂的关系是接续不上的。 

 可我的心又不是铁做的,软软的地方,默默的疼。 

 快开车的时候我逛回去,发现爸妈居然还在和明朝说着什么。 

 “哪来这么多话,千叮咛万嘱咐的,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暗暗嘀咕。 

 明朝只瞟我一眼,就看出我在发牢骚,揉揉我的头发:“小燃,叔叔阿姨也是关心你。” 

 “我知道。” 

 隔着窗子,我看见爸妈,他们还在絮叨着。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的那些话,也不过是悄悄嘟囔几句罢了。 

 “我刚才看见成毅了。” 

 “他也是去学校吧?” 

 “是啊……”纵有千言万语,隔在喉咙口,怎么也无法述说。 

 沉默,车厢里只有沉默。 

 旁人的喧闹声渐渐大了起来,全部听在耳朵里。 

 那么嘈杂。 

 就算彼此都心知肚明又如何?结果却没有一点变化。 

 我宁愿徐成毅继续误会,宁愿他什么也不要知道。 

 车子开动的时候,明朝小心地往旁边挪了挪:“座位宽松点,会比较舒服。” 

 我想到妈妈说的话,明朝对我真的是一心一意。 

 “谢谢你。” 

 明朝在身边叹了口气,长长的叹息声,像巨大的锤子敲打在我的心底。 

 我知道他要的不是这些,但我还是退缩了。 

 车窗外是大片大片的绿色。 

 远处开阔的天空是那么干净的蓝色。 

 心缩在壳里,不敢再动。 

 开学没几天,丁慧失恋了,趴在我肩上哭了个够戗。 

 “我,我真是难过!”她哭哭咧咧的边拿着纸巾擦脸边说。 

 我拍着她的背安慰她:“想开点吧,反正天涯何处无芳草?” 

 她忽然破涕为笑,推我一把:“什么啊,你要真这么想,干什么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我瞥她一眼,拉长声音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反正我啊,可没像某人那样,哭得鼻子眼睛全是红的。” 

 她哇哇叫起来:“好哇,你敢说你一次也没哭?!” 

 我语塞。 

 我当然哭过,也伤心过。寒假的时候,季寒打电话来说分手的时候,暑假的时候,我哭了不止一次。甚至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从那份伤心中解脱。 

 “看吧,只知道说我,哼!”看到我这样,丁慧得意起来,没多久,又耷拉起脑袋,“不过说实在的,就是会难过嘛!我又觉得不值得又觉得不甘心。”她抽噎着说,扔开用完的纸巾,干脆把我的衣服当手帕。 

 不值得,不甘心…… 

 这样的感情或许我也有过。 

 我想起寒假坐公车的时候想到的那些,我把那时候的想法讲了出来。 

 “丁慧,我想,爱一个人就像是搭乘了一辆单程汽车。我们可以选择在中途的任何一个站点下车,但永远不会有另一辆车来再把我们载回去。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轻易的搭乘上正确的那趟车,也许总是会坐错,等到老的时候,也许还在不断的上车下车。或许,很多年以后,我们会觉得当时的我们多傻啊!可是,那一路的风景,只有乘过车的才会知道。就算我们选择在下一站下车,这一站的风景不也是美好不可替代的回忆吗?” 

 她眨了眨眼睛,睫毛上还沾着几点泪水,似有所悟。 

 我满意于这样的效果,站起来,准备去给她拿另一包纸巾来。 

 刚转过身,我却被她喊住了。 

 “林燃,可是……既然你自己也知道,你已经下了你的那辆单程车,为什么……你还要在原地转悠呢?” 

 我没有回头。 

 想了很久,我苦笑着说:“那是因为,我害怕再坐错车了。” 

 我没有对她说真话。 

 每次午夜梦回,我想到的都是季寒,这样的我,要怎样才能去爱另一个人? 

 “但那辆车不是一直都等着你吗?”她听信了我的话,走过来,扶住我的肩,“我早就看出来明朝一直在等着你,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呢?而且,我想你也不是不喜欢他。” 

 我不吭声,我喜欢明朝,当然喜欢。 

 从小到大,他一直陪伴着我,关心我,照顾我。 

 可是那是不一样的。 

 明朝和季寒,是不一样的。 

 在我心里,对明朝的喜欢,更多的仍旧是过去青梅竹马感情的延续。如果说有什么多的,那就是感动和感激。对他爱护我的感动,对他为我做了这么多事的感激。 

 可是季寒…… 

 我不得不承认,也许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他是我心里的结,解不开,就无法再爱。 

 丁慧见我不说话,接着说道:“你到底在迟疑什么?犹豫什么呢?难道你还在爱那个人?” 

 “我,我不知道。” 

 “何苦呢?你也知道分手了,过去就过去了啊。” 

 “是啊……”对这些理论,我都了解。可是要身体力行,我无能为力。 

 “别再想过去的人啦,你看你,这几个月,瘦了这么多……就算我不心疼,某人也会心疼啊。”丁慧拿明朝和我开玩笑。 

 我被她逗笑,冲到寝室的镜子前,语气兴奋,“我真的瘦了吗?真的吗?” 

 身后,从丁慧的位置,飘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不用提醒我,我知道,自己是在强作欢颜。 

 下午吃完饭明朝就来了,直接找到我说是要谈谈。 

 我瞪了丁慧一眼,就知道是她出卖了我。哎,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啊! 

 “小燃……我以为,你应该是想开了。” 

 明朝看着我的神情很认真,“你说给丁慧的那些话,也让我以为你是想开了的。可是,我只要看到你的样子,我就不那么确定了……你告诉我,你真的想开了吗?” 

 要不要对他说实话呢? 

 我踌躇着,不发一言。 

 “我记得,你曾经说一切都有可能。当时我很高兴,我以为我对你的意义,终于就要不一样了。我也说过,我会等你……可是小燃,你知不知道,你总是这么郁郁寡欢的样子,让我有多难受?”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 

 “我说过,你不需要对我说这句话。” 

 可是我真的很抱歉啊,朝哥哥…… 

 “朝哥哥,我,我一直当你是最重要的哥哥,我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你的感情让我很感动。”可是……可是我没有办法……爱你。 

 “可是过去的感情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圈在里面不出来呢?” 

 “我也想出来啊,可是……” 

 明朝敲了敲我的额头:“傻丫头!”他停下脚步,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我,那样的专注,那样的认真。 

 我避开了他的视线,他的爱,我承受不起。 

 明朝的身影,很修长挺拔,仿佛所有的风雨都可以被遮挡。 

 如果我能够自私一点,就接受了这份感情。因为每个人都说,和一个爱你的人在一起,会幸福得多。 

 “朝哥哥,这样对你不公平。”要你一直等我,我却任何回应都没有。而我……“我还爱他,也许……”会一直爱下去。 

 这样对你太残忍。 

 夏末的傍晚,凉风习习,真正的炎热还没有来临。梧桐和香樟交错在街道两边,叶子是清一色的碧绿。还没有黑的天空隐隐泛着蓝色,弯弯的月亮已经现出了端倪。 

 路灯一盏接一盏地亮了起来,白色的光洒了一路。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我只希望,小燃能够快快乐乐的。”明朝摇了摇头,阻止我刚想张开的口,“现在你只要听着,好吗?……至少,至少让我试试,能不能让小燃的笑又重新恢复成原来那个样子……好吗?” 

 我能够说什么呢? 

 我只能点点头,接受了他的提议。 

 *** 

 日子又过去一个月,看看日历上做的记号,今年的生日,又要到了。恍惚中,又记起去年的此时。突然出现的季寒,我的惊喜。可是今年却不可能再有了。 

 望着日历,我的眉间一片阴霾。 

 丁慧开门进来,看我傻坐在桌子前,拉我一把:“发什么呆呢?你不会是忘记今天下午明朝的辩论赛了吧?” 

 实话说,我真的几乎要忘记了。 

 惭愧地笑笑,我站起来:“没忘啊,现在去么?” 

 “当然现在去啊,你不知道学校垂涎你家明朝的人有多少么?真不知道,你怎么还能稳坐钓鱼台!” 

 “呵呵……”我干笑。 

 明朝的确是很出色的男生,喜欢他的人很多,我怎么会不知道。 

 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出现一个人把他抢走就好了。 

 然后又被自己的念头吓到。 

 从寝室楼去举行辩论赛的学生活动中心,需要穿过C大的大半个校园。校园内的山坡上,层层红色的枫叶似乎连天空都染成了绯色。 

 明朝在中心的前面等我们,远远的,我看见他站在那里。 

 眉宇间显而易见的温柔和快乐。 

 心里又开始难过……他要求我的那么少,我却连最基本的也难以给予。 

 眼角忽然一跳,好象有个很眼熟的身影闪过。 

 我的目光飞快地追随过去―― 

 只是一个侧影和季寒有些相似的人罢了。 

 看清楚之后,我失望地回头,与明朝若有所思的视线撞上。 

 朝他笑了笑,把另外的心思都隐藏。 

 我的时间,应该给明朝。 

 不该是季寒。 

 *** 

 生日这个特殊的日子终于到了。 

 早上的空气清新冷冽,十一月,太阳却灿烂的洒满整个校园。风哗啦哗啦吹过,惊起林间一群白色的飞鸟,被阳光罩上一层的金辉,无比灿烂。还不够寒冷,过去的一些点滴,就渗透在那些寒冷的日子里。比如月光,雪地,你的珍惜。不是现在这种天气,不高不低地吊在那里。 

 明朝前一天晚上发来短信说,会有惊喜。 

 对于惊喜,我早已经学会不去奢求。 

 和明朝约在一教前面见面,这栋C大最具历史的教学楼有些破旧了,呈弧形的楼面前面有个花坛,地面是一块一块的格子砖,我就站在这里等他。 

 还没数几块,明朝的声音就响起来:“小燃,我记得我昨天晚上和你说过今天会有惊喜吧。” 

 我抬头,拉拉嘴角:“是什么?” 

 突然,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须臾我低下头,自己对自己说,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 

 我就要学会忘记,为什么又要给我希望? 

 泪盈于睫,我听到季寒的声音,“真的是我,林燃。” 

 眨眨眼,我刻意让自己显得镇定冷静,“你来干什么?” 

 眼睛上好象被什么抹了一下,半天才回过味来,哦,是季寒的手。他站在我面前,扬着嘴角,笑:“我以为,你希望我来。” 

 我是希望你来…… 

 话出口却变成其他,有些哽咽,“我们又没关系,希望你来做什么?” 

 当初,一个电话打来,就分手。 

 我要的解释都不给我。 

 现在这算什么? 

 季寒朝前一步,站近些,离我只有一臂之遥,“怎么没关系,不是第一次说了吧,你是我的人啊。” 

 我盯住他,“是你说分手的。”是你让一切可能变成不可能。 

 “我后悔了。” 

 我沉默。就像此时沉默地照下来的阳光,穿过树枝,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个跳跃的光圈。 

 没有来得及反应,伸过来的手臂将我圈住,稍一用力,我已经在他的怀里。 

 季寒的声音从头顶上低低地传来,“林燃,我是真的后悔了。其实……” 

 我闷闷的说:“你不用这样的……” 

 “你让我把话说完。”季寒按了下我的脑袋,更用力地让我贴近他。鼻端是他身上的气息,又一次无法忍耐的心动。 

 你对他,从来就是这样渴望,林燃。 

 怎么骗,也骗不了自己。 

 “我那时候就想说,可是你似乎已经认定我不爱你。其实,我爱你,林燃。” 

 猛然间听到这么……呃……劲暴的话……我真的呆住了。 

 “一直不说出来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你误会我和小蔚了,我说的那句话,也不是因为不爱你。我只是……看到你和明朝在一块,很生气。那时候,我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跑过去狠狠地揍他。可是我知道,这些都无济于事。你的倔强,让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你知道吗?” 

 我有种听天书的错觉。 

 一切都是我误会了? 

 “可是……” 

 “小蔚是我妹妹,我疼惜她,也希望你和她能够好好相处。那段时间,我的舅舅舅妈正就她的事打官司,我不能扔下她不管。” 

 “如果……如果当时你说出来,我也不会那样啊。” 

 “真的吗?可是你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或许是吧,被遮蔽的眼角,看不见他的解释。 

 “但你一直不说话啊。” 

 “我也委屈啊,因为你不相信我。” 

 事实证明,某些时候某些误会,只是因为缺乏沟通。 

 云开雾散,心情开始飞扬。 

 “你怎么会来啊?” 

 “是明朝去找的我,他和我说了很多。” 

 “啊?”我一惊,下意识去寻找明朝的身影,却发现,他早就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悄悄离开。 

 “我谢谢他,虽然他是那么爱你,仍然把机会给了我。” 

 我沉默着点头。 

 依旧是钱柜,这次三个人成了四个。 

 我爱季寒,可是对明朝,有着深深的歉意。 

 “差一点骗了自己骗了你 

 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 

 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 

 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努力为你改变 

 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笔 

 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 

 仿佛还是昨天 

 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 

 但闭上双眼我还看得见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很可惜,不是你,朝哥哥。 

 “你不知道我也会吃醋的吗?居然唱那首歌。” 

 “可惜不是你吗?哎呀,朝哥哥对我真的很好嘛,我对他很抱歉的。” 

 季寒撇嘴,“很好你干嘛不要他。” 

 我悄悄的伸了伸手指,正好嵌在季寒的指缝之间。 

 他的脚步滞了一下,又继续走着。但他的手,却牵得更紧了。 

 我悄悄抬起眼睛。 

 依稀在光影之间,看见季寒的耳根后的绯红。 

 我偷偷一笑,“是很好啊,那我后悔了,还是去找他……” 

 被季寒中途打断,“我不许!” 

 我们并肩的身影被灯光拉得长了,而路面在脚下延伸着。看不到尽头,身边是一辆接一辆的车呼啸着来来回回。仿佛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就可以走到天荒地老。 

 风撩起刘海,十一月的空气里隐隐不知从哪儿飘来的清香。 

 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些,胸腔之间也开始充盈着丝丝蔓蔓的甜蜜,缠绕成一片,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 

 ??end?? 

 番外??可惜不是你 

 “差一点骗了自己骗了你 

 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 

 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 

 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 

 小燃拿着麦唱着,目光偶尔会飘到我这里。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小燃的声音微微有些软,把这首歌唱得比原唱更让人心痛。纠缠在心底二十多年的思绪,被她的声音牵在一起。 

 可惜不是我,陪她到最后。 

 我一直以为,总有一天,小燃会是我的。或许我之所以输掉,就是因为这份笃定。 

 记忆的起点,是她张着才长满乳牙的嘴巴哈哈笑的样子。 

 也许就是那一瞬间,我坠入了她亮晶晶的双眸里,再也离不开。 

 小燃很习惯我的照顾,也享受我的照顾。 

 有好几次,我几乎都要以为,她是知道我对她的感情的。 

 可是立刻,我知道那不过是我的错觉。 

 她明明在某些事上出奇的精明,却在这方面迟钝得很。 

 小燃倔强,容易钻牛角尖。 

 她小学的时候,有一次被同学诬赖偷东西,她怎么也不肯承认,又不懂得怎样解决。那天,我赶到的时候,她沉默地站在墙角,固执地瞪着每个人。我的心,被她扯得疼了一下。她的委屈都藏在眼底,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出。但我就是知道,从那天起,我发誓,再不让小燃受一点委屈。 

 但似乎有时候,我根本来不及。 

 她为了选文理科的事,和她父亲争吵。 

 推开门,看到她脸上的红肿,我真的恨不得,挨那一巴掌的是我自己。 

 安慰她的时候,理所当然地接近她,拥抱她。 

 她根本不知道,我想这样做,已经多少年了。想要拥抱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闻得见她发间传来的清香,我的心蠢蠢欲动。想做些什么,可是不行。我告诉自己,那会吓坏她。小燃根本就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啊!而她,一直将我当做可以全心全意依赖的人,在她眼里,我是一个温柔的人。 

 只有我知道,不是的。 

 我的温柔,只有在对她的时候,才会出现。 

 只是她似乎一点也不明白。 

 我的心情。 

 送机的时候,她哭得一塌糊涂,一点也没注意自己的形象。可是即使是那个泪眼模糊的小燃,在我心里一样可爱到要命。 

 我说她还是小孩子,她却不服气。 

 然后说出让我心跳差点停止的话。 

 她说,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第一直觉,反映是成毅。 

 但她说不是。 

 我害怕起来,忽然想把自己的心情告诉她。 

 然而我失败了。 

 我的声音,湮没在机场的广播声中。 

 直到现在,小燃也一定不知道,我曾经对她说过那句话。 

 ――我爱你。 

 第二次表白,仍旧失败。 

 我选择在她生日的时候,可是,她真的很迟钝。连她的朋友都在第一天见到我就看出了端倪,可是她却一直以为我是她的哥哥。 

 最可怕的是,她有了男朋友。 

 那个叫季寒的男孩子,我不是第一次见到。 

 曾经,有一次,我和成毅一块接她回家,在路上,她忽然望着他,提到他。 

 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做好万全的措施,却没有想到,她的生活里,有许多部分,我根本无法参与。而季寒则不一样,他是她的同学,救她,用一种与我不同的方式渗透进小燃的生命。阻止,已经来不及。 

 我想,他不是那个适合她的人。 

 他总是轻描淡写,态度看不出认真与否。我有时候会想,也许就是这样的季寒,才让小燃迷恋上。然而也仅仅是迷恋。 

 所以,在他们分手之后,小燃会那么久的落寞,我真的没有想到。 

 我不清楚他们之间出了什么事,那天小燃会哭着在我家昏倒。我对她,至少是个值得信赖的兄长。虽然,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出院的时候,小燃说,一切都有可能。 

 我很高兴,以为一切真的有了可能。在这段低落之后,她会忘记季寒,明白我的意义。 

 然而没有多久,我才发现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 

 她似乎忘不了他。 

 而她对我说的最多的话,是,谢谢,和对不起。 

 可是小燃,这些根本不是我要的。 

 有时候我恨不得把她摇醒,可是看到她晶亮的眼睛,冲动化成对她的疼惜。 

 我告诉自己,不能那样做。 

 我告诉她,我会一直等,等到她爱上我的那天。 

 但我终于发现,我之于她,永远都只是哥哥。 

 辩论赛那天,她的目光追逐着一个酷似季寒的侧影,眸子里翻动着的,都是对他的想念。 

 我决定去找季寒。 

 如果他不爱她,至少也要更留情一点,让小燃的梦破灭。 

 见到季寒的时候,他沉默了很久,眉眼间的沉痛和挣扎,忽然让我意识到,面前的这个男人,也许并不像小燃所以为的那样――不爱她。 

 只是他藏得太深。 

 我问他,对小燃,他到底存着什么样的感情? 

 季寒慢慢地说了出来。 

 原来,他也爱她。 

 从最初见到小燃的倔强和镇定,季寒也动了心。他觉得她和他是相似的,但是很快,他发现她不是另一个他。即使如此,他仍然喜欢她。为了小燃,他去拜托不愿意来往的父亲。他也看到小燃坚强背后的柔软。他保护她,爱惜她,在我的触手所无法企及的位置。 

 小燃的误会让他难过,不知道怎样表达的爱只能更深的被埋在心底。 

 听完他的述说,那一瞬间,我下了一个决定。 

 我要给小燃一个惊喜。 

 他们的结果皆大欢喜。 

 我的心却痛得无以复加。 

 我的小燃,终于还是要离我而去了。 

 她有了爱她保护她的那个人。 

 可惜,不是我。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