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离开
作者:微醺浅醉 更新:2018-05-23

易廉感受到一股无名的召唤,他身不由已地在月光下一路奔跑着就往山下走。。

守卫奇怪地看着他,用土话问他深更半夜要去哪里。但易廉双目呆滞,面无表情。

口中一直喃喃自语道:“我要下山,我要下山……”

守卫们虽然认识易廉是圣女正夫,但这几年来,也听闻过班若与他并无夫妻之实,根本没在一起。见他神色异常,便好言相劝,却不放行。

山脚下,三个黑影并肩站成一排,赫然正是妖王、红狐,还有蓝辰!

红狐带着妖王找到蓝辰,蓝辰正在准备夜袭拜月垌,他失去了水麒麟和满湖的蓝晶,等于失去了一切。

此仇不报,他无颜活在这世上。

他正在为如何破除拜月垌坚固的防护阵而犯愁,以前他曾试过几次了,蓝晶剑威力再大,也无法撼动。龙君威又失去了法力,他旗下的幕宾也都被尼堪等人在凤凰巢斩灭干净。蓝辰再无更加厉害的帮手,蓝晶府的力量又不足以一举歼灭已今非昔比的女尊族。

尽管明知道红狐是妖,但狗急跳墙的蓝辰抓住一根稻草就当救命绳,才不管这许多。

他告诉妖王二人,玄清山的丹凤子等人也在拜月垌,他们也正要抓拿班若。

“那易廉也在吗?”红狐问道。

“在,前几日他们还来蓝晶府找过她,如果能与他们联手,来个里应外合,我们就有很大的胜算了!”

于是,他们一拍即合,趁着夜色,连夜就赶了过来。

红狐祭起了蚀心香,念起了咒语,却迟迟不见易廉的身影。

“这拜月垌果然守卫森严,易廉恐怕是被拦阻了。”红狐回禀妖王道。

妖王却冷笑一声:“你们不是说玄清山的人要抓拿她回去吗?那我们就来个守株待兔,等他们出山寨后,来个半路拦劫!”

红狐谄媚道:“大王英明!”

蓝辰却在一旁急道:“你们答应过帮我找到水麒麟和蓝晶的啊!”

妖王双眸绿光一闪,瞪了蓝辰一眼,蓝辰感觉一道寒光闪过,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蠢货!待我控制住班若,还怕问不出水麒麟下落吗?!”妖王阴恻恻地说道。

蓝辰一直在蓝晶府呼风唤雨,何曾被人这样叫唤过。但是妖王修为高深,他又不敢有何反抗之意,当下更是把所有怨恨记在班若的头上。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方解其恨。

…………

一阵山风吹过,易廉出门时虚掩的房门被吹得呯地一声响。住在隔壁的田如蜜被惊醒过来,她赶紧披上衣服,走到易廉门前查探,只见门在风中吱呀作响,房内空无一人。

田如蜜这几天一直形影不离的守着易廉,就怕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往事,引起他的怀疑。没想到他还是偷偷地去找班若了。

她赶紧将衣服穿戴整齐,蹑手蹑脚地到班若门前查探,却见她房内也是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师兄不是来找她,那会去哪了?!”田如蜜又走出石屋群来到月神像广场前,远远地看见山脚下亮着一排火把,更有法宝的亮光耀起。

突然,一道火箭咻地一声冲上高天,在空中炸响。

“呯!”地一声巨响。

山寨里的狗一阵狂吠,很多女尊族人都被惊醒了过来。

田如蜜直觉不好,连忙向山下赶去。

果然,易廉正在几个守卫战作一团,守卫们已渐渐不敌,却仍拼死阻拦,不让他向前踏步而去。

“师兄!”田如蜜惊呼一声,上前欲问个究竟,却不料易廉竟然挥动长剑,在她身前划了道光圈,若非她反应敏捷,倒飞几步,险些被剑气所伤。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田如蜜连连后退,险些撞到赶来的丹凤子身上。丹凤子伸手扶住了惊诧慌神的田如蜜。

“爹爹,你看师兄是不是中了这巫族的盅术,连我都不认得了。”

丹凤子凝神看易廉面无表情,神情呆滞,双眼涣散,的确是受人所控的样子。

他一挥手,甩出一支银针,银针细如毫毛,没有平常法宝攻击时带动罡气的冲击。易廉正与众多守卫缠斗,无暇顾及身后。

银针准确无误地扎中了他的昏睡穴,易廉突然如稻草人一般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守卫们已纷纷挂彩受伤,若非田如蜜和丹凤子赶来及时,易廉已是闯出山去。

班若刚躺下,迷迷糊糊中,被响箭和犬吠声又吵醒了。她重新穿好衣服,打开门,穿过议事殿,站在白玉阶上。看见一排火把从山脚下往山寨中来,人声嘈杂,似乎簇拥着什么人。

他们进入了石屋群,看方位,正是玄清山等人居住的客房。

班若拾阶而下,来到易廉的房间。

屋内已站满了人,田如蜜将女尊族人都赶了出来。迎面看见班若,冷哼一声,喝问道:“是不是你?!给大师兄下了什么盅术?!”

班若懒得睬她,问同样也被吵醒的班烁道:“易廉哥哥怎么了?”

田如蜜被她直接无视,很是窝火,一把拉住她就往外推:“易廉哥哥,易廉哥哥……叫得这么亲热做什么,你给我出去!这里不需要你!”

“你不是说是我下的盅吗?我出去了谁给他解盅?”班若用力甩掉田如蜜的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班烁也喝止道:“如蜜,休得胡闹!”

田如蜜只好气呼呼地让在一旁,双眼喷火地盯着班若,恨不得立马抓她回玄清山,在剑龙子面前狠狠地告上一状,让剑龙子让她以命抵偿。

丹凤子正用双手虚浮于易廉胸前,用真气探查他的身体。只见他双眉紧锁,神情凝重,似乎易廉所中之毒很棘手。

“能让我试一下吗?”班若想起她的天池水可以解蛛毒还可以解漆毒,不知道能不能解易廉所中之毒。

丹凤子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班若,心中一动,且看她有何手段。

他收起双掌,让开身子。

班若站到床前,回头对班烁说道:“麻烦帮忙把他嘴巴撬开。”

她心里很想喊一声爷爷,但就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班烁一愣,但还是凑上前去,伸手一捏易廉的下巴,易廉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巴。

班若回头扫了一眼田如蜜父女。他们一直喊她妖女,她也就不必避讳什么了。

班若吐出了内丹,缓缓地移到易廉嘴巴上方。

“你要做什么?!”田如蜜激动地想要冲上前,丹凤子很意外地拦住了她。他用眼色制止田如蜜,并让她仔细观察班若的内丹。

“没了水麒麟,回山门后,我们就逼她交出自己的内丹!”丹凤子暗暗给田如蜜传音道。

就借这个机会,好好观察班若的内丹,有何奇妙之处,她的内丹威力越大,剑龙子就越有觊觎之心,他们也就越容易挑起事端,置班若于死地。

“释水!”

班若用内丹释放出几股天池水,徐徐地灌进易廉的嘴里。易廉的喉结上下滑动,咕噜咕噜地吞了下去。

班若收起内丹,又对班烁说道:“麻烦你用真气帮他吸收,看看有没有用。”

班烁运起真气,在易廉身前上下左右慢慢移动着。

半晌后,易廉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你们……你们怎么全在这儿?”易廉看着围在床前的众人,疑惑地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对他说。

丹凤子上前抓起他的手腕,把了把脉,轻轻地摇了摇头,对班烁说道:“他只是暂时清醒过来,毒还没有完全解除。”

“毒?什么毒?”易廉莫名其妙地看着大家,显然把昨晚发生的事全忘了。

“是这个小妖女,给你下了盅毒!”田如蜜指着班若恶言中伤道。

班若都懒得跟她辩驳,见易廉醒了过来,暂时无碍,便对班烁说道:“他中的是红狐的蚀心香。可能是蓝辰他们已经来了!”

玄清山的人并不知道班若带走了蓝晶府的水麒麟,还取走了所有的蓝晶。但也听说过从前易廉在蓝晶府被软禁时,的确受一个叫洪湖的女人所控。

“那还不是因为你?!”田如蜜又厉声喊道,班烁皱起了眉,拉着班若走出了易廉的房门:“看来我们要赶紧回玄清山了,以免夜长梦多,再生枝节。”

“可是,我爹娘他们……”

巫咸不在山寨内,没有唤醒他们的药。

“不怕,我可以把他们收进储物空间带回玄清山,相信丹凤子有办法唤醒他们,只是……”

只是要延长他们的元寿就难了,可以说毫无希望。

班烁不忍说破,长长叹了口气。

元神后期高手的储物空间,堪比一个独立的结界,班若倒没有想过可以这样。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听从班烁安排了。

这时,阿孜雅听到族人的禀报,也赶了过来。

班若迎向她,对她说道:“阿孜雅,我们要尽快离开拜月垌,你把阿尼拉领来。”

“叫阿尼拉做什么?!”阿孜雅大吃一惊,但马上领会了班若的意思。

班若为了不给女尊族带来灾难,她决定要把圣女之位提前传给阿尼拉。而且,这也就意味着班若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也许,这一走,她再也回不来了……

ps:也许,这一走。她再也回不来了……

我也一停更,再也找不回灵感了……

对不起,浅醉也要向朋友道别了,事实证明我真的无法坚持,渡不过天劫,成不了神。还是做回一个普通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