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逃!
作者:唐人武君 更新:2018-05-23

第九十三章 逃!

轰隆隆!

随着雷龙自爆,天地齐颤,响声隆隆不绝,堪比春雷,一记接一记的爆发着。

天空雷霆翻涌,密密麻麻,席卷四方。那景象实在渗人,光看着都让人战栗。

那里,银色光芒闪耀,迫人心神,让人心悸,恍惚间,自己像是置身于一片银色汪洋,茫茫无尽,没有任何存在,唯有一股灭世气息,强烈至极,浓郁而迫人。

雷龙自爆,引来如此异象,威势滔天,倘若有人在此,一定会心悸!

咚!

金袍老者与紫袍老者再次硬碰一记,而后迅速分开。此间,二人灵力沸腾,眨眼间交手数千回合。

“哈哈,紫老,你注定失望了。”

金袍老者畅笑,望着天边密布的雷电,看着那迫人景象,而后大笑不止。

紫色老者皱眉,遥望着远处,只见那里有雷电无数,狂暴无匹,似天劫降临,欲要毁灭一切。

几息之后,紫袍老者不禁皱眉,因为,他的天眼居然望不透那边的情景。

“哼,金虫,少嘚瑟,那边什么情况还说不定呢,说不得是那少年大胜,完虐了你的属下!”

紫袍老者冷哼,心里不悦,看不惯对方那副胜券在握的姿态,不由得冷言相对。

“哈哈,紫老心态真好。想象力更是丰富!”金袍老者见状,不气,反而大笑。

“不知道你是愚昧无知,还是依旧的那般傻,这景象,是筑基修士可以造成的吗?”

金袍老者陡然变色,脸色阴沉,话语冰冷,丝毫不顾紫袍老者的感受。

“金虫休得无礼,再敢乱语,小心我等撕烂你的嘴!”

先前与紫袍老者同来的人大怒,怒目圆瞪,指着金袍老者,为紫袍老者不忿。言语间更是欲要动手,但却被紫袍老者给止住了。

与紫袍老者同来的五人,无不气愤,气不过对方竟如此开口,丝毫不给领队颜面。此刻,五人怒火燃烧,随时可能爆发。

咚咚!

场面顿时冷了下来,双方人马围拢,对峙着,丝毫不介意在此大战一场。

金袍老者双手搭在背后,脸上挂着笑容,丝毫没有因为别人的话语而变色。

紫色老者阴沉着脸,心里早有了决断。

“后会有期!”紫袍老者抱拳,面色难看到了极致。

紫袍老者心下早已做出决定,事已至此,只好退让了,继续下去,只会伤了和气,结下仇怨。

紫袍老者说完,身影便一阵模糊,而后竟突然消失不见,随后那五人亦是如此。

此地,极度安静。

金袍老者欢颜尽显,而当紫袍老者他们走后,却又陡然变色,面目阴沉,满身散发着一股迫人的冰冷气息。

“事有蹊跷,尔等与我速去。”金袍老者皱眉,面带疑色。

雷霆之中,许煜龙面色凝重,盯着前方那片狂暴无边的雷霆。

“这就是阶位之间的天堑吗?以我目前的实力,当真是难以逾越……”。

他一声叹息,轻声低语着,面带灰色,心里暗叹,感慨油然而生。

“不,我绝不弱于任何同龄人!我,才是至尊!”

而后,许煜龙气势陡然攀升,双目之中有精芒迸发而出。此刻,许煜龙颇有几分无敌之姿。

“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都踩在脚下!”

许煜龙双拳紧握,沉声开口。而后头也不回,极速远遁。

许煜龙头脑清醒,他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趁着现在,黑甲修士被雷霆困缚,远离圣城才是上策。

嗖嗖!

许煜龙面带忧虑,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疾驰向远方。

“这下恐怕有麻烦了。”

许煜龙皱眉,事情的原因,自己已然猜出了七八成,只是却没想到会发生的如此快。

回想起来,先前还在魔煞鬼屿之中,可谓至尊齐聚,把自己逼人绝境,那时自己仍有一战之力;可现在莫名出了圣城,情况实在……

许煜龙心底疑团重重,为何仙魔秘境毫无征兆的就将众人遣送了出来?那死门之内,又是什么情况?还有,为何龙宝宝爆发的那一刻,天空诡异的出现了巨大鬼眼,那又到底是什么?

想起来,许煜龙不禁起了一身疙瘩,鬼眼出现那一幕,实在渗人,更是诡异,颠覆了自己的想象。

“啊……”

雷霆之中,突然爆发出了一声大吼,吼声震天,带着满腔怒意,响彻云霄。

咚!

吼声震天,而后那雷霆便猛的爆发,朝着四方席卷而去。那里,渐渐出现了一道身影。

黑甲修士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全身被雷电烤的焦黑。他万万没想到,一个不慎,竟会被雷霆困缚。

“啊……”黑甲修士越想越气,长啸一声。

“无论如何,今天,我都得送你前往黄泉了,你的命是我的了!”

他双目冷冽,怒火燃烧,彻底癫狂了,从未想过,自己会在筑基蝼蚁手上吃亏,这让他难以接受。

黑甲修士伫立在半空,正以天眼,在眺望远方。

“既然你喜欢玩,那么我便陪你玩玩!”很快,他便笑了起来,但却异常狰狞。

就在黑甲修士欲要动身的时候,却又陡然变色……

“嗯…?”黑甲修士一声惊咦,不禁再次握紧了战矛。

只见,前方虚空一阵扭曲,而后突然出现了金袍老者的身影。

咚!

黑甲修士蓦的跪了下去,态度恭敬,神色虔诚,丝毫没有先前的那份暴唳。

金袍老者环视四周,脸色却渐渐阴沉了下来,而后眸子大睁,怒视着黑甲修士。

“你竟让他逃脱了?”金袍老者盯着黑甲修士缓缓开口,话语冰冷,带着几分怒气。

黑甲修士闻言,不禁冷颤,而后猛的跪伏下去,却不敢丝毫言语。

“这么说,先前那狂暴雷霆,果真是因他而起了!”金袍老者闭目,深呼吸,似在感受着什么。

“好个狡猾的小子!”金袍老者竟露出了笑容,让人看不透其喜怒。

“不过,你依旧是插翅难逃!”

下一刻,金袍老者却又蓦的变色话语冰冷,如冷霜,似寒冰。

金袍老者语毕,便认准了一个方向,疾驰而去,黑甲修士紧紧跟随,面色难看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