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疯狂五刺
作者:男子闺秀 更新:2018-04-23

不知主上面色为何如此突变,之前只是怒意显露,如今竟转为狰狞。$)

那是狂怒与疯癫,悲愤与苦恼的交织。

主上完,反盯余风,怒目而瞪,在其手指,五丝火苗,瞬间冒出。他袖袍一挥,火苗迎风,幻化成掌,快若闪电,拍向余风。

余风下意识想避开,但心念方起,王者威压便降临其身,想避却避不了。

‘砰!’

火苗幻掌,重重击在余风胸口,只见余风被击得横飞而去,跌落向附近的死水河。

‘咕咚!’

即便河水很浅,淹没不过膝盖,但余风整个人面朝河水,直接趴落而下,溅起一片水花。

主上冷冷道:

“你不是要替和尚去死吗?为何还想躲开?”

“我死,他生,有何不可!你只能是嘴里而已吧?”

“哈哈!”

主上着,狞笑起来。似乎是余风下意识的躲避,与之前他所的话相违背,令主上感到很解气。

河水混浊,尸体漂浮。

“咳咳。”

余风原本灵力近乎枯竭,此刻受王者挥袖一击,体内气血翻涌,觉得万般难受,不小心喝了几口浑水。

他两手撑地,站了起来。

他那素白衣袍,浑水侵湿,胸口出,五指痕迹赫然显现,仿佛是印在那里的黑爪,血肉烧焦。

余风面露痛楚,却努力的挺起胸,抬起头来,他昂首挺胸的道:

“前辈,我若死,你能否让和尚安然离去?”

主上冷笑道:

“梁风。别自欺欺人了,方才你下意识的躲避,已经出卖了你。以命换名,只是你一时冲动,随口而已!”

余风方才,只是他的意识反应。每个人受到攻击时,都会有躲避的想法。

“前辈,我只想知道,若我死,和尚能否活命!?”

“梁风,你当真愚蠢!要用自己的性命,换别人的生命?”

“和尚不是别人,他是我的兄弟!”

“好个梁风,本王就不信。你真能替和尚去死!”

炎军主上在过去,一定被兄弟出卖过。要不然,他一听到‘我死,他生,有何不可!’就不会陷入回忆,反应那么强烈。而且他还一直否定,余风的话只是余风自己而已。

他这是因为被兄弟背叛过,心中不愿意相信。世间有生死兄弟情谊。

如果和尚能够话,一定早就再次骂余风孽障了。只是,现在的法罡,咬紧牙关,死死抗争,才不至于双膝下跪。

可他的嘴角已经露出血丝,王者之势。震慑人心,威压无尽。

“只要你答应我,我死之后,和尚能够离开。我便让你亲眼目睹,我能够为自己的兄弟死去!”

余风继续道。得血性升腾,令人动容。

“好!本王答应你!你死,他活!”

主上沉声一,袖袍再挥,一把匕首,猛然飞出,插在余风旁边的一具尸体上。

主上冷道,不带丝毫感情:

“你死给本王看看!”

插在死尸上的匕首,在混浊的水面上,在皓月星辉下,显得异常雪亮。那泛起的光芒,如此清亮,却非常刺眼。

余风二话不,抓起边上的匕首,对着右大腿就是运力一插!

半尺匕首,直没肉身!

因为余风的**过于坚韧,血,自匕首周围激射而出。一滴滴,滑落而下,滴在死水里,仿佛响起‘叮叮’的声音。

之前,余风脸上受主上一掌而露出的痛楚,竟丝毫不见。

此时,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吃惊的平静。

法罡见到余风真的要为自己去死,内心触动,想开口,却不出话来,小眼睛直直瞪向余风。

“这一刺,感谢前辈的到来!”

余风突然笑了。

与此同时,他拔出匕首,一串血珠,飙飞而出。

“这一刺,感谢前辈前来送行!”

余风想到能够为和尚而死,心底不由得激荡起来,完全没有丝毫悲伤,话也不禁渐渐大声。

话随匕落,第二刺,余风插在了自己的左大腿!

一如先前一样,鲜血直射。

“第三刺,我替和尚向你道歉!”

毫不犹豫,余风第三刺,插向了自己的左臂。

匕首穿臂而过!

此刻的余风,他不痛,一定是假的。血肉之躯,受器所伤,岂有不痛之理。但他的豪情,他的热血,盖过了身体的痛楚。

于是,十几个修炼者如今看见到的余风,是一个疯狂的自残者。

他们交流道:

“我一直不明白,作为一个修炼者,梁风为何要杀了四万炎军,最后,又替炎军守住烟火城。”

“现在即便不明白真相,我知道,他必有坚持的理由。而他所想的理由,就是一种选择!”

“一旦他做出选择,就是死,他也无怨无悔!”

“此刻的他,真是令人震惊啊!”

“这样的人,不可轻易招惹。”

“没有招惹的机会了,主上原本就没有杀他的意思,如今,他反而觉得活得不耐烦了!”

“也许,主上会网开一面呢……”

主上嘴唇动了动,脸面抽了抽,目光依旧吓人。

“第四刺,为了如此豪情一刻!”

余风话音,一次次变高。

他没有片刻停息,从手臂中拔出的匕首,瞬间又插入了腹部!

十几个修炼者,面色不禁一紧,仿佛刺进他们自己的腹部般。他们心底间,不由得佩服余风的勇气。

随着匕首刺进腹部,余风脚步不由得晃了一下,可能是刺破了内脏,但他很快便又站得挺挺的!

此时,余风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

“第五刺,我死,他生!”

余风最后一句,变得异常平和。他的目光转向法罡,露出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

接着,他猛然拔出腹间匕首,大手扬起,刺向胸口!

法罡看着余风疯狂的画面,他呼吸急促,刚烈如他,眼光不禁晶莹,低吼一声,‘啊……’,双膝跪地,就此晕倒。

余风最后一刺,便是心口。倘若他真的刺中自己的古心,半尺匕首,必是要了他的性命,而他没有停下的意思。

谁来救余风,不,应该,谁来阻止现在疯狂的余风?

主上真的会网开一面吗?

只见主上凝目而视,脸色虽有所缓和,却没有阻止余风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