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贰百五十四章 险境
作者:柒十二 更新:2018-05-24

--

-->

旭峰晨辉还在桌案上奋笔疾书,皇帝看了片刻后,什么也没说就走出了御书房。也就半柱香时间不到,便又返了回来。

虽然脸上依旧是毫无表情,但旭峰晨辉知道,他定是安排于显中做什么去了。

实际上皇帝和旭峰晨辉都知对方此刻心里所思,皆是心照不宣。

“儿臣已拟好了圣旨,请父皇过目。”

皇帝接过黄绸,看也未看,便置于一旁,说道:“那么就将它们都暂搁一边,朕现在很想听听这几年你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新奇之事、新奇之人,今夜你就别回去,朕已叫御膳房准备了饭菜,咱们父子俩就在这秉烛夜谈。”

旭峰晨辉微笑着应道:“当然,既然父皇想听,那儿臣自然愿意讲。”

**

陈隐觉着自己真像是在坐牢一般,一个人待在院中发着呆,若不是要等着皇帝的赦免,他才不会在这种地方多待一日。

现在夜已深,宅院里的下人们都已就寝,仅有零零几个皇宫侍卫偶尔会巡逻经过。

此刻陈隐还睡不着觉,这一次独身出定华山来京城也没用多少时日,却是觉着若隔年般未见瑛璃和婵玉了。

皓月当空,连池面上摇曳地圆月倒影都是那么亮堂刺眼。

陈隐遗憾婵玉没有亲眼见着这轮美景,像极了他们初见时,婵玉授其玄月剑法的摸样。

“陈少侠。”

陈隐正想着,忽听有人唤他名字,转头一瞧又什么都没见着。

“陈少侠。”

又是一声,陈隐依旧没瞧见人,微微一闭眼,感觉到池水北面墙边有一个熟悉的气息。

陈隐睁眼朝那方望去,却是没有做任何回应,因为这气息的主人是天云舒的红雾。

“可否过来,我不便在此处露面。”红雾知道陈隐看见了自己,但见其没动,便又开口说道。

陈隐左右看了看,没有巡逻的守卫,对方的气息平稳,没有恶意,于是他缓缓走过去:“红雾姑娘,这么晚了来此是为何事?”纵然是确定了红雾在哪个地方,陈隐依旧无法用肉眼辨别出来。

“是我们老爷子希望你去一趟天云舒,”红雾缓缓从翠竹丛后走出,“他想跟你聊几句。”

“这都已经是几更天了,明日不行吗?”

红雾笑了笑:“天是晚了些,不过少侠也不是还没睡吗?若是少侠怕我们记恨碧峰和天池之事,那便是多虑了。”

陈隐还真就这么想的。

见陈隐踌躇犹豫,红雾忽然想起什么,又说道:“恕我忘了最重要的,老爷子说他要跟你聊的事关乎你的性命与你向皇上所求之物,若是不去也不勉强,但少侠定会后悔。”

红雾已经走到了陈隐的面前,气息没有丝毫浮动,不是说的假话。陈隐思虑再三,红雾最后那句话还这能把他给说动了:“既然如此,我便随姑娘去一趟,不过我有一事不明,为何姑娘不正大光明的来这里找我?”

“这是老爷子的意思,自然是有其原因,许过会儿少侠就比我还清楚了,”说着,红雾转过身,脚步轻盈一跃上了墙,“文足羽阁主不在京城,感知结界形同虚设,所以陈少侠不必忌讳使用衍力,请全力跟上。”

陈隐并不需要使用全力就能跟上红雾,他还记得上一次在皇宫内使用衍力,就是从侍卫司逃走,然后让御前阁和侍卫司的人追了几十百里,现在却是正好相反,想想也觉着好笑。

片刻后,红雾将陈隐带到了天云舒的大堂,贾斯翘着腿,躺在长藤椅上,像是已经睡着了。

“老爷子,人带来了。”红雾在堂外唤了一声,却是没有任何回应。

“睡着了。”陈隐说。

红雾叹了口气,觉着有些丢人,她径直走进去,踢了脚贾斯的长藤椅,贾斯一下子就惊坐了起来。

“老爷子,人带来了!”红雾又说了一遍。

“哦哦,刚才打了个盹,睡着了,”贾斯睡眼朦胧地看向陈隐,对红雾摆摆手,“速去歇息吧。”

红雾退走后,贾斯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玩笑道:“人老了,眯一下眼睛就不省人事,来坐木凳吧,那样好谈话些。”

陈隐跟着贾斯坐到一旁的木凳上,两人就这样面对面,中间没有任何遮拦,陈隐忽然觉着尴尬无比。

“红雾姑娘说,您有事找我聊。”陈隐为免尴尬继续,先开腔道。

“是是是,”贾斯点着头说,“你可知道言鹰死了?”

“是有听说。”

“可有的人不认为你只是听说。”贾斯依旧用似在开玩笑的口气讲。

“什么意思?”

“你知道天云舒是干什么的?”

天云舒是干什么的,陈隐自是早就谨记于心:“替皇帝杀人的。”

贾斯点点头:“对,杀那些难杀或不好在台面上的人。”

说完贾斯便意味深长地看着陈隐。

陈隐一愣,忽而背脊一阵发麻:“皇帝要杀我?”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