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三章 生产大计 (二)
作者:虫族魔法师 更新:2018-05-23

呼!黑龙凯米特再次腾空而起,为了兽人国与北方大陆诸国的纠纷,光暗之殿新的光暗圣皇陈宇,携大审判官马里亚、菲丝以及月影无双忽然现身红龙帝国帝都。

因为陈宇带着和平的信息而来,事先也与神庭和红龙帝国皇朝达成了初步的协议,所以陈宇的到来,并没有给北方帝都制造大乱,反而受到了空前隆重的欢迎,神庭老教皇与冈雷斯大帝亲自在陈宇的陷落地点迎接,因为陈宇的到来,北方帝都派出了五万皇家军队维护秩序和保证陈宇的安全。

这一天北方帝都某方场之上军乐嘹亮,站满了皇亲、贵族与神庭大小神官,当空中一条巨大的黑龙缓缓降落,最后停稳之时,军乐一停,只见黑龙身上的那只简朴小屋很快钻出了一脸微笑的陈宇,紧跟在陈宇身后的是庄严肃穆的大审判马里亚,接着便是丽颜倾城的月影无双和典雅华贵的菲丝。

广场之上,许多人早已想一睹这两姝的风采,特别月影无双之名,早已风靡整个神抚大陆,此时当月影无双一出场,顿时响起一片的惊叹声,贵妇们纷纷交头接耳。

“真不敢相信,这世上真有这样美丽女人!”

“那旁边一个也不错,如果不是因为她身边的实在是太耀眼。我看也足以打动天下的所有的男人。”

……

平时最刻薄的贵妇们此时都在由衷的赞叹,也许是因为远方的客人,绝不会给她们制造威胁,所以她们才不吝赞美。

男人们包括冈雷斯也因月影无双的出场而僵立了几秒,但他们怎么好失态,立即把视线整中在陈宇的身上,只是脑海中却变得有些乱……

月影无双低垂着眼帘,她知道自己美色的杀伤力,特别是现在这样一个尴尬的身份的时候,男人们总是会暴露出那种**裸的目光。

可这次。她并没有拒绝陈宇的邀请,一口答应跟陈宇来红龙帝国“玩玩”,直到现在她都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陈宇又想对自己怎么样,想着她微微的有点心跳加,眼角飞快的瞥了前面的陈宇一眼。

不过五年的时间,也让她充分的体会到了他对自己的尊重。那么缓慢的,一寸寸接近她的芳心。所以平时她对他总是有些不屑,可在有些事情上,她还是很配合陈宇。

如这一次……

或许唯一不被月影无双美色所迷的只有陈宇对面那个瘦小的老头,但也是戴着紫黄色教皇之冠的老头,他的全部目光,从陈宇走下龙屋之时,便集中在陈宇的身上。

而陈宇的目光也很快的锁定老头的眼睛,在那初始昏浊但逐渐清亮的老人的眼眸里,他看见了自己的影像,此时陈宇已是走到了老头的近前。

“无比让人尊敬的教皇,劳动您尊贵的身体前来迎接,真让我过意不去。”说着陈宇张开手臂。

那一霎老教皇脸上的庄重神情,顿时完全舒展,站在原地也张开了手臂,非常自然的愉快的笑着:“欢迎你。年青的光暗圣皇,你的到来将成为历史最闪耀的印记,你是神抚大陆当之无愧的和平之皇。”

一老一少的两位宗教之主抱在了一起,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而后陈宇又与冈雷斯握手拥抱,有意思的是,拥抱完毕之时,陈守当着另一位宗教最高领袖之面,赐予了冈雷斯大帝圣光洗礼。

只见陈宇爽朗的声音在广场上震荡:“爱不分国界与地域,甚至她也不分哪一方天界与神界,愿无界之爱的圣光,洗去一切的污垢,以我之名,降临吧。”

一柱巨大的圣光骤然的把冈雷斯笼罩其中,旋转的五角星芒令人目迷五色,冈雷斯尴尬无比的呆立于圣光之中,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圣光突临之下,全身顿时一轻,感到所有的沉年旧疾全部被清洗的一干二净,似乎一下年青了十岁。

广场之上的皇亲贵族们也想不到陈宇会来这一手,都是大大的一愣,却不想陈宇的手再次轻松的一抬,大片的圣光如斜飞的雨丝,不仅把他们包括在其中,就连老教皇也没放过。

可想而知,一时之间老教皇的感受,除了呆立当场,别无他法。如果要比圣光洗礼术,还有谁能比得过光暗圣皇亲手施加的洗礼圣光,此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周围的卫兵们,全见识到了光暗圣皇亲手施加的圣光的威力,真是轻而易举的把整个广场全笼罩在其中。

但随后,陈宇又以弟子之礼亲手牵扶着老教皇,温语相向,一同步入马车之中,真是大棒与胡萝卜并出。

陈宇这一手也给后世留下了诸多的悬念,一直到若干年后,人们还弄不清,当时教皇与光暗圣皇是不是暗中较量了一手,从当时的情况上来看,无疑光暗圣皇漂亮的胜出。

陈宇这一手也使得,第二天他在红龙帝国帝都中心大广场上演讲之时,整个容纳十万人的广场,完全被挤的水泄不通,宗教信仰一下子完全的被打破,人们如此捧场,为的也就是想亲眼目睹一下光暗圣皇的圣光洗礼,到底有多大的神力。

陈宇在红龙帝国的中心广场上慷慨呈词:“……虽然整个世界都在**的统治之下,但亿万和平的愿意也一直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当**牵引仇恨怨念的战车之轮,向我们滚滚袭来之时。我们拿什么来面对它们,是的,那就是爱!无私、无国、破除一切隔阂的爱。……清除一切污秽肮脏的圣光,以我之名,降临吧!”

轰然中,一团无比巨大的圣光,像是一座闪耀的水晶光罩,在帝都的中心广场之上升起,震撼了整个帝都,在如此神力面前。几万人的匍匐在地,两大宗教之间的壁垒荡然无存。

而陈宇对红龙帝国的出访,也因此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当然,随后,兽人国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解决方案就是除突如斯完全被雅芙派人铲除之外,其他三国皇室重回他们的国家,但是要完全恢复他们以前的国土面积已是不可能。实际情况是三国统一割让三分之一的土地给兽人国,兽人国的军队退出占领三国的三分之二的土地。但兽人国也因此正式的被神庭和红龙帝国承认,并接受神庭的神权管辖。至于之前的战争罪行,由雅芙一人承担,因为雅芙被判定在光暗之殿接受禁闭处罚三年,并永远不得再沾皇权。

这最后一条“永远不得再沾皇权”,是陈宇的北方之行,唯一的失败,但当时他没办法,不管是冈雷斯还是老教皇,都坚决不让步,他们甚至要求把雅芙送到神庭总部去接受与世隔绝的处罚,当然这一点陈宇也无法接受,最后双方各让一步,便成了圣堂保证不再让雅芙沾染皇权,也就是变相的让雅芙永远的难回兽人国。

可是当陈宇回来之后。不论是光暗之殿,还是亚斯帝尼,仍至所有对陈宇相关之事,有所了解的人,都心里或是嘴巴上认为,这完全是陈宇故意而为,这下陈宇跳到大海也洗不清了。

在了解真相的当事人之一,月影无双与菲丝保持沉默的情况下,在那个晚餐上,众女开始表对雅芙被判定永远不得沾染皇权的看法。雅芙也在场,她坐于餐桌的最后,也就是陈宇的对面,毫无心情的叉着盘中的食物。

先妮可持宠信口开河:“没什么好说的,哥哥越来越像个奸商啦,嗯,我最讨厌奸商的,希望哥哥能悬崖勒马,不要找这种烂借口,增加我们姐妹队伍的人数。”

陈宇刚刚气愤的想以目光谴责妮可之时,性格与妮哥接近的帕米拉笑眯眯的拍手道:“完全正确哦,妮可姐姐说的对,我早就看出来啦,在泊罗国时,他就对雅芙妹妹垂涎三尺,这回终于暴露出了他这个大色狼的尾巴,真是阴险。”

陈宇气苦,刚要说不吃了,想尽逃离开场之时,从在他身边的苏菲倾身温语:“你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了吗?嗯,其实我们是欢迎雅芙加入的,只是你怎么能用这种方法呢。”

艾雪轻笑:“他以为我们都很笨。”

兰臣一脸认真:“在泊罗国时,我就现他外忠内奸。”

月冰儿拿起湿毛巾一边擦手一边道:“无耻。”

西耶娜跟上一句:“下流。”

曼迪宛尔直笑:“这件事是做的过分啦。”

夏娅低着头道:“事先他一句都没跟我说,我感到做人好失败。”

伊芙红着脸以蚊子般的声音道:“也没跟我说,我还以为他真的是为了兽人国呢。”

月影无双和菲丝全程见证着这场审判会,此时她们心里萌生出一种想法:“是不是要请马里亚来,看看能不能严肃的宣判一下圣皇的罪行?”

“哇哇……”忽然从苏菲的怀中响起一个天大的声音,原来是苏菲的宝宝见长时间的没人理她,出了抗议之声,接着又一个婴儿的哭声更响亮的响起,月冰儿怀中的宝宝手舞足蹈的,似要跟苏菲的宝宝比拼谁的哭声大。

立即陈宇脸色一变:“怎么回事,没吃奶吗?还是尿啦?”

苏菲与月冰儿齐齐白了陈宇一眼。

“大惊小怪干什么?哪个小孩不哭的。”苏菲一边哄着怀里的宝贝女儿,一边嗔道。

“还是圣皇呢!不如一个农民,要不你过来吧,给你抱。”月冰儿把怀里的宝贝儿子递的老高,陈宇立即如奉圣旨的小跑过去,接过宝宝便是仔细观察,一边哄着:“你怎么啦,男人怎么能说哭就哭?”

也许是陈宇的嗓音具有老男人的震撼性,还真别说,到了他怀中的婴儿哭声立停,咧嘴冲他直笑,还大说鸟语:“阿咕、啊咕……”

陈宇傻笑着对其他眼睁睁不知是羡慕还是冷眼的众女道:“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你们明白吗?”

妮可立即举起手来。

陈宇:“说。”

妮可站起来背叠双手、身子直扭:“我要是双修以后,一定就知道他在说什么啦,哥哥好偏心,我什么时候可以跟你双修啊?”

立即,诸女哄笑起来,纷纷直说妮可不怕羞,只有雅芙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叉着盘中食物,她有点生气,气陈宇不明白她的心。

也许除了月影无双与菲丝之外,也只有雅芙知道,陈宇说的是实话。

大多数时候,陈宇说的都是实话,只是诸女一般都不相信他。

大多数时候,诸女都喜欢说谎,陈宇从来都装着信以为真。

比如刚刚妮可说想双修,可是某天晚上要跟她双修时,这小妮子吓得直哭,当然事后只得不了了之。

尾声……

陈宇新现的大陆的某座山腰之间,陈宇与小罗伯特在深深的矿洞里挥汗如雨的挖着矿,除了两位准妈妈之外,诸女全部上阵,一个个不是累的直滴汗,就是大感没有尊严,脸色阴暗。

休息之时,妮可一边以手帕擦汗,一边抱怨:“哥哥,还要挖多久啊,我不想挖了。可以不?”

陈宇严肃的道:“那你可以每餐只吃两个菜吗?可以不买新衣吗?还有可以不去外面奢华的游戏吗?”

妮可大大摇头。

“那就要挖,我们现在家里开支大,加上开这片大陆、支持异龙族建设、以及前段时间做生意亏本,已经没有什么钱了,不挖哪来的钱。”陈宇一挥手,以不可争辩的语气做了决断。

开玩笑,不挖矿怎么行?这可是唯一可以理直气壮,惩罚诸女平时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机会啊!陈宇外表严肃,内心直奸笑的想。

……

夜里,陈宇摸进了月影无双的房间,刚拉开床边的粉色纱幔,只见月影无双直双眸清亮看着他:“干什么?想跟我双修?”

陈宇大吞了一口口水,狠狠的点头。

“你行吗?”月影无双轻蔑的看着他。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