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节 伴娘和那啥?
作者:暗黑水桶 更新:2018-04-23

  亚帕卡里普斯不想再搭理马克西与妮可儿,说完之后就走开。马克西也不想和一位不知底细的深渊领主走得太近,不过妮可儿貌似对亚帕卡里普斯很感兴趣,拉着马克西胳膊紧跟在身后。

  三个人走了几步后,亚帕卡里普斯回头看看他们,妮可儿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回去。马克西觉得诧异,不知妮可儿要干什么。

  亚帕卡里普斯道:“两位,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妮可儿道:“我们当然不是来光顾你家祖传妓院的。”

  马克西:“祖传?”

  “那当然了。”妮可儿道:“不然的话,眼前这位早就跑了,哪里还会留下来做老板。”

  亚帕卡里普斯眼睛一瞪:“交易会在二楼,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需要我为您带路吗?”

  “不需要。”妮可儿摇头:“这地方搞不好我比你还熟。”

  “将来,这里也是瓦雷利亚的一部分吗?”马克西上下打量面前的深渊领主,说道:“妮可儿,他……这个,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亚帕卡里普斯脸色微微变化,妮可儿道:“为了这事,我一直查到她根上去了,最终确定,她出生的时候是女的没错。”

  马克西道:“她……”妮可儿笑得甜蜜蜜的:“果然是马克西呢,一看到亚帕卡里普斯就察觉到她身上加持了变性魔法的,你是第三个哦。”马克西尴尬的笑笑:“那是因为对你太熟悉了……呃,另外两个是谁?”

  “一个是我了,还有一个是我的族长。”

  不经意间,马克西就觉得自己背脊上隐隐有冷汗冒出。他没说话,大屏幕前的N多人也没说话,但大家伙都在心里嘀咕,那位艾利米奴族长那么漂亮,本体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这位……”马克西指指亚帕卡里普斯,还没把话说出来,妮可儿就笑道:“你也看出来了吧,她长得也不是很漂亮了。”马克西想说的不是这个,但妮可儿的话让他不敢接口。妮可儿肆无忌惮,口中喋喋不休的揭人家老底。

  亚帕卡里普斯,女,是那种姿色不足以安邦,关系没能耐定国,身高不够,三围不够,皮肤不够白也不够细,性格也不够好,唯一值得称道的,也就是年纪可以当妈而已的女人。

  马克西:“……,怎么感觉像是在说我认识的某个人一样?”

  “和塞筣卡是有点儿相似。”妮可儿毫不犹豫的给了躺在地上的塞筣卡一枪。

  亚帕卡里普斯在深渊世界中,有霉运天王的称号。不是说她会将霉运带给别人,而是说她就是个茶杯,就是个杯具;她是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她是茶叶,永远要放在杯具里。

  马克西愕然,不是因为奇怪亚帕卡里普斯为什么会如此杯具,而是看到霉运天王脸色已经灰常灰常不好看。不过,妮可儿对此完全熟视无睹,兴高采烈的述说天王的事迹。

  亚帕卡里普斯年轻时曾在咖啡厅里约见笔友,几分钟后那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起身说突然想起有急事要处理必须得走,然后看到人家疯一样的逃走。

  亚帕卡里普斯在学校求学时被校长点名开除,几小时后正在宿舍里一肚子憋屈收拾行李的她被校长约出去,因为这样就不会破了老师不得和学生这个这个这个、那个那个那个的规定。

  马克西不住的向近在咫尺的妮可儿使颜色,奈何他老婆就是看不见,亚帕卡里普斯冷冷的说道:“那老色鬼,他没死,真的,现在还活着呢。”

  “因为折腾活人,比把人一刀砍死要愉快得多。”妮可儿道:“她还有轻微的虐待狂。”

  亚帕卡里普斯生平最出洋相的一件事,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和一位不知名的学长眉目传情数个月后,那帅哥终于在她眼神暗示下走了古来。原本该是多美好的一刻,如果亚帕卡里普斯把那个屁憋住了的话。

  大屏幕前,一大群人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尼娜.斯克利尔小姐与莎伦。尼娜莫名其妙,莎伦愤怒,所有人立刻扭头继续看大屏幕。

  马克西擦擦额头的冷汗:“屁?”

  “据说很臭,那位帅哥学长被熏得拔腿就跑,从此以后再也不和她说话。”妮可儿笑:“而且更加糟糕的是,她的学长名字叫做兰斯洛特。”

  ‘噗!’

  大屏幕前正在喝东西的人,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喷了出来。

  马克西大惊:“她和兰斯洛特是同学?”

  “是啊。”

  “那是所什么学校,居然培养出了两位深渊领主?”

  是一所和卢萨丽亚的贵族学院类似的东西,深渊世界的行政组织结构,远比瑟德大陆上繁多的人类国家要健全。各强大种族之间都有明确的地盘划分,彼此之间虽然也是纷争不断,但很少发生大规模战争,像亚帕卡里普斯和兰斯洛特这种出身显赫的子弟,幼年时大都会被送到高端的学校里学习。据说设置学校的意图是想让深渊各种族的继承人们,从幼年时就开始交流,有利于深渊世界的和平、友爱神马的。不过学生们的老爸老妈爷爷奶奶奶外公外婆,个个都是在自己地盘上只手遮天的狠角色,生出来的孩子也个个牛气冲天,学校的老师压根儿就不敢管。学生们拉帮结伙,三天两头的打群架,动不动就拆掉半个学校。

  马克西和贝奥夫,还有艾利迪普斯、小白、维格拉夫等伊瓦利斯帝国的土著都在点头,他们很清楚自己国家里的那所贵族学院是个神马情况。想来深渊世界里的学校,比自家的那所要糟糕一万倍都不止。

  妮可儿道:“看到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学校里经常闹出人命来,他们几位领头的商量之后,让六位领主中的一位担任校长,常年蹲在学校里镇场子,学校才安静下来。”

  亚帕卡里普斯道:“吉利安,对学校很感兴趣,很喜欢做校长。”

  “有位深渊领主,叫做吉利安啊。”马克西目光闪烁,看看妮可儿又看看亚帕卡里普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妮可儿高兴,就算是傻子都明白,马克西想说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会严重刺激亚帕卡里普斯的神经,但很显然,那正是妮可儿想听的。于是在妮可儿的使劲怂恿下,在一大群观众的期待中,马克西还是没憋住,张口问道:“那所学校……怎么一妓院老板的女儿,也能进去?”

  是啊,马克西一说,大伙儿都觉得很奇怪呢。深渊世界的贵族学院,怎么开青楼的也能进去就读?而且了,她还成为了深渊领主?

  “这个~”马克西看看亚帕卡里普斯已经变成铁青色的脸,连忙补上蛇足:“是不是深渊世界的妓院,和我们那儿不太一样捏?”

  “完全一样。”妮可儿笑:“不过深渊恶魔们从来都是笑贫不笑娼,拳头大的、有钱的就是爷。别说她是开妓院的,就算她是在妓院里卖身不卖艺,只要有钱有实力,也是头面人物呢。”

  马克西终于紧张了,拉着妮可儿后退半步,担心亚帕卡里普斯暴怒下出手砍人。然后,他又被妮可儿拉了回去,妮可儿道:“你怕什么,你当我在她后宫门口露出神格来是想干什么?就是告诉她,这里是她家,若是敢跟我翻脸动手,打出什么结果来很难说,但她全部家当一定会被拆得干干净净,让她辛苦奋斗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所有人安静了,博特行宫上,垂头丧气坐在芭鲁玛芙拉身边的贝奥夫低声道:“滚刀肉啊,芭芙拉,你不要脸的劲头,很有我此时的风范。”芭鲁玛芙拉操起地上的椅子腿,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

  “哼!”亚帕卡里普斯冷笑,目光在妮可儿与马克西的左手上扫视一遍,说道:“这是你丈夫?”

  妮可儿得意的亮出婚戒:“昨天刚刚结婚的。”

  亚帕卡里普斯转身,目光斜斜瞥了马克西一眼:“这样的一张脸,若是不小心让盲人摸了,会不会对世界产生绝望心理呢。”

  “你等等!”马克西教主想走的霉运天王,对妮可儿道:“我说,妮可儿,刚才我想问的问题是,你们两个很熟吗?现在我又多了几个问题,比如,关于亚帕卡里普斯,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比如,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啊?”

  妮可儿瞪着亚帕卡里普斯,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明白的地方多着呢,她的缝纫手艺是从哪里学来的,我就没打听出来。”

  “她会缝衣服?”马克西完全没听明白,人家会不会做衣服,要打听了做什么?

  妮可儿道:“你一定不知道,我的婚纱是谁做的。”

  马克西恍然大悟,婚纱是非常古怪的衣服,穿上之后让你美丽的一塌糊涂,但这辈子就穿那么一次而已。妮可儿的婚纱被她收藏在空间戒指里,像宝贝一样,虽然可能永远也不会再穿上了。怎么那件婚纱,是一位深渊领主缝制的?那还真是件宝物呢!

  妮可儿道:“说到这里,你该明白我和她之间的怨恨了吧。”

  马克西摇头,表示完全不懂。

  “明明白白发生在眼前的事,你也看不见吗。”妮可儿相当不满:“昨晚的婚礼上,可没她这号人物!”

  马克西懂了,彻底明白了,婚礼上有一、两千个买了门票来看热闹的混蛋,就算他有永恒资料库可以记住所有东西,但他压根儿就没认真去看是那些家伙无聊到买票来参加他婚礼看戏的,也没留意观众里有没有亚帕卡里普斯。不过,他现在不懂也得懂了。

  妮可儿怒气冲冲,说道:“你为什么不参加我的婚礼,伴娘的位置可是留给你的!”

  亚帕卡里普斯理所当然的反问道:“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参加你的婚礼。”

  “你现在不认识我,六百二十年后你可是我最好的闺密……呜哇,不要捂我的嘴~!”

  马克西手忙脚乱的把妮可儿拉开,对一头雾水的亚帕卡里普斯道:“抱歉,我们这儿发生了点状况。”

  “发生了什么状况!一点状况都没有!”妮可儿怒道:“那个女人背信弃义,居然敢在最后时刻叛变!”

  马克西:“可那是六百……”

  “我知道!”妮可儿愤怒的跺脚:“没办法跟她理论,我们还是去找福雷斯吧!”

  福雷斯:“那个……什么?”

  妮可儿道:“什么什么,我们要找福雷斯和他的兔子师傅!我跟你说马克西,能来这种鬼地方的都不是什么好人,福雷斯那家伙……福雷斯那家伙……咦?”

  福雷斯:“你们来找我?”

  马克西眨巴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身边的福雷斯童鞋:“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在刚才啊。”福雷斯道:“本来我还在里面玩得高兴呢,忽然听到外面喧哗起来,出来一看,原来是你们两个。我说,尼克,你给我的感觉怎么怪怪的?”

  马克西道:“解释起来有点儿复杂。”妮可儿则抬起左手,向福雷斯炫耀了一下,福雷斯果然大惊:“你们两个就结婚了!?那爱琳怎么办?”

  “哦哟~”贝奥夫笑:“终于有人问出来了。”芭鲁玛芙拉轻轻抚摸手里的椅子腿,就象在抚摸跟随自己无数年,一起出生入死的兵器一般。

  福雷斯话一出口立刻双手捂住了嘴巴,跟着满脸堆欢,大笑道:“恭喜你们终于修成正果……”

  “我收回前言。”马克西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福雷斯道:“什么前言?”

  什么前言?六百二十年后在兰斯洛特的老窝里,马克西不是跟第一关的关底福雷斯说过咩,说什么我身边那群人中,你大概是唯一一个还算是拥有些许正义感,行为处世端正的人物。如果可以长时间和你结伴的话,我不至于变成现在那个沉迷于美色的混蛋。福雷斯也恬不知耻的回答说没错,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那么现在呢?

  福雷斯全身上下穿成诡异的粉红色,胸口衣襟大开,脸上、胸口上,到处都是红艳艳的唇印,身后还跟着几个百媚千娇的女孩儿,腻歪在他身上媚笑。

  他来亚帕卡里普斯的后宫干什么,也就不用多问。

  马克西看着福雷斯微微点头:“好,很好,福雷斯我告诉你,古拉妮奥斯我是见过的,虽然不知道怎么和她联系。”福雷斯立刻脸色大变,妮可儿道:“我知道,安德洛玛刻的联系方式我也知道。马克西,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马克西皱眉,干脆就不接这话题,对福雷斯说道:“整理你的仪容,从现在开始,你就跟我混了。”

  “这没问题。”福雷斯道:“我原本就是打算来这儿变卖家产跟你走的,来了之后意外见到几个老朋友在潇洒,抹不开面子,才被他们拉进去喝酒的。”

  “意外?”马克西把他从头看到脚:“粉红色的衣服,很合身嘛,难道你平日里都穿着这身行头到处瞎逛不成。”

  福雷斯被当面拆穿,硬绷着面皮道:“就算我是专程来玩的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马克西道:“换衣服,把你兔子师傅交出来。”

  “什么兔子师傅。”

  马克西:“教你本事的那个老不死了。”

  福雷斯不肯承认:“天下哪有什么老不死的能教我本事。”

  马克西道:“用你自己的话来对付你吧,你以为呢,就你这么一个特辖司出来的新手密探,靠着吴尽先生的两件奇妙装备,和看了几眼的圣剑技,就能自我修炼到九阶?你若是真有这种想法,未免把世界想得太美好了。”

  福雷斯一呆:“用我自己的话?我什么时候说过的。”

  马克西凑近他,低声说道:“我和尼克的婚礼是在六百二十年后,你也参加了的。”

  “原来如此。”福雷斯明白了:“那么……穿越来穿越去的,不累啊你?”

  马克西左臂揽住妮可儿的腰肢,用力搂了一下:“累也没办法,看到拉芬和尼诺后我才明白,无论如何都得把尼克给找回来,如果她不在我身边,日子就没法过了。虽然把她们找回来后,日子也不好过,但总比……你师傅在哪里?”

  福雷斯扭头看向身后:“拉芬?”

  “据说你教过他绘画。”马克西道:“不要提他,你师傅,我们在找你师傅了。”

  福雷斯道:“那个老不死的,我也在找他呢。说起来哈,我们这师徒三代还真是有点儿相似,拉芬这是第二次见到我,而我也就见过那老不死的三次而已,上一次见到他还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你要找他,谁知道他现在跑哪里鬼混去了。”

  马克西挠头,福雷斯说过,他是来卖东西时意外见到兔子师傅的,那么……

  “我接下来要去哪里?”福雷斯犹豫了:“我想……你不会想知道的。”

  “说!”

  “好吧。”福雷斯用眼睛看看妮可儿,妮可儿脸上笑得像是朵花儿似的,甜蜜蜜的抱着马克西左臂:“我也要听。”

  福雷斯翻翻白眼:“我们打算去哈莱阿卡拉。”

  “哈莱阿卡拉?”马克西道:“那是什么地方。”

  妮可儿道:“深渊世界的贵族学院,刚才说过的那个。”

  学校?福雷斯要去学校干什么呢。

  面对马克西的问题,福雷斯又陷入了犹豫当中,马克西不由得好奇起来,追问几句后,福雷斯不停的用眼神示意,示意……

  “我在身边,你就不好说?”妮可儿道:“那学校里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我又不是没去过,你去个学校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说就说。”福雷斯把心一横:“刚才听说,哈莱阿卡拉今年新来的学生中,很有几个貌美如花、性格开发并且荷包里缺金的辣妹。有那么几个纨绔,组织了场类似海天盛筵的东西,我们也就想去玩玩。”

  马克西:“海天……是什么?”

  水桶:『大家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妮可儿眉毛一挑一挑的,说道:“对啊~我想起来了。”

  “什么?”马克西道:“那个海天你也知道?”

  妮可儿是想起,哈莱阿卡拉学院里有好大一块草地,草地上生活着一大群兔子。

  马克西:“兔子?”

  “是,兔子,很嚣张的。”妮可儿点头,多年前有喜欢小动物的学生带着兔子到学校,放养在草地上,兔子们从此就在草地上繁衍生息。时间长了后,附近的野兔也跑了过来。六百年后妮可儿去学校时,兔子数量已经增加到数万只,它们霸占了草地,大摇大摆的在那里吃草晒太阳,是哈莱阿卡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妮可儿道:“吉利安和其他一些校方管理,早就想把兔子赶出去了,但喜欢小动物的人非常多,让校方无法下手。以前经常有学生跑草地上抓兔子回去煮汤红烧,后来不知哪位热爱动物的牛人,开始教导兔子们魔法和武技,现在有几只修炼成精的兔子,打架厉害得很,每年都有试图偷兔子的学生反被兔子活捉了下锅的。”

  马克西:“……,这真是一个叫人无法理解的世界……好吧,福雷斯,哈莱阿卡拉学院,我们现在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