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镜里镜外(6)
作者:苏京 更新:2018-05-24

  04 

  在众目睽睽之下靠近镜冢,需要十二万分的勇气。村里人看他们的目光,像是在给死人送别,又像是在送人上刑场。三婶甚至哭出声来,如果不是三叔拦着,早上前阻止他们了。三叔虽然没有亲自上阵,但却给了极大的配合。半个小时之内,就将砖窑用的挖土机调来了。当然白希文要开镜冢的消息也迅速传遍了全村。但持有七叔公和族长两方的信物,要说服村民不难。

  挖土机的效率果然高,虽然操作的时候小心翼翼,怕伤到镜冢外的封土,但一个多小时后,整个镜冢出现在大家眼前。其实跟一般的坟没什么两样,一个大号的馒头,连墓碑都没有一块。唯一不同的,就是土馒头上刻着的十二生肖太极图,一个侧面曾被人挖了个洞,刚好容一人进出,不过后来又被填上了,看来这就是当年那些人盗镜留下的。三人面对着传说中的镜冢,一时沉默了。

  镜冢的太极图案,也是开启之门。白希文按着三叔的说法,将两个盒子拆开,重新组装……结果出来了两把大号的钥匙。而且原来盒子内部那些看上去像树木纹路或划痕的线路,也组合成了一些文字。白希文按着文字的说明将钥匙用劲往太极图案的两个眼捅去,看着土层很结实,没想到应声而入。白希文默念文字上的指示,将左边钥匙向右转三圈,右边钥匙向左转三圈,心里还在想,幸亏不是叫我左右互搏……三圈转毕,镜冢应声而开。

  不管是白希文三人还是围观的人,都大失所望。镜冢,名副其实,只有几面镜子。没有想象中的险象环生,也没有什么机关设置,甚至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现象。一千多年的传说,就这样像空气一样蒸发,提到嗓子眼的心,满腔的好奇,全没了着落。白希文三人还是松了口气,他们并不希望看到什么奇景,就这么顺顺当当的最好。但三人走进镜冢时,周围的人还是捏了把汗。

  地上凌乱地放着几个圆圆的东西,估计就是铸镜用的范了。上次的几个盗墓贼没能把镜子全拿出来,只拿了几面,就被阴噬镜吞掉了。他们看着留在地上的范,因为年代久远,再加上气候潮湿,早已经变成一堆烂泥。不去动它,还能看见点形状,手一动,便觉得稀湿一团,显见得再也不能用了。

  三人的心都坠入谷底。那么多道法高深的人,都必须借助范才能镇住它,现在,要如何是好?正沉默,白希文突然觉得后颈一凉,伸手一摸,竟然是一滴鲜血!白希文惊得大叫一声。抬头看时,镜冢顶上八个鲜血写成的大字:千年之后,血洗血孽。因为血已经开始滴落,血迹有些缺失,但还清晰可辨。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在地,三人看得毛骨悚然。历经千年还能流动的血……

  血一滴滴掉在地上,又流开去,流不出多远,就被土吸收了。白希桐突然低下头去细看。白希文问:“怎么了?”

  白希桐一指血:“你看,这儿一点都没有吸收,都流到旁边去了。”说完,用手敲了一下,硬硬的,又用手在四周扒了起来,一个圆形。三人心里一喜,暗道,莫非下面还有蹊跷?但不一会儿,东西就挖出来了。掸去上面的土一看,又是一面青铜镜……“太极图案!”白希文惊叫起来。白希桐强抑住狂跳的心,抱住这面青铜镜,拿了一盆水,用棉布醮着清洗起来。

  十二生肖太极图。又是一面十二生肖太极镜。欧阳龙腾给柳仪铸的第二面镜子,也埋在这里。

  白希桐打开手里的红皮包袱,将两面十二生肖太极图摆在一起。细心的李贵清发现,阴噬镜的十二生肖顺序被打乱了,龙和鸡紧挨在一起。而新挖出的这面镜子,却是正常的顺序。李贵清这时才开始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好好听养父讲故事。

  “还有这个呢!”白希文只是沮丧了一会儿,又叫了起来。三叔给的那个盒子里,也装着个东西,是一个陶制的竹节。白希文笑道:“也许这东西能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呢。”白希文年轻的笑脸鼓舞了白希桐和李贵清。“竹节是什么意思呢?”李贵清问道。

  “竹子通常人们对它有什么评价?”白希桐问道。“多了,什么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了……还有什么岁寒三友,都是说它高雅的。”白希文不假思索。“这些没用。”李贵清摇了摇头。白希桐问道:“负面评价呢?”白希文念叨:“头重脚轻腹中空……”念了两遍,白希文突然叫道,“对了!”眼睛一亮,拿起竹节狠狠地往地上摔去,陶竹节碎了。白希桐刚要怪他鲁莽,却见竹节里面滚出来一团布。白希桐颤抖的手打开布,里面写满了蝇头大小的字。

  “是什么?”三双眼睛都凑了上来。而镜冢外的人早等得不耐烦了,也开始嚷嚷。毕竟这镜冢存在了千年,是全村人世世代代心头的阴影,现在开了,难免都是又恐惧又好奇。三人迅速将那些文字读了一遍,却越读越冷。文字只交代了这个村子的来历。

  阴噬镜逞凶,而白村人共同的祖先,一对孪生兄弟,却是铸镜人的后代。父辈酿下的大错,必须由他们来弥补。阴噬镜被镇住后,葬于镜冢。但这只是暂时之计,历史变迁,阴噬镜总有重见天日的时候。当时的一些能人异士决定在镜冢周围建一个村子,世代镇守镜冢。除了白氏兄弟各自带家眷入住,还迁来了一些流民居住。那些能人异士早预料到有今日这一幕,故早早安排将开启镜冢的两把钥匙分别交给白氏兄弟。一切安排妥当后,他们故意制造传言,说那深埋地下的镜冢,是一个凶死的大官。那大官原是天上文曲星转世,结果无端枉死,要在人间索百命才能回天,一时之间,无人敢靠近镜冢一步。后来陆续出了些事端,有好奇前去查看的人都无端丢了性命,传言终于变成了禁忌。

  除了镜冢里埋了十余面青铜镜,外边地上还另外埋了一些青铜镜,用同类的气息安抚阴噬镜的戾气。镜冢的底下,又埋着一面与阴噬镜一母同胞的透光灵镜……这两面镜子在一起时能互相牵制,但一旦其中一面流露出去,就会酿成大祸。

  最后几行文字写着:如果有人看到这些文字时,说明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只有铸镜人后代的鲜血才能彻底洗去阴噬镜身上的戾气,还人间太平……

  白希桐与白希文面面相觑。村子虽然人多,但千多年来时事变迁,还带有铸镜人血脉的,恐怕不多了……而白希桐的血能打开阴噬镜建立的另一时空大门,只怕他们就是当年的铸镜人后代。两人眼光无声地坚持,都很坚决,不许你去冒险!李贵清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也有些难过,低声道:“先不必争执,看事态发展再说……”白希文这才好受点,白希桐也点头站起身来。

  镜冢外的人见到三人出来,欢呼出声。

  但好心情没持续多久,还在半空的太阳,突然便落了下去,像一个会发光的铅球一样,重重地落了下去。天瞬时便黑了。所有的人,都把欢呼卡在了嗓子眼里,噎得透不过气来。

  “月亮快上来了吧?”不知道是谁在轻声地问。所有的人心里都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