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告白?
作者:我是蟲蟲 更新:2018-05-24

今晚是满月,算是适合月下散步的时候。

分隔多年,雅文竟然是不声不响的当上了女警,而且还是最近才请调回来,这些事着实让我吃惊不小。当年,根本就看不出来,雅文是一个这么能吃苦,而且还巨富正义感的一个人。看着月光下的雅文,我暗想,要是有这样警花级别的美人,换我是嫌疑人,我就乖乖给她铐了,而且还争取坦白案情,要是有反抗,我就不算是一个正常发育的男人。

“本来今晚,打算通过蔡苟打入他们飙车组织的,结果没掌控好,先是惹了同学聚会的不愉快,还让你进了一次局子。”雅文晒着月光,说着我不曾听过的故事情节。

“这么说,反而是我搅了你的局了。真是过意不去。”我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

“也不是,其实我前一段时间,已经收集了不少证据了,只不过今晚想亲眼证实多一点。”雅文说起专业范畴的东西,眼神也变得锐利。“他们那些所谓的富二代,官二代,超速飙车不说,有的手上还有命案,要不是这次证据足够,让他们的父母也不好开脱,不然也不敢保证,下次他们出事之后,依然会叫人顶包,然后等风头一过,又去祸害一回。”

“感谢有你们这样的警察,我替市民感谢你,还有你身后的所有人。”

“没有啦,你看你把话说的,简直都不像你的风格了。”雅文说话不带上警察用语的时候,优雅的神态举止,显露无疑。

“我难得说了次大实话,你就凑合的听吧。”我笑笑。

“那我感谢你的,挺身而出。”雅文伸出手,和我握了握。

我其实更想一个拥抱。我其实是想对你本人,“挺”身而出,不过一般太下流的话,我不会说,就只想想。

雅文当上警察,女警,漂亮的女警花。完全一点都看不出来。

“那时候,一点都看不出来,你有当女警的潜质。”

“造化弄人啊,那时候不是约定好,如果……”

“如果能在一起上大学,我们很有可能,现在已经能谈婚论嫁了。”不等雅文话说完,我就脱口而出。

真是奇妙的夜晚。我感叹。

和雅文分别上了大学,我自以为不会再有机会遇见,所以出于某种男人的自尊心,我竟然忘了去关系他所在的城市,还有最起码的相互联系。“每天打球之后的消暑饮料。”我故意提出,一直念念不忘的东西。

“绿豆汤。”雅文几乎没有思考,脱口而出。

看来我们错过了很多浪漫的故事情节,如果我们能在同一剧情里发展的话。也许,我们从现在,可以制造另一个开始?

要现在说吗?尽管我多年前已经做好准备,但是告白的勇气,还是刚刚才不小心又点燃起来的,小火苗,几乎经不起一声叹息。

“那么多年没你的消息,以后多来店里吃饭,顺便保我一方平安。”好不容易,拼凑出一句话。

雅文突然沉默下来,好一会才说:“你,喜欢我,吗?”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我很喜欢。我心里无限重复,心脏快要停跳。

“可是,你能接受另一个我,吗?”雅文吞吞吐吐。

“你不就是你嘛?你的温柔大方,亲切可爱统统都是你啊。”

我听见月色下的一声叹息。“有些事情,说了你也不一定能理解。”雅文这样说道。

不会啊,我家里还挤着一堆奇怪的人,就连我的身上,也有不能轻易示人的秘密,要是我说,在不久的将来,我还担当着拯救世界的使命,你会理解吗?

“有些事情,光是单纯的回忆,就够了,谢谢你的温暖回忆。”雅文一句话,生生撕裂开我和她的距离。不等我有所解释,她已经把自己关闭:“很晚了,我累了。”

都说藏在最深海底的心思,是属于女人的,这话一点都没错。我自己那一份属于年少青春的悸动,仿佛还能在某个午后醒来:我打球,我高高的跃起,都希望有雅文的注视,场边有我瞎努力的原因。那一年的好球,那一年的青春悸动。

真是悲剧,我还有很多话要对雅文讲,可是她不等我一一表达,就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

“你真的喜欢我吗?”雅文是这样问的。

回到餐厅。剩下一地烂醉,根本没办法回家的人,算我善积功德,我把餐厅的门口关好,防止一屋的酒气熏天。今晚就好心收留你们一晚,

本来我也以为,今晚就这样结束了,还想着下一回,用什么无懈可击的理由,可以约雅文吃饭。进屋的时候,还没开灯,就已经看见厨房的“随意门”,光幕滚动。

“小白,我们等了你一夜。”我没心思去猜是他们的老几在说话,要不是进门就看见光亮,这几个老家伙就这么突然冒出一句话,准能把吓我尿了,这大半夜的。

“你们应该配个手机,有事的时候直接打给我,那多省事。”

“小白,我们苦等你一晚,为的就是再给你一个宝贝。”

听说有宝贝,我立刻换上一副市侩样:“我去,您老早说啊,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啊……”今晚是怎么了,事是一件接一件的来啊。

“其实说是宝贝,其实还是难登大雅,所以小友期许不要过高。”这次我认的,是老大的语气。

“哎呀,你们要挠死我了,赶紧给我看看是什么宝贝。”脑海里我已经把自己演化成猪八戒的一副嘴脸,不想,突然电话响起:“抱歉诸位,我先接个电话。喂,你好——”

“小白,是我。”雅文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雅文,怎么了,回到家了吗?”我关切的问,立刻化猪为人,生怕表达不出我的关爱之意。

“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我心里的秘密,因为我觉得,只有这样你才能理解我,你总是给我太多惊喜和意外,我觉得你会相信我。”雅文安静的述说。

没有急于倾听雅文的秘密,我思量许久,也缓缓说道:“其实,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也是一般人理解不了的,所以,你说的话,我懂,我都懂。”

电话里,是我们默契的沉默,似乎是在等一个契机,决定谁先开口。

我对着光幕里的老家伙做个噤声手势,已经等了我一晚上,现在他们四个人,正在为是否等我而进行讨论,不过我没功夫搭理他们,我是舍不得这样的时刻。

“白小友,就耽误你片刻时间,来抓住我的手便可。”说着,从光幕里伸出一只白毛爪子,吓得我差点尿奔。等我仔细一看,原来是这老家伙的手毛太长,而且活得岁数大了,毛都白了,除此之外,也跟正常人的手无异。

“妈的,跟你们又尿不到一壶去,还恶心吧唧的拉拉小手?”我心里恶毒的想。

听筒里,还是持续的沉默,我悄声问:“还在吗?”与此同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没抓手机的另一只手,竟然鬼使神差的伸了出去。

雅文安静的回答:“嗯。”似乎也在等一个契机,“其实,我的身体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