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无耻
作者:庸道 更新:2018-04-20

  昨天答应了个哥们,今天10点来更新的,但实在不巧,今天整是小犬4周岁的生日,吃饭才回来,抱歉!

  高靓听了却是又气又恼,狠狠在咱的胳膊上拧了一下,嗔道:“油腔滑调,尽捡好听的话说,你这家伙别的本事没有,哄骗女孩子的手段倒是一流。”

  哄骗女孩子?我有吗?貌似都是她们自动上门,让咱哄骗的吧!

  我嘿嘿一笑,转入正题:“放心吧,听宋嘉星话里的意思,长春公司那面有好几个人保我呢,只要不给她绝对的借口,凭崔大娘们,还搞不掉我。”

  高靓听我如此说,心里也略微安定了些,转而说道:“其实这工作真无所谓,等咱们结婚了,我们自己做点什么,靠我大哥的关系,在吉林搞点生意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无所谓的一笑,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毕竟靠大舅子,和靠自己的真本事,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现今社会什么最重要,无非就是关系和人脉,你可以没有本事,但却不能没有关系;你可以没有金钱,但却绝对不能没有人脉!

  希望可以通过大舅子,让咱自己建立起人脉关系网,毕竟这东西,对人的一生实在太重要了,但是,貌似咱现在也应该借助自己的职位,和政府的人员建立起一定的关系。

  我正在心里酝酿着,高靓却不耐烦的道:“想什么呢?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去你家,见见你父母啊?”

  “那有什么好急的!”

  “怎么不急,不见你父母,我们就不能住在一起,也不能……”高靓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失语,面颊绯红的垂下头去,再也没有了言语。

  我唉地叹了一声:“不能什么?造爱,也见zuo爱,学名——性交!这是文明的说法,通俗点就叫XXOO……动物就叫交配!你忙什么,等咱们住到一起,你可千万别求饶。咱床上小旋风的绰号,可绝对不是浪得虚名滴!以后每天夜里关了灯,脱guang了衣服,咱们都要好好的嗨咻嗨咻,暂时就定一天三次吧,多了也怕你这小身板消受不了!”

  听咱色情地口出淫语,靓靓羞地便要钻到地下去,恼着在他咱头上敲了一下:“你才脱guang了衣服呢.讨厌死了!”

  我嘿嘿淫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眼睛不停的在靓靓的身上扫视着,尤其是她那胸前的两处巨大,以及大腿交合处的消魂之处。

  靓靓明显知道我渴望什么,便凑在我的耳边,莺声燕语温柔道:“宝贝,你叫真急这事,就早点带我回家,只要你父母对我还满意,我也就可以帮你出来住,我也可以天天晚上陪你……”

  这丫头是话里有话啊,明显有色诱咱的成分在里面,我不尤长长哦了声,笑道:“照你这么说,不见我父母,你就不可能和我……”

  见到高靓缓缓点头,我只好哀叹一声:“算了,有女朋友也不能用,看来咱晚上又要求*去了!”

  “你敢!”高靓一拍桌子跳了起来。

  我见她反映如此强烈,只好苦笑一声,靓靓这丫头再可人,也终究是个女子,吃醋捻酸地本事直追本少爷我了,忍不住在她娇俏地翘臀上轻拍了一下,笑道:“随便说说,咱是那样的人吗?想要女人,还用去那污秽的地方,只要本哥子手指头一勾,想要让咱享受的女人,绝对要从吉林排队到长春!”

  高靓嘤咛叫了一声,声音又酥又软,她紧紧缠住我地脖子,妩媚道:“你明明知道我喜欢吃你地醋,却还要这样去说!你要真的受不了,想要的话……我现在也可以给你。”

  汗,这xing福生活来的也太快了,太突然了吧!我脸色一整,装起了高尚纯洁:“靓靓,婚前性行为是不对滴。但咱对你的感情却绝对是真挚的,所以在你有这要求的时候,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来满足你下了!”

  “呸!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你这样无耻的,明明自己得了便宜,却还来卖乖!”高靓被咱如此无耻的言语搞得火冒三丈。

  无耻就无耻吧,咱既然已经无耻了,也就别介意了,直接把无耻进行到底算了。我嘿嘿淫笑,在她光洁地小腹上缓缓探索,惹来靓靓一阵娇喘。在她耳边轻言了两句,顿时靓靓娇颜飞霞,呸地出声:“你坏死了,这么变态的事情,哪个女人愿意和你做,就去做吧,我可不和你去那种地方做,只能去宾馆!”

  我听了心中大讶:“不能吧,你这话也太时尚了,宾馆?看来咱纯洁的靓靓对开房还是蛮在行的嘛!”

  靓靓咯咯娇笑着白我一眼:“就行你处处留情,沾花惹草、招蜂引蝶,怎地,我就不可以了吗?!”

  治国易,齐家难,还真是有点难受啊,我长叹了口气:“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看来想要娶个处女做老婆,只能在幼儿园门口寻觅了。算了,现在的幼儿思想也开始腐败了,还是去产院等新鲜出炉的算了!”

  “你混蛋!连祖国的花骨朵都不放过,简直就是禽兽中的败类!”

  “吵吧吵吧,越吵就越喜欢,两口子过日子,不斗斗嘴,还有啥意思。”

  ……

  第二天,海信的业务迟浩和我站在副楼梯间里,谁都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迟浩首先打破了沉默:“大非,这事你到底知道不,你要是知道,哥们看你面子上就算了,要是你不知道……”

  我狠狠的吸了两口烟:“我不知道,他只和我说过,打算向你们厂家要些好处,但我绝对不知道他要让你一个月给他2000块现金。”

  “既然哥们你不知道,那真就太好了,看我怎么整死施利非这家伙,也好给哥们你扫清向上的道路。但是,你应该防范下宋春雨这小子,他可比你要有野心的多,等有机会,我帮你把他也收拾了。”迟浩的话我听了,心里没来由的一惊。

  一个厂家的业务,说的话也正代表了他们厂家的意愿,难道海信想要牵着SN的鼻子走吗?把我当作他们的傀儡,为了他们的利益而服务?